王斐章

我相信在每一個人的心中總有一些刻骨銘心的事情,在一些經歷過戰爭的老人心中,可能就是戰爭這一個會讓人們沒有辦法忘記的事情;在一些受盡了父母壓迫的學生心中,可能就是父母一直不斷的報名一些學習班使他們十分勞累。這些都是這些人心中無法忘記的事。在我心中也有使我耿耿於懷無法忘記的事。

在某一個夏天我回去鄉下去探望我的親戚們,在我回去的路上我看到了一隻很可愛也很乖的小狗站在路上在為他的主人守著門口。我看到了那隻小狗後,就回家跟父母說:「我今天在路上看到了一隻很可愛的小狗,我能不能也養一隻!放心我一定會對小狗很好的,它的吃喝拉撒我都會負責的,如果它生病,只能由您們出錢了,不過放心我一定會在它的病床旁照顧它到康復為止!」我的父母說:「既然你都想好了,我們也只好尊重你的意願,可是如果那隻狗出了甚麼事,你要自己負責任!」我激動極了說:「我會小心翼翼的照顧它,有甚麼事情就直接跟您們說,」

第二天我父母就直接帶我到動物領養所,十分迅速的就領養了一條狗,它的名字是旺財。當我帶旺財回家的時候,它一臉警惕的樣子,可能是被前一個主人傷害過,也可能在流浪的時候被人類傷害過。在我的心中它已經是我們的家人了。在我一個禮拜細心得照顧後,旺財已經接納了我們。所以我就開始帶旺財出去玩了。在一開始我呢還只是帶旺財在一些離家家裏很近的地方玩,可是後面我玩脫了。直接去一些十分急湍的河流玩。結果我一個不小心就掉下去了。我十分慌張結果旺財就直接跳了下來把我推上岸而它就在河流裏面苦苦掙紮。我呆在原地傻了幾秒後才反應要找人去救旺財,於是我趕緊跑回家找人救旺財,我父母也都第一時間找人去救旺財了,可是那天還有下暴雨。

河流十分急湍,在搜尋了一天一夜後,我終於認清了旺財為了救我而犧牲自己。於是我就一直責怪自己,喃喃自語道我辜負了父母對我的期望,可是當我想到旺財在來到我家剛開始警惕的模樣,也想到旺財接納我們之後的模樣我會傻笑一番,然後再陷入深深的自責的幾次過後,我想過自殺陪旺財。可是我想到旺財是為犧牲的就放棄了這個想法,在自責了幾天我明白了旺財救我是為了讓我好好渡過餘生的,而不是想看到我頹廢一生。

到最後我覺得要好好照顧自己不要辜負了旺財冒死救我的犧牲,而且我也想過了我不該甚麼都沒有準備就去一些危險的地方。還有養動物是動物的一生,如果要養動物一定要準備萬全才能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