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它的故事

近日,家中栽種的花朵陸陸續續盛開了,一簇簇小野花在放置在空調外機上的塑料花盆盛開,不知是雜草還是枝莖佔了花盆面積的大半,幾朵小花顯得略為嬌弱,花瓣是純白色,從花蕊中心蕩出一圈圈的呈波紋狀的紫色花紋。旁邊仍未綻放的花苞還在不斷冒出,誰又能想到隨手撒下的不知名種子竟然這一片裡長勢最好的。

外面下起了小雨,我關上窗戶,透過玻璃迷濛地望出去,兩抹綠色的身影逐漸重疊在一起。

還在鄉下生活時,猶記得有一次只要背對書了就能得到一小包隨機的種子。我拿到了小雛菊的種子,心裏的興奮之情根本掩蓋不住,就算在校車也蹦蹦跳跳地動來動去,結果就是回過神來,那小方紙包起來的種子已經不翼而飛了,簡直是樂極生悲的完美典範。

當時大約只有六七歲,急得眼淚一下子就出來了。最後是有一個同學把他的種子分了我一顆。我到現在還記得種子的形狀,細細長長淡綠色的樣子,像是一顆大米的形狀卻比它小得多。我生怕又丟掉了,連去問一嘴是甚麼種子都忘了,道了謝便一直到家都把它緊緊捏在手指裡,生怕種子又從甚麼縫隙中溜走。

一回到家連書包都放不下來,馬上急急忙忙讓母親幫忙種下來。種子放到土裡的那一刻,我的心才隨著種子一起塵埃落定。還做了個小旗子標記好位置。每天上學時都要看上幾眼才走。而那個種子也彷彿受到我心意一般,趁著小孩子的熱情還沒消退時就發了芽。

細小的綠芽從陶紅色的花大土盆裡探出頭來,即使那抹小小的植莖好像輕輕一捏,它年輕而頑強的生命就會立馬消散。可這依然讓當時年幼的我欣喜若狂,圍著那不知名的綠色萌芽看來看去,好像只要仔細看著,就能看到它悄然地伸展幼小枝丫,或許連它長高的過程都能觀察得一清二楚。

但小孩子的耐性,站五分鐘就覺得累了。我就跑回室內拿了個塑料小凳子,將它正正好好擺在植物面前。雙手撐著腦袋,兩眼發光地一直看著小綠芽,一邊出神暢想著未來會變成甚麼樣的植物,期待它能長出又多又明艷的花卉。

可並不是事事都能如我所願,植物確實一直在茁壯成長,短短幾個月就長到了我小腿高。可它的形狀像是一顆樹幹仍是綠枝的小樹,從一根主幹延生出分支,每個分支上都有小小嫩嫩的葉子,形狀是橢圓形,就如它種子的形狀一樣。但它通體都是一抹綠色,在母親的小花園裡,即有快結果的蔬菜,也有從花卉市場買回來正盛放的花朵。它早就淪為的最普通的背景板。儘管它的枝椏還在不斷伸展,可我卻不再去關注了。不像以前要單獨給它澆水,在周圍的土壤放下碾碎的雞蛋殼,單獨給它「加餐」。

直到那年的颱風「玉兔」襲來,一夜過去,鄉下裡的植物都種了多年,需要護理的嬌嫩的花卉也都收到室內。只有它既沒有遮擋,也沒有被收起來,就那麼白白地被吹散成了兩半,一邊較細的分枝被風用自己的葉子生生壓斷了。我將它拿起來才發現它原來已經長勢有多好,不僅僅是體積變大了一倍有多,還有小小的花苞在枝椏上冒出來。

但凡我早一點發現,回想起它。它不僅不會受這無妄之災,我還能替它修剪枝條,不但它的生命不會就此流逝,它的枝幹一定會更健壯,那「胎死腹中」的花苞肯定也有盛開的一天。拿到它時厚重的心情在此刻湧上心頭,可所含的感情卻完全不一樣了,當時的激動與期待轉化成了無止境的愧疚。我沒有負起應盡的責任,而它卻還是自己不斷地在成長。

後來母親將一半斷掉的枝幹,重新種到一開始它發芽的陶紅土盆裡,我也再次擔起為它澆水保養的擔子。它本來就頑強的生命力更上了一層樓了,不出幾個月,它便長出了滿盆的小黃花,原本只有一個小土盆的它,也佔據了小花園的一角。那一朵朵的小黃花平平無奇,就是路邊隨時可見的野花。可在我眼裡,它成為了最好看的花。周邊鮮艷奪目的花朵總是有枯萎消逝的一天,可小黃花永遠會佔據花圃的一角,成為最恬靜美麗的風景。

我的目光漸漸回籠,那場小雨只是一場短暫的太陽雨,小紫花上的露水還未蒸發,陽光曬到紫花上,一層薄薄的彩虹映在玻璃上,襯得紫花熠熠生輝。我永遠會銘記這一段難忘並使我成長的時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