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望高處

有人認為人應活在當下,追求名成利就;有人則認為「人望高處」,有崇高的理想,否則就如同家畜。權衡兩者的論點後,我更認同後者。

首先,讓我們先了解怎樣才算「望高處」,有「崇高的理想」。所謂「崇高的理想」是指人們基於一個偉大或高尚的動機,並盡力實踐之舉,無論是個人或國家層面均可。

第一,人望高處可以令自己不會愧對良知。與家畜及動物不同的是,人有良知及道德。當我們渾渾噩噩地過日子時,我們難免會為浪費光陰而感到一絲愧疚,後悔當初何不做一些有意義的事。但當我們「望高處」努力為理想奮鬥時,自然會感到有意義,不會愧對良心。就以二戰時期著名的良心商人辛德勒為例。辛德勒在第三帝國的地位十分崇高,是一個符合亞利安人資格的商人,擁有在極權統治下難得的安全。有一次,他在參觀集中營時,看到同胞迫害猶太人,起了惻隱之心。這點惻隱之心,讓天主教信徒的他,決心拯救猶太人脫離苦海。這個滿有人道主義的崇高理想,驅使他不惜變賣資產,以多收留一個猶太人,更險些遭蓋世太保發現而鋃鐺入獄。他晚年回憶這個驚心動魄的過程時,他不但不後悔,更認為此舉令他對得起自己的良心。從這個例子可見,人望高處可以令我們為人處事,能面對良知,符合道德,不致羞愧。那我們何不「望高處」而活?

第二,人望高處可以助我們改善社會及民族。實踐理想總是困難重重,或遭到不理解,或遭到迫害,但追求崇高的理想時,能感染他人加入你的行列。當人數達到一定程度時,便有機會打倒社會中的不義,使民族及社會進步。以一九五零年代至八十年代未的臺灣民主鬥士為例。當時國民黨兵敗如山倒,貪污嚴重,蔣政府被迫退守臺灣,並以黨國一體的威權統治管治台灣。美麗島事件中,蔣政府濫捕一群示威人士,並予以起訴。蘇貞昌為了公義,毅然擔任涉事示威者的辯護律師。此後,他意識到必須為台灣的民主自由打拼,方可解決威權統治下的不公不義。他跟志同道合的夥伴組建了民進黨,從政參選立委等政府職位,改變台灣。其舉動陸續感動了有志學生及市民加入其行列,為民主奮鬥。這股新興的民主力量,迫使國民黨政府不得不撤回《刑法一百條》、《勘亂動員條款》等維權惡法,讓台灣成為亞洲第一個真正邁向民主的國家。若非蘇貞昌等民主鬥士堅持追求崇高理想,何以感動到萬千台灣民眾,改變社會?為了社會能夠變得更好,我們豈能不望高處?

第三,人望高處可以裨益世界。我們實踐崇高理念時,或許未必能令世界即時改變,但只要是善舉,隨著時間過去,必能裨益世人。以在維多利亞時期對抗霍亂聞名的英國醫生瓊恩.雪諾為例。雪諾醫生因見霍亂肆虐,決定放棄收入穩定的醫生工作,轉而研究霍亂病菌的傳播途徑。他認為只有研究才能真正救病人於水深火熱,並令下一代免受霍亂的威脅。於是,他窮盡畢生精力,投入研究,縱然過程並不順利,市民不願配合其研究,但這崇高的願景使他堅持下去。最終他找到污水道是造成食水污染的源頭,令人大規模地感染霍亂,於是他向倫敦市區市委會提出修建下水道系統。可惜,未及修建下水道完工,他便不幸去世。然而,其理想卻得到後人繼承,世界各地政府紛紛按照雪的建議修建下水道,令人們擺脫了霍亂等因食水污染而傳播的疾病。雪諾為了拯救人們生命的崇高理念,令公共衛生的研究有了突破,也貢獻了世界。人望高處,世界亦有所裨益。

人若只為利己而不望高處而活,則會使個人,甚至社會、國家陷入敗亡之局。就以近日的武漢肺炎為例,武漢肺炎肆虐初期,美國大多數的人為了自身舒適,而拒絕戴口罩,使病毒迅速以飛沫等途徑大規模傳播,造成社區爆發,令整個社會陷入人心惶惶,經濟衰退的敗亡之局。若每個人都只顧自己,只看到眼前利益的話,縱然有多穩固的基礎,也會令自己和國家陷入危機。

古語有云:「魚我所欲也,熊掌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每一個人都喜歡利益,但是我們應取之有道。只要人望高處,並以此作為行事為人的準則,便能符合道德,亦能為民族、國家、世界出一分力,何樂而不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