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上,同學的嘰喳聲一片。在這裡,學校規定逢星期一、三、五必須得穿校服,二、四允許學生穿便服。在穿校服的人群裡,每個人都穿的一樣,似乎就能消除攀比心理,但實際上可攀比的東西多了呢。

我坐在自己的座位上,適逢課間,周圍的同學不斷吵鬧著。“你看,這是我新買的表跟鞋子,怎麼樣?好看吧!”“哇,兄弟,你這表跟鞋子都是牌子貨吧!怎麼說都得上千吧?”“那是自然。”在我旁邊不斷炫耀著自己的,是我們班上最有錢的一個同學,聽說他經常在朋友圈裡炫耀著各種自己去各個國家旅遊的照片,而在我們班上,與他一樣富有的有好幾個。我不由地低下頭,看看自己那雙已經有些磨損泛黃的鞋子,這雙鞋我穿了也有幾年,因為家裡的緣故一直沒讓爸媽給我買雙新的,我抬起頭環顧四周,才發現他們都穿著光鮮亮麗的鞋子,而我在裡面顯得格格不入。

放學回家後我脫了鞋,將書包往椅子上一丟,跑向正在廚房切菜的媽媽,說了句:“媽媽,我想買雙新鞋。”媽媽原本切菜的時候突然停了下來,她思索半天,又抬起切菜的手,這才說道:“也是,你的鞋子挺久沒換的了,一會吃完飯帶你去買一雙吧。”

飯後,我和媽媽去了一間商場,在挑選鞋子的時候,媽媽一邊挑一邊喃喃自語道:“這雙鞋不夠軟,跑起步來不好跑,走久了容易腳疼……”我環顧四周,見一個櫃子上放著許多名牌鞋,我走了過去挑選了一雙,便回頭對媽媽喊道:“媽,我想買這雙。”媽媽聞聲過來,摸了摸鞋子說道:“是不錯,但這雙看起來價格不菲吧!”我翻了下吊牌,一看價格500上,媽媽臉突然一沉,說道:“不如我們看回剛剛那雙吧!我看那雙跟這雙品質都差不多,我們不要這雙,好嗎?”我知道媽媽是不願買這麼貴的鞋子的,因為平時自己穿的鞋子並未上過100,但我此刻顧過不得那麼多,只想買一雙名牌鞋,我倔強的說道:“不,我只想要這一雙。“一心,這雙價格太……”“可是我從來就沒有穿過名牌鞋,我就只想買一雙也不行嗎?”我強忍著眼淚道,便跑出了商場,留下面露難色,不知所措的媽媽在原地。

晚上,吃完晚飯,正與媽媽賭氣的我準備去房間關上房門不與她說話。但媽媽叫住了我:“一心,你過來。”媽媽從袋子裡,拿出一個鞋盒,“你打開看看合適不合適?”我揭開盒子,映入眼簾的恰恰是今天中午看到的那雙鞋,我喜出望外,連忙穿上鞋子仔細看了好久。

夜裡,我隱約聽到父母親在爭吵:“你為甚麼給她買這麼貴的鞋?”“孩子喜歡,就買給她吧……”但我沒想太多,暈暈沉沉的又睡了過去。

第二天,我穿著新鞋去了學校,今天的我格外的開心與自信。下課後,我便迫不及待的與同學炫耀自己的新鞋,當然,這次成功的吸引了同學的目光,但人群沒多久便散了,因為在另一邊有著更吸引他們的名牌。我坐在座位上,有些懊惱。

放學後,我去媽媽的小攤檔,想為她做點甚麼。還沒走到她的攤位,我停住了。臨近下午,周圍有著一絲涼風,光的餘暉正好打在媽媽的小攤上,我站在不遠處,看到媽媽穿著的依舊是那雙破舊不堪的鞋,即使拿去洗過很多遍,鞋子上的痕跡依舊清晰可見。我低頭看了看那雙新鞋,想起媽媽的鞋也有很多年沒換了,她總說髒了的鞋子洗洗就好,破一點舊一點沒關係,能穿就好。我突然覺得,自己昨天為了所謂的面子,讓媽媽在原地難堪,讓媽媽多花了許多沒必要的錢買了這雙鞋。我的臉突然有些發燙,覺得眼前的鞋看上去好諷刺。五百塊對於其他家庭來說不算甚麼,但對於我們來說,五百卻是媽媽勞碌十幾天才能賺來的。

我在原地站了好久,帶著內疚自責的心走向攤位。“媽,對不起。”媽媽聽到後抬起頭,望著我笑了笑道:“傻孩子,媽媽昨晚也想了很久,只要你能開心,我就滿足了,多花點錢也沒關係。”我心裡像是被甚麼東西揪了一下似的,一瞬間淚模糊了眼眶,隨即湧了出來。

很久以後,那雙鞋已經被我放在了鞋櫃裡,經過時間的磨損,它和其他普通的鞋子並無兩樣,依然泛黃與破舊,而我也再沒有嚷著要買名牌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