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可以重來一次

夜闌人静的街道,滿身酒氣的男子低頭踱步,路邊街燈照著他,燈下的朦朧夜光倒映出他失意的身影。

家人疏離,事業無成。也只有他這樣失敗了吧。

如果年少時沒那麼反叛,那麼懶惰。如果可以重來一次,如果有如果那該多好……

一位滿頭白髮的老人神不知鬼不覺地出現在他身邊。笑著對他說:「如果可以重來一次,你真的會做得更好嗎?」張明不耐煩地想趕走這莫明其妙的老伯,「走走走,我可沒有錢可給你。」老伯依然笑著,從袋中拿出一粒橙黃色藥丸放進他的口袋,「以後你會感謝我的。」張明嘖了一聲,大步離開。

一覺睡到天亮,伴隨的還有劇烈的頭痛,他搖搖頭試圖讓自己變得清醒。看向時鐘,早上十時,他心感不妙,飛奔到工作的地方,就是家樓下的雜貨店,還是被家人逼迫才不得已找的工作。老闆見匆匆趕來的張明,一臉不耐地指責道:「這是第幾次了,就你這樣的工作態度,一輩子也別想有出息,明天不用來了。」說罷又作出個嫌棄的表情。

張明獨自在街邊遊蕩,房東又發了催促的消息:「這個月再不交房租,房子就不能再租給你了。」他看罷,便關掉手機。

命運怎麼如此不公平啊,如果可以重來一次,我一定會過得更好。腦海中閃過昨夜那老頭的樣子,他東找西翻,終於找出那橙黃色藥丸,猶豫了一下便放入口中。

睡了沉沉的一覺,頭昏腦脹,一時不能分辨事實與幻境。一眨眼,他發現自己重新回到了十年前,無限可能的十八歲。他發憤圖強,沒日沒夜的學習,最終如他所願,考上了名牌大學,得到了高薪工作,與溫柔賢淑的女友結婚,一切的順利得不可思議,故事本該在此就劃上一個句號。

可他漸漸不滿足於此,看著曾經同窗紛紛變成老闆,他心中不滿:「我就應該出人頭地,何必為別人打工,如果可以重來一次,我一定要自己創立公司,將所有人踩在腳下。」

他來到了初遇老伯的地方,想碰碰運氣,從天亮找到天黑,仍是未見老伯的身影,正當他欲放棄之際,老伯又神出鬼沒地出現在他身邊:「年輕人,你在找我嗎?」張明點點頭,眼內散發出期待:「老伯,你可要幫我啊,上次給我的藥丸,可以再給我嗎?」老伯哈哈一笑:「當然有,要多少有多少,不過年輕人可別太貪心,小心物極必反。」遞給了他一粒紅色藥丸。他毫不猶豫就吞了下去。

醒來後,果然又是十八歲,張明心中大喜,這老伯果然是高人,想起有那藥丸,索性隨心所欲行事,反正能重來,他也不必在乎甚麼。

他如願成為大老闆,將未來會熱賣的商品提前創作出來,當作自己的產品。果不期然,產品大賣,公司也不斷擴大。在享受過所有人的恭維後,又開始不甘於自己的生活。

我已有高學歷又富有,身邊卻只有個呆板木納的妻子,每日只會計較柴米油鹽,與我根本不相配。

若我年輕時能與美麗動人的女子相戀那該多好。

他又來到那街道,果然老伯再度出現,臉上依舊帶著不變的笑容,這次他再也沒說甚麼,笑咪咪地遞出黑色藥丸。他還是二話不說吞了下去。

又從十八歲中醒來,他早已習慣,看著身邊人像小丑般重演著他經歷過的事,只覺可笑。揮霍變本加厲,吃喝玩樂度日,唯一的不同就是身邊人變成了年輕貌美的女人,拿著本不屬於自己的金錢過著紙醉金迷的生活,生活過得享受卻虛無。

直至有一天,他身體極度不適,到醫院檢查卻發現自己的身體早已千瘡百孔,每日飲酒無度,身體早已負擔不起,可他發現得太遲,已不能根治,以後每日只能在病床中度過。

他要的可不是這種生活。

再次來到那改變他命運的街道,等待許久老伯卻沒有出現,一天一夜過去了,他像發了瘋找尋老伯,用盡自己的財力人力,卻沒有任何動靜。

他病入膏肓了。忽然眼前一黑,就這樣倒在路燈旁,悄然無聲地離去。早已發黑的靈魂就這樣在無盡的黑暗中煙消雲散。

這時一位老者在黑夜中觀察著這一切,見最後一縷煙消散後便安然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