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地重遊

炎炎夏日,盛放的花朵被翠綠的葉子襯托得芳芳吐艷。一片花海宛如一匹瑰麗無比的錦緞,令人感到目不暇給。可是,歲月飛逝,轉眼便到了寒冬。春花已謝,鮮花最終都會垂下頭來。即使多麼不捨,仍無法改變。同時一些事物如鮮花般也不能永遠存在於世,只能長存於心。

而長存於我心的是兒時最常遊玩的屋邨商場,天真無邪的孩子在商場中揮霍時光,在我心中這些回憶如鮮花盛放般美好。我懷念的不但是回憶,更是這片故地——黃大仙下邨商場。

自從我搬家離開了這地區,我已有三、四年仍未回過黃大仙,直至今早小學朋友急急相約,我才匆匆赴約,偶然經過商場,想起往日回憶,又見時間許可,於是決定進到商場逛一圈。再次來到商場,我的身份,已不再一樣,再不是天真爛漫的孩子。看著眼前這片故地,不熟悉也不陌生,心中既有些興奮又帶點難受。

這片故地與我腦海中所記憶的已面目全非。陌生的是位於地下各個連鎖店,是欠缺特色的罐頭式商場之面貌;熟悉的是它的間隔、層數,跟記憶中的差不多。我心知不妙,但依然希望內裏兒時常光顧的老鋪能保留下來。甫入商場,看見一間間新式的連鎖屹立於我面前,不禁令我暗暗地想以前的舊舖不是也消失了吧?我依然懷著一絲希望找到以前玩具店的位置,結果卻看見了一間大型連鎖玩具店,它把我最後的盼望也給破碎了,令我感到無奈與不捨。我直走了進去,內裏貨架上的貨品羅列得整齊有序,雖是乾淨得不染半點塵埃,但就是沒有了生氣,顯得規範。看著琳瑯滿目的貨品,腦海裏想起了以前的舊式玩具店,雖不像這裏般整齊,但玩具種類分明有序的景象。忽然,有個小女孩在店內近出口的位置哭了上來,拉著父母的手,懇求父母買玩具給她。從她身上,彷彿看見了我小時候的身影。

小時候,我和同學都被玩具店中的各種新奇玩具迷著,每當我們放學後總會到哪裏「尋寶」找好東西,幾乎奉上所有的零用錢來買玩具。可是,微薄的零用錢只能買上貼紙這些廉價貨品,但當時已經十分滿足。然而,有一次,我卻看上了一個漂亮而昂貴的洋娃娃。貼紙雖有不同圖案,但總會厭倦,於是貪圖新鮮感,想要買個洋娃娃。零用錢卻已經用光,便拉著父母到玩具店,希望得到洋娃娃。父母卻提起家中堆得高高的「玩具山」,當場便拒絕了。見父母不願意,又想離開店子,得不到玩具的我便施展小計,在近出口的位置,吵鬧著,手握著想要的洋娃娃不放,不願離開,希望父母見我吵著不想失了體面便會買給我。玩具店年邁的東主則輕鬆地笑了笑,對我說:「小孩子可真任性,看在你是多年來的老顧客,我就不吝嗇送給你吧!」父母聽見後連忙拒絕:「怎可以呢!你可是開門做生意的!」笑得滿面皺紋的東主回答道:「日後多光顧就好了!」於是,我高興地抱著洋娃娃蹦蹦跳跳地離開店子。

「別鬧了,快走!」那女孩的父親一聲喝止,把我從回憶之海中拉回現實。在現在講求利益的社會中,人們不願付出,生怕會吃虧,又怎會主動出錢滿足小孩一時的渴求呢?若我年紀與女孩年紀相約,恐怕下場也跟她一樣了。小時候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這裏分外親切、溫暖,現在才知道這是因為濃濃的人情味。可惜,東主窩心的笑容和玩具店已消失,只能化成回憶長存心中。

想著想著,不知不覺已踏出玩具店了。轉向以前小食店的方向,這可算是「固定路線」。小時候每當放學後,總會先到玩具店,然後再前往小吃店吃些小吃才回家。很快就走到了小吃店的位置,看見空置的店鋪,不禁感到唏噓。

以前的小吃店可受歡迎,每到放學時總是人頭湧湧,店子受歡迎都是因為店東姨姨的熱情友善。每當我和同學路過或購買小吃時,總會像家人般閒聊和勉勵我們:「要努力學習,別像我般要從事低下的工作。」待人如己就是店東姨姨贏得顧客支持和讚賞的原因,姨姨的小吃店比其他的店都出色。相比一些小吃店的店主、店員只是為了生計,而毫無感情,變得麻木地工作,一切都像變成機械化程序。人與機械不同之處,就是人有情感,若人麻木,那麼與機械有何分別呢?

雖然店東姨姨口裏常說經營小吃店是低下的工作,可是不難看得出她是非常享受工作的。整天對著蒸燒賣、牛丸肉球大蒸爐升上來的縷縷熱煙,依然面不改容地繼續工作,臉上不帶半點難受的樣子,反而笑面迎人。即使現在的小吃店設備齊全,甚至在有冷氣機,供客人入內安坐,我看也比不上了姨姨的小吃店。雖然有冷氣可讓客人舒適地進食,但是客人也只是得到飽足。光顧姨姨的店子,雖要邊走邊吃,但是吃過小吃後不但全身熱騰騰的,內心也因姨姨的熱情而變得溫暖。

「鈴鈴……」電話的鈴聲打斷了我的思緒,是朋友致電,我接通電話,她道;「趕快來,你不會又迷路了吧!」我笑著說:「你還是跟以前一樣,總愛說笑來取笑我。好了,我快到了!」我環顧四周,跟這片故地默默地說聲再見。從前老舊的商店已變遷城新式商店,新事物取代舊事物,就像是一場規定了的洗禮,既然轉變已成事實,都不如珍惜從小到大,與我一起在商場中打鬧玩樂的朋友。我昂然踏出商場前往相約地方。

在變化多端而不斷發展的社會,沒有一件能永恆長存於世上的事物。天下無不散的宴席,也無永不凋謝的花朵。盛放的鮮花,即使多麼細心培養,它也逃不過凋謝的命運。我們都知道這是自然界的定律,但當我們與它培養出感情,不想它終會凋謝,便萬般不捨,萬般阻撓,但是也無法阻止到世事的規律。倒不如學懂放下,隨遇而安,珍惜與花朵相處的時間。屋邨商場中的老店也是這樣,「長江後浪推前浪」,舊店總會被時間淘汰,不捨、埋怨亦無補於事,不如珍惜一直在身邊自己身邊的人事物。

許多美好的事物都不能永久存在,甚至短暫出現,最後消失在時間的長河中。我們敵不過這變化,不如珍惜當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