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一句話

人隨著時間成長,越是長大便對於禮物沒有好感,比起兒時收到禮物的喜悅感,實在是不可相提並論。儘管如此,他的一句話卻藏在我無盡的深淵,時不時,又浮現在我的腦袋裏,就如提醒我似的 。

「又在玩甚麼,趕緊溫習!」父親聲撕力竭地吼叫著,就是如此,從小便一字一句衝進我的耳裏,又從另一面的耳朵偷偷鑽了出來,日復一日,父親再也沒有督促我。人們總是傳著一句話:「到了連憤怒的情感都不再有,才是那段感情完結的時候。」如是者,我們之間的隔膜越增越大。儘管平日我父女倆「話不過三」,到了生日的日子,他也不忘為我準備禮物,每次我都滿心期待。因為,這能從中表達到他對於我那蘊藏的愛。

在成長的過程中,會經歷猶疑、否定、失敗,渴望有人能帶領自己前行。剛踏進成年的階段,對於未來感到迷惘無助,記得在我十八歲生日那天,父親贈了我一句說話:「無論到了哪一個年紀,你是我的女兒,以後如是。」他拍了拍我的肩膊,走了出門,抽了一根煙,出社會已經十年了,這句話我收藏到現在。

記得剛出社會,懵懵懂懂,被上司斥責、提點是少不免的,「為什麼你那麼笨!連這麼簡單的事也無法做好。」上司氣憤地斥責著我, 一開始我還跑到衛生間哭了很久,但後來再回想,年輕時就是這樣,只要勤奮地做,便會做好。我在心裏笑嘻嘻地想著:「 比起父親從前那樣斥責,這些算不了什麼。不過,做女兒真好!」人們在每一個階段都會成長一次,故事也就隨即而變,許多事情都不再那麼在意,遇到自己喜歡的事物,也許都比不上小時候那種興奮,人們隨著時間老去,也許會變得沉悶,但父親的那一句、他的那些愛,教許我存在的意義。他的愛抑或他的禮物,都一直跟隨著我成長,陪伴我、教導我、鼓勵我,他這份禮物,影響著我的一生。

「嘻嘻哈哈!」孩子們的嘻戲聲音響片整個房間,現時我在一間育幼院裏工作,形容得正確一些的話,是在這裏照顧一些孩子,只是會給我薪水作為報酬而已,父親問我為什麼不去薪水較高的公司工作 ,我告訴他:「因為我喜歡!」在這裏,我能看得見我擁有父親的影子。我拿起白板筆,在板上左圈右畫,孩子們興奮地表達自己的意見,討論每年一次院內舉辦的郊外旅行 ,或者對他們來說,這已經是一份期盼已久的禮物,因為最少不會感到孤單,而我早在心裏給自己、也給這些孩子許下了一個承諾,給他們一份禮物——愛。在吵鬧歡樂的氛圍中,我注意到角落散發出悲傷的氣氛,一位小女孩躲在角落哭泣,我向她走近,她卻向後躲,她的名字叫一心,一心是新到來的,她一臉驚恐的看著我,雙手抱腿發抖,看似是一個沒自信的女孩,我摸了摸她的頭,「一心,在這裏你能安心地去玩,做你喜歡的事情,要記著,這裏是你的家,這些孩子、我,也是你的家人。」這是我給他的第一份禮物。

「謝謝你!我會記著的。」一心帶著笑臉的向我說道。

也許,兒時孩子們苦苦哀求而得來的那些禮物,當刻是真的很喜歡,但試想想,長大後又有哪些禮物是真的還記得,或者還存著嗎?或者是有的,但這些都沒有意義,也不能讓我們成長。能讓我們成長的,是那些充滿回憶、情感以及意義,哪怕是一隻毛娃娃、一本小說、一句令人回味的說話。這些禮物伴隨著我們一生,每一份禮物對自身來說都是意義非凡,而我的那份禮物,是父親的一句說話,它很簡單,也表達了父親對我的愛及支持,這句話從我每一個成長階段都影響著我,無論是一個決定或是行為。

存著在我們心中的那份禮物,都表達著人與人之間的那份愛,寫下我們獨一無二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