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瑤,你要記住要走別的路,不要走我和你媽的路。」這一句話,我會記上一輩子。

十歲那年的盛夏,我捲縮著在房間的一角,門外傳來激烈的吵鬧聲,他一聲咆哮,她回一下尖叫,然後便是鐵盒撞上牆壁,繼而又是玻璃飛到地面,一次又一次激烈的場面,此起彼落的碎裂聲。房間這一角顯然就是我的避難所,但其實我恐慌的眼淚早已流乾了。

這天可能是場面太過激烈吧,忽然傳來大大的拍門聲和門鐘的聲音,原來連警察也不得不上門來了。房門突然被打開了,一位女警蹲下身來到我旁,輕輕的拉著我手,走出了我房,走出了這間所謂的屋。

我跟著那女警回到警察局,她讓我坐在一個冷冰冰的辦公室𥚃,她給了我一杯熱騰騰的巧克力,我喝了幾口,那是甜的、暖的,眼淚便隨隨地流下了,我緊緊地握住這杯熱騰騰的巧克力,不捨得再喝下去。

就這樣坐著、坐著,不知等了多久,終於等到那女警回來,她還帶著外婆來。外婆一看見我,便擁著我說:「洛瑤,外婆來了,有外婆在,萬事也不用再擔心啊。」我點著頭,跟那女警道別,我便開始與外婆同住。

跟著外婆的時光,外婆對我竉愛有加,衣食住行照顧周到。外婆常說她小時不懂事,年紀輕輕便生下我的母親,我母親也如是,外婆不想我再走她們的路,常叮囑我「洛瑤,你要記住要走別的路,不要走我和你媽的路。」可能因為這句話,外婆對我學習非常嚴格,把工錢都放到我身上去栽培,我亦從沒有白費過她這些血汗錢。雖然成績不是甚麼尖子,但總算令她驕傲。

中三那年春天,學校舉辦了一個文化節,我有幸擔當為文化大使,還代表學校出席了一些校際節目,我心中有著無比的歡愉,連外婆也為我高興呢!不過就在一個下午,我與思賢擦身而過時,她突然猛力地撞我一下,跟著她竟然大叫起來:「哎唷!白洛瑤,你在幹甚麼?沒長眼嗎?這般撞過來,你不是甚麼甚麼大使嗎?一點禮貌也不懂嗎?」我還沒來得及反應時,她又大聲地說:「啊,對、對、對。忘了,你是沒父沒母的,沒家教是理所當然的啊!好吧,我原諒你吧!」甚麼?沒父沒母,沒家教,心中燃起了一團怒火,不知怎地一下便把思賢拉到跟前,還狠狠地給了她兩巴掌,她呆了一下後,又回我一巴掌,我倆便糾纏起來,事情驚動了老師們,老師與訓導主任也來了,連忙把我倆帶到校長室去。被校長訓話了一大頓後,不但被免去了文化大使的職務,還得要記上大過一個。呆坐在校長室外,等著,等著,外婆終於走出來了,她向校長恭恭敬敬地鞠個躬

門鈴響起,我一打開大門,是母親。她手挽著兩三袋東西,跌跌撞撞地走進來,說甚麼幫我採購了一堆日常用品,又說甚麼怕我一個人又要上課又要到醫院照顧外婆,恐怕我沒時間打理家務,便來幫忙打理,還說甚麼擔心我,怕這樣會影響我的前途,她就是一直自說自話地說著一些不知所謂的話,我可一句也沒聽進耳朵裡去,我沒好氣的對著空氣說:「坐一下,請走吧!不要開火弄甚麼東西,不要花任何時間待在這𥚃。」然後我把耳機放到耳朵𥚃,出門去了。近年,這個女人常常來我和外婆的家,說著一大堆鬼話,真令人厭煩,我想這世上只得外婆一人相信她的鬼話,還記得有一次,外婆躺在病床上,氣若柔絲地對我說,這個女人也只是走著她的舊路,年少無知,又不好讀書,遇了個年經男子,便生下我,但又不懂如何照顧我,養活我,最終連累我受苦,也讓她很心痛,外婆很自責,請我原諒她,我不想令外婆不開心,我不想外婆還帶著任何遺憾,所以才給她走進我們家來,但這個女人每趟回來,不是被人辭退了,就是被人追數,不得不回來暫住。真是個不知所謂的人。

大學畢業那天,同學們叫著我說一起到榕樹旁邊拍照,我說我轉個頭才過去會合他們,我得先走過水池那旁,那是外婆說她最喜歡校園的地方,我遠遠看到了外婆,她就是那樣悠閒地坐在池水旁,我急不及待地把畢業證書向她展示。

「外婆,今天我畢業了。」我興奮地大叫著。

外婆回應我說:「洛瑤,外婆來了,你要記住要走別的路,不要走我和你媽的路。」

我抬起頭來向天上說:「外婆,我知道我一定能找到一份好工作,行一條好的路,一定不用你擔心啊。」

今天,我推著思澄,文顯拖著思堯走在我前面,我們一家來探外婆。

「外婆,我們新的家好嗎?我想你一定會喜歡的。舊屋已放賣了,我每季會定時把錢入進那女人的戶口,她不會餓死的,我應承過你會替你照顧她,我定能做到。但原諒她,我……」文顯拍拍我的肩膀。

每每一想起外婆這句話「洛瑤,你要記住要走別的路,不要走我和你媽的路。」我的心就變得有勇氣,做事也分寸,適時做適時的事。人生總有無數的波折與難關,但是外婆說得對:難關難過年年過,所以我相信我、文顯和孩子的家雖然不是完美,但該是幸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