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的源頭

幸福,得意者說它近在咫尺,失意者說它遠在天邊。其實,每個活在健康的人就是真正幸福的人。可是,體會過飢餓的人才明白得一口白飯就是幸福;經歷過缺水的人才明白得一口冷水就是幸福,年幼時愛活蹦亂跳的我不知道健康的珍貴,不知這就是幸福的源頭,直到一次生病。

那天早上,我一睜眼便發現渾身發燙,全身乏力,想要起床也困難,喉嚨也痛得連咽下口水都痛得難受。母親見我想要起床便說:「躺下吧!你發燒了,今天就不能去主題公園了。」「甚麼?不能去主題公園,我還不斷想著要到哪裏玩些甚麼機動遊戲呢!」我心想,但我難受得連一句抱怨的話也說不出來了,只好帶著煩躁無奈地躺下。那時的我只愛到處遊玩,不愛運動,因為每次運動後都汗流浹背。而有次在公園裏,我看見一個老態龍鍾的長者在緩跑,父母說這是因為長者做運動能避免身體機能退化,我心想:「我不必擔心他這問題,那麼就不用做運動了吧!」

我為了不想做運動,便千方百計編了一個個藉口。然而,生病的我躺在床上受著病魔的煎熬,便後悔著忽然忽略運動與健康的重要,也開始認同那長者對健康的追求。我躺在床上卻睡不著,望著天花板深感苦悶,只好瞭望窗外一隻雁兒從我眼前飛過。我好奇著牠接著會飛到哪裏、牠會遇上甚麼,但這些我全都不知道,也無法挺起身子來看。牠擁有的自由教我羨慕,我似是被困在鳥籠中的小鳥,只能抬頭望向大雁在天空飛翔,從而感受到自己失去的自由,我便在心裏默默下定決心要定時做運動,保持身體健康,享受自由,像雁兒般走遍各處,到處見識。

我回頭一想,想到今天本來能到主題公園去遊玩,但現在卻只能望著頭上的天花板,還難受得很,我心中便生起苦悶和煩躁。屋外的汽車鳴笛聲響過不斷,增添了我的煩躁,我心裏不斷責怪自己為何弄得生病,又想著如果我沒有生病,正在主題公園中有玩著有多快樂,但現實的我卻有多難受。我不停輾轉反側著,心靈上的不快彷彿較身體上的不適更難受。可是,不停的輾轉反側使我花盡力氣,身子只能貼在床上,就像泥巴貼於地面般,不能動彈。我乾涸的喉嚨又湧起一陣劇痛,清空了腦袋的思緒,我的專注力又被帶到身體上的不適。乏力的我望向窗外,太陽灑在樹上泛起了不同顏色,白雲則像被太陽曬得溶成一絲絲般,天如碧海,雲似輕舟,白雲在碧空中輕輕搖盪。

在我把注意力放在四周環境時,我的心情頓時變得平和,聽覺隨之打開。我聆聽到環境中和諧的聲音,風吹過樹葉沙沙作響,鳥鳴聲、蟬叫聲響過不斷。心靈放鬆了,自己如融入了平靜的環境中,感到舒暢輕快,沒有病意,身體的不適也舒緩了不少。身心的輕鬆使思緒變得積極,想著:「待康復後總有機會去主題公園遊玩,只是需要時間靜心休息罷了。」想著想著我就安心入睡了。睡醒後,我發現喉嚨不再疼痛,雖然仍是迷迷糊糊,但我已經能下床走路了。我看著和熙的陽光,感受著太陽的溫暖,心中忽然浮起一句話:「我真幸福!」

在生活中,人人為生計而奔波,為權勢而傾力,為實現奢望、信念而忙碌。在遠離現實的奢望中,在大喜與大悲、或大失或大得的生活中,人人都忘記了健康的重要,或許在年過半百、心無雜亂之際,才像那長者幫把目光注視在健康上。然而,健康卻是幸福的源泉,人生不能甚麼都不作,活在健康裏就能做到一切想要做的事。健康不只是一副健全的軀體,在軀體中更要有健康的心靈,不焦慮、平靜的心境就能使人有健康的心靈。心靈上的健康與身體上的健康互相影響,而身心健康則令人的思想清明,思索變得積極,勇於面對挫敗,自然能獲得幸福的人生。天空中有白雲在,才能凸顯它的美;人擁有著健康,才能容光煥發,邁向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