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不了的時光

一縷陽光灑落在楓葉樹上,映照在孩子嬌嫩的臉蛋上,一片落葉隨時光的流逝中飄落。秋風輕輕在吹,隨著孩子們返家的腳步聲,夕陽隨即西下,無憂無慮的時光就此圓滿。

孩子們背著小甲殼,浸著日光浴,手牽手地前往著屬於他們的小天地,一路上說著自己的小成就。清涼的微風在這公園裏飄揚,孩子們躲東躲西,輸的那個說著不服輸的話,臉上掛著無憂無慮的表情。

那是一個不用在意任何目光的時光。那年七歲,整天幻想自己有超能力的我,正籌謀著在某一個夜黑風高的晚上去拯救世界。在白天,我們都得做功課,那一連串的數字蟲就是要我在拯救世界前,打敗的小蟲子,那是媽媽告訴我的,到我畢業的時候,當世界有危險,就是我出場的時候,於是在那段很久的時間,我都孜孜不倦地學習,奮力地完成所有課業。在我六年級那年,大家都忙著準備考試,期盼著考上一間理想的中學,其實在那不久的時候,就知道世界根本不需要我拯救。有時候累了,我就望望天上的夜空,在那繁星之中,我只是一個渺小的塵星。我才明白,人越大需要考量的事情越多,我開始背負著家人對我的期望,同時亦對自己的未來有著無窮的憧憬。

四年已過,事物漸漸在改變,但依舊不變的,是身旁那些陪伴我一起奮鬥的同伴。身旁的一心比上學年足足長高了六厘米多,如今她已比高我一個頭了,我們奮力地在工作紙上疾書,很快便完成作業了,鉛筆的墨水在白紙上寫滿文字,橡皮膠擦過錯誤的答案,雙手接過試卷,一起哭一起笑。我倆手牽手走到學校的小食店,買了一碗魚蛋燒賣,一起吃著。我掂高腳,打算請一心吃一包薯片,可是我不夠高,於是一心便伸長她纖柔的手,輕鬆的替我拿了下來,那是多麼溫馨的畫面啊!我倆坐在長凳上,看著籃球場上,男生們的「籃球大戰」,一邊吃著,一邊談論著未來的前路,我們還勾了勾手指尾,答應對方做一輩子的朋友。這些幸福的日子,誰知轉眼間便過去,本以為日後還會繼續聯絡,誰知道美好的時光一去不返,偶然在街上碰到熟悉卻陌生的面孔,我倆總是很有默契地,裝作沒看見對方,自然地從身旁經擦身而過,從此成了最熟悉的陌生人。

如今已是一位高中生,對於自己現在擁有的,反而不再那麼重視,而是埋頭地追求「理想的未來」,每當感到累了,便說服自己要堅持下去,畢竟我不能再像兒時那般怨天尤人。童年猶如夢境一樣,常在回憶中回味,誰也想當小孩,小孩不用顧慮太多,開心的時光,似乎是每分每秒都能擁有。人大了,在傷心失意的時候,腦海裏飄過的,是從前那不能忘記的笑容,一個個無憂無慮的笑語歡聲,彷彿在耳邊響起,這些一點一滴,永存在心中,卻無法再輕易擁有。

成長後,了解這個世界更多,看透了人性,總幻想著能夠回到從前,回到那個無知少年的時候。「美思,今天我沒有空,你幫忙完成小組報告吧,謝謝你呀!」就這樣,那個只在上學時打聲招呼,放學後誰也不認識的同學,把他的工作送了給我,在整個晚上,我徹夜埋頭苦幹地完成了報告,在隔天得到的,是同學的一句「麻煩了」,是老師的一句「做得好」,卻沒聽見一句「辛苦了」,或許在成長後,陪伴已經是一種奢求,換來的,是那揮霍了時間汗水的成就。於是,在這該充滿回憶的中學時期,沒能找到一個好知己,剩下的,是一個又一個的理想和目標。我抬頭看看,那張多年前的照片,那是貼在書桌的畢業照,一個個熟悉的臉孔被捕捉了下來,成為了永恆的笑容,就像是昨天才剛拍下來的熟悉感,成為了無法回去的回憶,誰也羨慕的時光,那沒有勾心鬥角、最純真的時代。

若時光能夠倒流,我希望回到從前,那不需要擔心任何事情的時光。在那美好的時光,我擁有了快樂,我擁有了知己,我彷彿擁有了全世界。那時候,是孩子們最天真、最快樂的時光,我永遠無法忘記的,是他們的笑容,是他們的真誠,是他們的愛,就在這永恆的時光中,讓我回味當初。

晚秋已過,迎來了寒冷的冬天,落下了最後的楓葉,迎來了寒風,等待著下一個秋天的到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