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店風景

「叮鈴!」掛在書店大門處的風鈴發出清脆的響聲,令人駐足;如同書店內的美麗風景般,令人沉迷、令人不捨。

就像在兒童區內不肯離去漫畫閣的孩子,他們紛紛聚在一起、熱烈地討論著最新一期的漫畫書。他們吵吵嚷嚷的,臉上掛著燦爛的笑容,如銀鈴般的笑聲在書店的這一角裏迴盪著,清脆響亮。

路過的店員看著這群因一本漫畫而連繫起來的稚子們,無奈地搖頭笑了笑。不知道的人或許還誤以為這群孩子早已熟悉呢!

叮鈴!越過熱鬧的漫畫閣,便是截然不同的另一道風景。這裏是各個父母都喜愛,孩子卻厭惡的——這裏是不少學生的惡夢源泉。父母能在這裏找到各式各樣的練習冊,中英數常普藝音,只有你想不到,沒有你找不到的。

孩子們哭喪著面,看著父母手中越拿越多的練習冊,單純的世界裏第一個認知便是:練習册一定是世上最便宜之物。不然為何父母能不斷地、沒有節制地拿?看看,這些可愛的孩子們,臉上總帶著各種情緒,令人一目了然。可在這刻,他們卻不敢把內心的想法訴諸於眾。

這令人感到同情憐憫,卻無從開口幫忙。這或許是象牙塔裏的孩子們學習的第一課吧——只能被迫接受不是心之所願之物,卻不能反抗、不可反抗。從無憂無慮至愁眉滿臉,相差的也僅僅不過是一本練習冊的距離。既可笑、又殘酷。但是,試問誰又沒有經歷過這一幕呢?

微風輕拂,又一陣清脆的聲響,令人側目;彷彿在提醒人們,把這些沉默的事實統統拋諸腦後,繼續向前走。從練習冊架抬眼眼向前看去,便又是一幅令人駐足感嘆的風景。

日漸成長的少年少女們已有了各自的、名為「青春期」的煩惱。少女們在這放滿言情小說的書架旁躊躇著,久久不願離去。手中貪心地提著多本封面浪漫的小說,青澀的小面已佈滿紅霞,卻仍堅定地不肯移開半步。

而少年人們,則聚在小說側的書架旁,手中緊緊地抱著一本名為「遊戲全攻略」的書。他們有的猶豫不決,不知購買哪本最好;有的卻有著「全要了!」的雄心壯志與實力,從銀包裏數著零花錢。他們不論貧富,在此刻有著的只是共同的熱情與喜悅。

此時的他們,這群可愛的少年人們,沒有任何的惡意與世俗;他們有的,只是對喜愛之物毫不掩飾的愛意,只是對欣喜之物毫不掩飾的熱愛。透過他們的眼眸,彷彿明白了甚麼叫青春、甚麼叫「赤子之心」。

這幅美麗的風景令人不肯繼續前進,可急速晃動的風鈴一聲聲地響起,彷若在催促著,告訴眾人:不可停留、不可駐足!

繼續前進,便看見在兩方世界中央,擺滿著一本本屬於成人的書籍。充滿煩惱的成年人們總想在這些書裏尋找解決煩惱的方法:像甚麼成功學、關係論、職場必殺技等,這裏統統都有。

成年人們皺著眉頭只想著解決問題,手中迅速地拿起又放下,一本本、一本本……門口的風鈴也恍若被他們掀書的風帶起,呼應著他們發出了刺耳的風鈴聲,叮鈴鈴、叮鈴鈴……沒有停歇。

他們彷若忘記了書本的價值,忘記了童年時、少年時從書中獲得的酸甜苦辣;他們只把手中的紙張隨意翻開,只把他們當作一個有用的「工具」。

成年人們年齡漸長,獲得了很多,卻不知他們失去的更多、更多。時至中年,或許是經過了歲月的沉澱、時間的洗禮,鉛華洗盡,他們才幡然醒悟,從中央這一區域走至斜對面的角落,拿起面前一本本厚重的書本,一頁頁高深的文章。這時、這次,他們不再為了外界,他們只是為了「自己」。

沉醉在精深的道理裏,鑽研自己真正感興趣之事,充實自我。彷彿又找回了當初的自己——當初那個會抱著手中的書興奮不已的自己。

書店裏的風景就如同一段人生。看,風起了。那個當初的小孩坐在書店的休閒區,感受著窗外的微風吹拂,慢慢地掀著手中的書頁。身子隨著搖椅、又像隨著風鈴的脆響,輕輕地搖擺著、搖晃著。時光,在這早已白髮蒼蒼的小孩身上毫不留情地輾過。老人看著對面兒童閣的風景,釋懷地笑了笑,緩緩地合上了手中的書,按照早已刻畫的命運,緩慢卻堅定地步出了這間書店。

書本紀錄著各種知識,書店紀錄著眾生百態。這「書店」總是如此殘酷卻又如此美麗。如同曇花般,令人沉迷、也令人不捨。可是終有一天,我們都需如同那令人尊敬的老者般,把一切美麗風景刻在心頭,然後在風鈴的歡送聲中,緩慢卻堅定地,步出這間書店。

——或者說,這段人生。這段短暫、多變、困難,卻依然美麗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