避風港

五月溫暖的陽光散向那盆淡黃色的小花上,雖然他只是一盆無名的小花,但它仍然那麼端莊、優雅的盛放,就像她一樣優雅,簡樸。

我讀五年級的時候,家裡來了個保姆,由於她的名字裡帶個“金”字,所以家人和我都稱她為“阿金”。她帶著老實,簡樸的鄉村氣息,她有雙炯炯有神的眼睛,披著烏黑的亮髮,身材略微臃腫。她總是勤勞,能幹,把家務做完都不喊累。家裡人都非常喜歡金阿姨的到來,我也不例外。

每天金阿姨都帶些各種各樣的小零食來接我放學,於是每次放學我都盼望著第一個衝出校門口與她討論著在學校發生的趣事,她雙手把我抱在懷裡,她的懷抱為我消去一切風浪,享受著我們美好的小時光。到了屋苑門口,我在一顆小樹苗下停住了腳步,思索著這顆小樹苗是新種下的嗎?怎麼與別的巨大無比的參天大樹不同呢?金阿姨見我在小樹前停留許久便走過來對我說:”別看小樹苗沒有參天大樹那樣能為人們在炎熱時在樹下徘徊,能夠給我們遮風擋雨。當小樹苗經過風雨的洗禮也能成為參天大樹。”說完金阿姨神神秘秘的把鑰匙放在我的小手上,“你把你的名字刻在小樹苗上面吧,雖然我知道這樣不太好。”她小心翼翼的把我抱上了花壇,雖然我當時不太明白,但我還是照做了。千鑿萬拔仍堅韌,不怕東西南爾風,小樹苗經歷暴風雨的歷練,總會成為保護家人的參天大樹。

炎熱的夏季,突如其來的下了場暴雨,使空氣更加悶熱,心情煩悶的我走出了校門口,金阿姨見我之後,不一會兒就猜到了七八分,“我們一心怎麼了?考試成績公佈了?”金阿姨在地鐵上抱著我,我趴在她懷裡,邊哭邊說:“我期末考試考砸了。”金阿姨邊拍打著我說:”沒關係,汲取教訓,總結教訓,這就是考試帶給我們的意義。”走到屋苑門口,金阿姨指著花壇那旁:“看到小樹苗底下那從小花了嗎?它們在縫隙這種潮濕並且沒有陽光照射下成長,是因為它們的堅強。”我趴在金阿姨的懷裡,可以暫時躲避周圍一切的風雨,金阿姨的懷抱就是像避風港灣一樣。那裡充滿陽光和愛,一直有金阿姨為我鼓掌,使我的成長道路不怕困難,勇於克服。

金阿姨依舊像以前一樣在陽台打掃著衛生,但她的臉色似乎比以前更加蒼白了許多,由以前臃腫的身材變的有些清瘦,媽媽趕緊向前詢問:“是不舒服嗎?要不要帶你去看醫生?”金阿姨似乎有些緊張,說話吞吞吐吐:“不用……不用那麼麻煩你了,只是普通的小病小痛,不用那麼麻煩你的,一心快升初中,你為她操心學校的事就夠了,這些小事就不用麻煩你了。”

斑駁的陽光透過樹梢照射在金阿姨身上,那天,她帶我去花壇裡與小樹苗比誰長高了,清理了媽媽的舊盆栽,與我一起種植一些不知名的小野花。之後,金阿姨因有事請假回了老家後,就再也沒有回來過,打她的電話也是無人接通。直到有一天晚上,外面下著傾盤大雨,電閃雷鳴從天空劃過,一個熟悉卻又有一絲陌生的電話號碼打來。立刻拿起手機,期待著那和藹、能溫暖我的聲音,卻被一種悲傷的聲音打破了我原來的幻想。電話那邊傳來一種無力的聲音:“金阿姨走了,去了一個屬於她的天堂。”我的腦袋突然“哐當”一下子炸開了,原來這些年,金阿姨一直忍受著病痛的折磨,可是她每一天依然那麼積極樂觀的在我們面前,還鼓勵我要勇敢往前走,不怕困難,但明明最需要別人陪伴和鼓勵的是她呀,那個飽受病痛折磨,要別人照料的金阿姨。我把整個人捲曲起來痛哭,但這一次卻沒有人在身旁安慰我了,我那個最溫暖,總是能帶給我力量的避風港灣不在了。

陽光從間隙下照射著我充滿淚水的臉龐,照著在那盆像金阿姨一樣端莊,優雅簇立那裡的黃色小花。在我失落時,望著花就像金阿姨一樣永遠在我身旁——金阿姨給我力量,避開風浪。她一直都存在,存在我心裡。

伴隨著秋意漫漫的十一月,我來到花壇裡望著那顆樹苗已經成為半棵參天大樹了,也能為你金阿姨遮風擋雨了。

避風港一直都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