禮物

寂靜的深夜裡,我埋頭苦幹地趕著畫展的畫稿,皎白的月光和星星在頭頂上閃耀,伴隨著我一同在黑暗中前進。當手中纖細的畫筆意外折斷時,才反應過來自己過於浮躁,便飲進桌旁放置已久的咖啡,打起精神去繁雜的筆堆裡找尋新的畫筆。

無意間找起雜筆堆裡一支順眼的筆,它的樣式簡約但觸感舒適,筆刷普通但不易染髒,眾多染著印跡的畫筆中就它最為潔淨。我格外順手的使用這支畫筆來延續畫作的創作,月亮和星星也黯淡落幕,為我照足了光後,悄悄躲起來休息了。隨之迎來的是天空微微泛紅的亮光。正在我收筆之際,也意識到這支畫筆是姐姐不久前送我的禮物,在一副精緻細膩的佳作前,這支普普通通的畫筆,也顯得格外有成就與自豪感。

在校內,我爭取到一個著名外國藝術家的畫展參觀名額,機會來之不易,是因為我花費心思創作的作品得到了藝術比賽的名次,才擁有這一次寶貴的機會。這使我熱愛藝術的心臟激動不已。起初,家裡父母並不支持我作畫,母親更是斥責我不將心思與精力用於學業上,因此,我總是背著他們畫畫。相反,家中姐姐是我的欣賞者,常常評價與觀賞我生活中創作的大大小小的畫作,無論用心或隨心的作品,都可以讓她耐心品味,令我內心時時感到暖流流過。

在參觀畫展當天,我跟著老師與幾位同學漫步在藝術海洋裡,沉浸於藝術長廊內一幅幅不可言喻的畫作,腦裡瀰漫著無數妙想與靈感,在瞬間中爆發。藝術可以表達自己的情感,可以是簡單或是複雜的,這是我熱愛創作的原因之一。可惜的是,並沒有很多人站在我背後去支持我、鼓勵我。後來,在自己的畫作中的色彩總是以暗色系為主調,也常遭身旁人看了之後覺得不解,甚至嫌棄。可是畫中反映的卻是自己再真實不過的情感了。及後,老師帶領我們來到畫展內一間販賣畫筆的商店,店裡的畫筆款式新穎,筆頭質量緊實,令我眼花繚亂、愛不忍釋。在瞧見價格之際,卻使我感到失望,由於店內的畫筆多數為外國品牌,異於普通畫筆,單是一支樣貌普通的價格也上了千位數,令身為學生的我支付不起此等昂貴費用。

在臨走出店門口時,一支熟悉樣式的畫筆立在收銀口的櫥窗內,令我的眼球再次被吸引住。看這普通的筆身和整齊的筆刷,散落的記憶碎片在瞬間拼組匯成長流,這支畫筆正是姐姐不久前送我的禮物,為何它會出現在這家昂貴的商店內呢?我連忙趕到收銀台前詢問工作人員,指著那隻支平日裡不起眼,但在這一刻卻變得如此觸手不及的畫筆。隨後收銀員耐心的跟我介紹道:「這支畫筆是本店推銷最不錯的牌子,需要訂製購買。」我得知這驚人的價格後,內心微微一震,難以想像姐姐是哪來這麼多錢給我購買的。當我的腦海裡不斷產生著疑問的同時,被老師的一聲叫喊回神,繼續跟上隊伍向前參觀。

回到家中,我毫不猶豫地直奔房間翻找著雜筆堆,尋找著姐姐的畫筆,但依舊找尋不到它的蹤跡。我內心更慌張了,在房間內東尋西覓,開始掃描著每處細節,一頓大海撈針下,最終幸運地在書桌縫隙找到了它落魄的身影。這是我第一次細心的清洗它的筆身,再到筆刷,幾乎每一絲筆毛的骯髒都不放過,但它卻再也恢復不到昔日的淨亮了。這一次看似普通的畫筆背後竟不普通,我回憶起姐姐在暑假期間長期兼職一事,幾乎日日不常在家,最後也只是向我炫耀一筆她的工資。這麼昂貴的筆價,我猜想她一定是籌錢為我買的呢。想到這裡,再望向桌上那支意義非凡的畫筆,我的眼眶竟泛著微微的淚光。

在回憶之前,我總是挑剔著畫作時的畫筆,不是脫毛就是難清洗,而唯一能找人抱怨的也只有姐姐。我常常說著自己有無數無數的靈感,可以與藝術一輩子打交道,也只有姐姐記在心裡。無論周邊人怎麼打壓,看不起我的夢想,姐姐的一句:「畫的真不錯!」彷彿抵擋過一切悲傷,令我倍感信心與動力。每當我的畫面中出現了暖色調,那一定就是她的鼓勵溫暖了我。現在想起,自己在無數個趕畫稿的夜裡總是安心舒適的,因為不僅有月亮星星的相伴,還有來自姐姐背後的支持。每次清晨從桌子上醒來,身上總是該這一條厚厚的被子,那是一股說不出口的暖意。姐姐送我的這支畫筆,並不單單只是她那昂貴的身分,真正讓我感受到的,是她在一切言論的黑暗中那一道指引我方向的光,那一道使我堅守夢想的光 。

姐姐的畫筆被我放置在單一的筆筒裡,畫筆上那滴還未乾的水珠,是姐姐那顆永不蒸發,默默在背後支持我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