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結

情是連結彼此關係的一種狀態,看似簡單,實質卻是數不盡的公式結合在一起,數式千變萬化,存在著無限的可能,永遠意想不到的結局。每個人的人生,有著無數次錯漏百出,無數個解不開的結。情,是何等複雜。

百善陶醉於獨自一人的空間,路人經過了身旁千萬次,她顯得毫不在意,沉了的藍色氧氣包裹著全身,周圍的粒子讓人喘不過氣來,只有她享受著。對外的人都忙於走向別人的圈子,胸有成竹地把握著正確的數式,解開別人的結,百善卻寧願獨個寫文章,與文字交結,可旁人真的了解她的享受嗎?百善自己也不清楚。於是百善站起了身子,駝著背,低下頭走出了班房,其實百善看不見眼前的路,只有無限的階磚與她相隨,卻能清楚看見旁人對她的冷眼旁觀,以及靜悄悄跟隨沉默的空氣飛進她耳內的流言蜚語。「你們看,是她,怎麼還有面子走來走去啊。」某個女子低聲細語,語畢傳來幾陣笑聲,百善悠然路過,嘆了一口氣,面上掛著冰冷的表情,走到了學校的「戰鬥場」——女洗手間。轉腳走入,「啊!」百善被正要出來的女同學撞到,「同學,沒事吧。」一把溫柔的聲線正與百善對話,百善點了點頭,走過那女子, 直奔洗手盆,她打開了水龍頭 ,「沙沙」濕過了手,又折回班房,每日周而復始般重複,沉默的人生,寧靜的圈子。

烈日當空,百善放學後到了一間咖啡廳,她點了一杯冰滴咖啡,喝著、吞了,苦澀的口感又傳來陣陣甘香。百善一個人坐在玻璃窗邊的二人座位,陽光從天空灑照到臉頰上,顯得格外柔美、朦朦朧朧的。一位打著領呔,帶著混黑油頭的高大男生向她走來,「百善,你一個人?」男生向她說道,百善順著窗邊把視線轉到男生面上,與他對著眼道:「你坐下吧。」男生溫柔地向百善笑了笑,手握一杯熱咖啡,把它放在百善的冰滴咖啡旁邊,百善低頭看了看他的舉動,又抬起頭看著他,她眼淚泛光,好像要哭,又強忍在眼眶,陽光都蓋住了她的容顏,男生看不清,默默地向女生說你一句:「對不起啊,以後我不會再打擾你了。」男生摸了摸百善的頭,齊整的髮絲都被他弄亂了,女生苦笑了一下。

百善不想回家,她獨個走到了旺角街頭,在連錦不斷的人羣中,轉角走進了小巷內,「喵」橘子色的一隻小貓從垃圾堆中走了出來,百善從書包裏拿出了一盒貓罐頭,「咔!」百善費盡力氣打開,她把罐頭放在小貓面前,百善沉醉於小貓津津有味的樣子,「嗒嗒嗒」百善聽見從她身後傳來的腳步聲,「啊!」百善轉身後嚇倒了,原來是她——心潔,今早在女洗手間撞到百善的女生。心潔向她笑了笑:「對不起啊,我常常這樣唐突,不會嚇倒你吧?」心潔說後,用手蓋住嘴巴大笑,百善也被她尷尬的模樣逗笑了,心潔問:「為何自己一個在這裏啊?」百善道:「就想自己一個逛逛。」於是心潔便拖著了百善的手帶領她走出大街。

「我們會成為好姐妹吧?」心潔問她,百善笑了,然後心想:「偏偏是她啊,如果是她,應該要像其他女生一樣討厭我的,卻站出來與我為伴,奇怪了。」百善對她點頭。百善對她充滿了疑問,她們遇到了彼此,沒有任何公式結合在一起的結果,心潔向百善說:「才不要理那個臭哥哥,我明白你,同道人。是哥哥的錯,又不是你出軌,怕甚麼。」我們看著彼此的眼,百善心想:「真奇怪,現在有明白我的人了。」她的眼淚擁出,心裏的委屈也漸漸消散了……

「心潔!快起來,你們看,她還有面子走來走去啊。」心潔迷迷糊糊的從夢中醒來,我隱約聽見女生們在叫自己起來,話畢後還聽見陣陣笑聲,心潔把頭擺向門口方向,只見一個女生低著頭從班房門外走過,我走到女同學旁邊,「心潔你終於起來了。」某個同學對我說,「我去一轉洗手間,洗個面。」清澈的水洗過心潔模糊不清的頭腦,心潔正走出洗手間卻撞到了一個女生——那是百善,「同學你沒事吧。」結果百善轉身便走了,心潔看著她驚慌失落的樣子,內心有說不出的不忍心,卻不敢踏上前去安慰她。

「鈴鈴」下課後,在回家路上心潔一直在回想剛才夢境的畫面,「妹妹,怎麼這麼孤獨啊,沒男生陪你放學嗎?」哥哥嘲笑著心潔,又摸了摸心潔的頭,心潔向哥哥反了白眼說:「你不用陪某個女生嗎。」哥哥又笑了笑。「嗒嗒」百善從旁經過,哥哥尾眼看了看她,又繼續走,毫不在乎她。

我看了看他們倆,然後沉默地跟隨百善的方向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