遲來的驚喜

我被辭退了,因雙眼的緣故,決定辭退了我。之後,我再次抱著那極小的希望到醫院檢查眼睛,但結果依舊不如理想。

「請張開雙眼。」醫生話畢,眼睛突然出現了一絲光芒。但這小小的燭火,卻是維持著我心中希望的最後溫暖。卻聽到醫生平淡地說:「視力惡化的程度已經很嚴重,如仍沒有人願意捐出眼角膜,請做好心理準備,你會視力損失。」伴隨著眼前那微弱的光熄滅,又只剩一片模糊的景象。這層遮蓋我視線的朦朧,如濃霧、又如大浪湧向我般迎面而來,內心剛點好的溫暖燭火立刻被潑熄。

每次如此,三年來用真心誠意等待,換來卻是同樣的惡訊,一下又一下打擊著我的心。「沒有人願意捐贈」這句話,無時無刻提醒我,視力全失會是真的。是憤怒、是無助、是痛心,但也只可緊皺眉頭,小聲地哭訴。身邊護士無起伏的安慰,更顯我像個滑稽的小丑,在這狹小的診室裏獨自演繹著一場悲劇。

他們不懂,一步一步失去視力的痛苦。灰濛的模糊從中央出發,緩慢地蠶食著我看到的色彩,連那光亮的白也被黑掩蓋,三年來情況不斷惡化。我成了迷途的旅人,在沒有月光的晚上,那漆黑一片中四處碰撞;但在旭日升起的清晨,沐浴於陽光下也只看到微弱的曙光。時間一日一日過去時,那道曙光帶來的希望也隨著落空,變得黯淡無光。

醫生說出的惡訊讓我已計劃好當盲人的生活。不過在我的內心仍是有著一絲期盼,盼望有一天能收到有人捐贈的喜訊。我已拜托好朋友幫我在家中,將傢俱弄好保護措施,自己也在努力認識家中的擺設。然後,獨自等待著無盡黑暗的來臨,等著在看不見親人那刻。

這天早上醒來時,看不見日出的美景,只得漆黑一片,視力全失的惡夢終於來了……但,我收到一個突然其來的電話。

電話中內容沖淡了我醒來時的驚惶失措,是一個我期盼已久的喜訊。在我剛心灰意冷的時候,收到了這份遲來的驚喜。握著電話的手在微微顫抖,再三向對方確認,這不是夢!對方剛話畢,眼淚頓時在眼眶溢出,我既感動又喜悅。

三年了,這遲來的驚喜我等待了三年。終於等到了捐贈的眼角膜。以往,這份期盼就像在茫茫大海中的一塊枯木,時浮時沉,帶不到我去終點,希望也漸漸離去。但是一通電話,令我終於遲遲地抵達到終點。

我高興得不斷向醫生道謝。三年來,我終於真正看到了曙光的歸來。再一次內心的溫暖燭火被點亮了起來,相信很快也能看見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