旋轉木馬

日落時分,今天的太陽給一朵朵蓬鬆的白雲給遮蓋了,像倍大的棉花糖,亦不見夕陽餘輝,但還是光亮,紫霞偷偷從雲朵的隙縫裡跑出來,再鋪滿大地;細風中夾雜著薰衣草花的青草的餘香,在大地與空中不停地追逐,留下快樂的痕跡。眼前是一個兒童樂園,周圍給荒漠圍住,樂園內也不見有人,一些設施獨自地開動,有車輪輾過路軌的聲音。穿過門口的售票機,最引人注目的是位於樂園中間的旋轉木馬,它有戴上了馬鞍的白馬、灰姑娘的南瓜轎和裝潢豪華的馬車給遊人乘坐,配上五彩的燈飾,帳篷頂上還戴著一頂皇冠帽,如此氣派讓人怎能抗拒?我踱步走過去,它漸漸停下,我踏上階梯,坐上南瓜轎車,車子慢慢開動,轉了一個圈、兩個圈、三個圈……

幾聲烏鴉叫聲把我吵醒,瞟一瞟窗外,太陽躲在山腰後,掛住白牆上的時鐘顯示六時正,也分不清楚到底是上午六時還是下午六時了,對我而言都是一樣。起身梳洗後,躺在沙發上,打開電視,家中昏暗,沒有開燈,沒有氣味,只有沉重的黑色和冰冷的演播聲,桌上雜亂地堆著幾罐啤酒瓶和即食麵的塑膠盒,電視機上的玻璃櫃裡有一隻仍裝在盒子的手錶和餘下左邊一半的照片,照片上是我的笑臉,另外一半已經不知所蹤。看到電視裡顯示的國際標準時間,原來已是傍晚,肚子也開始咕嚕咕嚕打響了,便隨意穿上一件襯衫,撿起鎖匙便下街吃飯去。

出門後,電梯螢幕顯示出「暫停使用」,我只好徐徐穿過防煙門,走下那十八層樓的梯級。迂迴曲折的樓梯,一層一圈,旋轉兜圈的感覺似曾相識,纏繞中心點的腳步彷似原地踏步,又似永無盡頭,一閃一爍的燈光眩人耳目,影照在起伏不平的垃圾、雜物上尤如走馬花燈,讓人迷失。深呼吸一口氣,定定神,提勁直奔樓底。

到了門口大堂,就聽到一個上了年紀的女人在與保安員在談閒話,女人說:「昨天凌晨我的樓上有對情侶在吵架,很大聲,還胡亂擲東西,聽到玻璃碎裂的聲音呢,嚇得我難以入睡。」保安員答:「現在些年輕情侶都很衝動,動不動就吵架、說分手,我和我老公結婚多年,現在還很甜蜜呢,上個月去了馬爾代夫旅行,和他照了很多漂亮的照片……」她越講越興奮,女人也不甘示弱道:「好了好了,真羨慕你可以去旅行,我的老公要辛勞地工作養活頭家,為了獎勵他,上個星期他生日,我買了一隻勞力士手錶給他,一隻要幾萬哦。」兩個女人越講得不可開交,我聽不下去了。

走到我常常吃的那間茶餐廳,我找了一個「卡位」坐下,向員工「落單」:「照舊,謝謝!」他應了一句:「只有一個人?」我沒有回答,他亦沒有追問。上菜了,一碗熱騰騰的通心粉配牛油多士,咬下去「骨落」的聲音,還有一杯奶茶,這份食物猶如生命的燃料,給我活下去的動力。這時,一群穿著校服的學生走了進來,他們坐在我的背後,對話聽得一清二楚,一名女學生說:「我快要攢夠錢給男朋友買生日禮物了。」其他人紛紛起哄,她又說:「一心,那你怎樣了,你上次與允行吵完架,沒事了嗎?」另一名女學生答:「那個臭男人,我才不稀罕和他復合,我把他的訊息、照片甚麼都刪除得一乾二淨了,愛情就暫時忘記吧,今晚你們要和我喝酒高興,不醉無歸!」一名男學生說:「你們不覺得愛情好像坐旋轉木馬嗎?不論多麼華麗,窮此一生只能原地轉圈……」

我沒有再聽下去了,那位男學生說得對,旋轉木馬是夢幻的,吸引人去觸碰,可坐上去後自然感受到落差,一開始可能還有新鮮的感覺,可時間久了,便要承受苦悶,忍不下去,落了車,世界又會變得天旋地轉,習慣了,看到它華麗的外表又想再貪玩一次。人啊!就是不懂吸取教訓,或許這樣人生才算是有意義吧。錯了,沒了,流淚了,也是經歷,把它想成活像一場悲劇,就是要悲壯、淒美的故事,才會惹人欣賞,就讓我繼續轉吧,轉到天荒地老也不要停止,因為這是我一廂情願的,存在一絲幻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