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我錯失了這次機會,但我並不後悔。

昨晚輾轉反側,腦海裏不斷浮現著明天能夠在羽毛球比賽中獲得冠軍。比賽作為我中學生涯內最後一次能獲勝的機會,我絕不容許這次機會在我的指縫間流走。今早,帶著燦爛的笑容,肩上掛著我的夥伴球拍後,便伴隨著萬裡無雲的藍天出發到比賽場地。

畢竟這是女子學界的總決賽,觀眾席上坐滿了密密麻麻的人群,我的心裏幻想著待會兒會有如雷貫耳的掌聲去表揚我和隊友最後的勝利。

比賽伴隨著我的幻想以及我和隊友互相鼓勵大家的聲音開始了。我是最後一回合的參賽者,因此便先坐在場內的界外幫忙當司線員的角色。 眼看我們的對手純熟地揮動球拍去感受當中節奏穩定的律動,我的心不禁抖震了一下,揉揉雙手安慰自己不要太緊張。

第一回合中,我的隊友發揮了平日的水準,在差距一分的嚴峻情況下獲得了勝利,我們很是高興。伴隨著他為我們帶來的氣勢,隊友們接二連三地出賽,只是對方彷彿能看穿我們隊內的一些弱點, 好比接網前球時未能準確地把球擊回界線內, 他們便對症下藥。這對在場內看著一切發生的我大受打擊。接下來的回合我們隊伍以一定的差距落敗。最終我代表出賽的回合將定斷我們是否能夠獲得夢寐以求的「掌聲」。

在準備這一回合開始前的期間,隊友們不斷鼓勵我要努力作賽。但看著我們戰況下落的表現,這些言語當刻實在是聽不入耳,我很想逃避這一回合的比賽,滿腦子都是生怕自己的表現會未如理想,連累隊伍落敗。想的是很合理的理由去逃避這場正面交鋒,例如是家裏有急事要處理,甚或是身體狀況不適合作賽也罷,我也只想自己的表現不會換來觀眾的譏笑聲。

只是作賽時間已到,我膽怯拿著球拍戰戰兢兢地走到評判面前去拿羽毛球,大概與我今早背著球拍時的明朗大相逕庭。緊張的氣氛彷彿佈滿了體育館羽毛球場內的每 一個角落,彷彿是在觀看世界級的比賽。我的手不自覺地抖震著,而對手則自信滿滿地把球發至我方的後場。我抬頭看著羽毛球伴隨寫館內明亮的燈光一瞬間飛快地閃過,我趕忙把自己醒過神來,把球回擊過去。可是我的身心還未熱身好,無以把球擊落至準確的位置,最終球碰著網下。我的心中是有想著昨晚對自己要獲得勝利的決心。但是事與願違,接下來的幾球都是對手成功擊破我方,當刻的我好像是被球擊中了我的心房、腦海,甚至那種痛楚蔓延至全個身體。我只想盡快地把這場比賽打完,然後蒙著自己的臉回家……半場就這樣完成了,比分是十一比五, 我就這樣看著計分版,滿臉憂愁地走到場外。

教練則把我和隊友都呼喚到他的身旁,本以為他和隊友都會對我滿口怨言,可是教練只是淡淡的說了句:「為什麼你要把手上繫著風箏的線親手方放走?你是可以把他穩固地握著的,就只憑你的決心。」 當下我的心中只有苦澀,像是一杯冷掉的紅茶。我想要獲勝,卻力不從心。 但隊友不但沒有責備我,反而鼓勵我不要逃避恐懼,盡力而為就問心無愧了。這下子我終於明白教練所言的意思。自問在上半場被膽怯薰陶了的我並沒有發揮到自己最大的實力,我把心要在下半場重拾一種運動員最單純的精神——不輕易放棄,堅持鬥志。

這次我進入場內再次進行下半場比賽的是一顆雖然有顧慮,但不會再消極的心。我正面面對對手的眼神,把球拍舉在肩後準備反擊對手的進攻。一下子平日對打球有熱誠的我回來了,那股暖烘烘的血由我的腦海傳到我身體每一個部分。對方的面色突然變得蒼白。我乘著這股熱血把分連續追回來。觀眾席上再次出現掌聲,那甚比以如雷貫耳形容來得誇張。只是對方也不是好惹的料子,最終我還是以微小的差距落敗了。

當刻我沒有太過失望的感覺,大概也是因為由另一途徑得到了觀眾的掌聲。抹著汗的我回心想想,教練實在是語重心長,我不可能因為害怕風太大便把線放開。

膽怯、逃避和擔憂實在是人生當中一定會經歷的感受,小時候我們會因為害怕被母親責罵而不敢承認自己的過錯,長大後我們也因害怕面對生活上的挫折而不敢再做自己曾經最熱愛的事情。

可是態度決定高度,為什麼某些人比你的遭遇要慘,但他們卻能活出一種令人羨慕的生活。這是因為他們有足夠的成熟去面對失意的事情。縱然會有在夜裏濠聲大哭,想要放棄所有的時候,卻能有足夠的動力向前看,不因害怕而逃避問題,放棄解決問題的機會。

人生不如意的事情十常八九,你也總不可能一輩子沉於膽怯,想要逃避的情感。逃避只會一直啃食你的腦海,最終只會令自己不能夠積極面對挑戰。

頒發獎項及留下倩影過後,我拿著球拍,會心微笑地走出體育館。抬頭看著萬里無雲的天空,我知道雷電暴雨偶爾會對他它攻擊,但他它的光芒依然能在黑暗中綻放,繼續為了照亮大地而決心對抗烏雲,最終展現出代表著成功的彩虹。憑藉看著這片天空所帶來的感嘅,我就知道雖然最終不能得到獲勝,卻讓我學會了這麼多。

雖然我錯失了這次機會,但我並不後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