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代情

落日完全被暮色吞沒了。燦爛的夕陽在天空中變成灰褐色,好像被人撕成碎片,一個接一個,佔據了整個天空。

老爸他經常想讓我體驗生活,於是在秋天這個豐收的季節,把我送到了外婆處。嗯,與平常還是有點差異的,一切的一切都非常老舊。當然他們好像因為忙碌,注意不到偷懶的我。經過太陽下的「歷練」,終於到吃飯時間了,大家也陸續搬出座椅到巷子準備吃飯……看著其他家都是新且大的桌子吃飯,唯獨我們家是一張有點殘缺的小木桌,隱隱約約有點晃。看著一桌子的菜,秀色可餐,標準的四菜一湯,但我不知怎麼卻不想吃,看著他們都在吃,我說了句:「桌子都要塌了,還吃。」他們並無一人理睬我,繼續埋頭吃飯,似乎沒有人講話一樣,空氣一片低沉。

菜乾需要拿去曬,我沉思著在家好像無事可做,便積極的衝出門,跑到大台的時候好像又不知怎麼做第一步。一轉頭便看見外婆站在那,她對我說:「就知道你不會,好面子!」聽完我滿臉通紅覺得有點丟臉,不自覺把頭撇到一邊,便看著她慢慢的擺,動作雖然不快但卻覺得很熟練,就這樣一高一矮,一老一少在那站著。果然,又到了晚飯時間,這次看著飯菜覺得有點不太一樣,又說不上哪裡不一樣。吃完飯,收桌子發現桌子好像換了一張新的,難怪我覺得哪不太一樣。

過完那兩個星期,我好像明白了甚麼……現在過去了許久,我思考著,打開手機訂了張桌子,不論外表還是體積都與前兩張差不多的木桌。到了春節,晚輩是需要去拜訪的,我笨拙的搬著桌子挪著步子走。果然又是晚飯時間,由於人太多,我們只可以在房裡吃,大人在巷子吃。又是這張桌,果然她還是捨不得扔啊!無言……

吃飽,她走過來對我說:「那是你媽買的,她存了好久的錢。」我愣著搖了搖頭,她指了個方向,我隨著那方向看,好像又知道了甚麼。那裡擺著三張桌子,當好大中小的順序,也是新舊的順序。原來她不是不想扔,只是因為那張桌子隨著她太久了,捨不得啊。也是,現在我們都沒有太多時間陪伴她,她也不懂怎麼運用智慧手機,唯獨只有這張桌子陪著她最久,睹物思人。看著她的背影,顯得的那麼孤獨,那麼蒼老,不自覺的紅了眼。

而我買的桌子最大張,擺在最後面,在兩張桌子後,我希望以後也可以站在她們的後面。原來,那張桌子有那麼多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