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要的沉默

今天發生了一件事情,當時我曾經想力陳己見,最後選擇了沉默,我認為沉默是必要的。

明天是期末考試,我留在學校宿舍中,不停翻看筆記本,希望能取得好成績。正在這時,手機鈴聲響起,我放低筆記本,看著手機上的顯示,是母親打給我。「你父親發高燒,你快點過來看他!」母親緊張的告訴我。父親一向強壯,母親打過來,想必是病得挺嚴重的,我十分擔心他,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立即放低溫習材料,隨便穿上外套,便拿著手機、銀包乘搭巴士回家。

坐車將近半個多小時,終於到家門口。我大力拍門,問 「父親怎麼樣了?」。隨著我喘氣的聲音,我聽到腳步聲的接近,母親狼狽的開著門。「今天星期天,醫院很多病人,找不到醫生!」母親一邊拉著我,一邊回答。我們走進房間後,看見父親在床上躺著。由於發燒的關係,面色蒼白,嘴唇沒有顏色,全身被燙得大汗淋漓,樣子十分虛弱。

父親看見我後,原本是欣慰的表情,卻轉眼間向我大罵:「你回來做什麼,我那麼努力工作才讓你可以讀好的學校,明天便要期末考試了,你還浪費時間在這裏做什麼,你不好好讀書,是否想讓我感到失望,立即回學校溫書,我什麼事也沒有,不用你擔心。」正擔心父親的我,聽到他不停的罵我,我原本那種關心他的心已經沒有了,反而是他一陣陣的喝罵聲,點燃起我心中的憤怒,心想:「母親打電話給我時,說你發高燒,我想也沒想,立即放低溫習的材料,便乘搭巴士趕回家。我不知多重視這次考試,只是知道你有病,便趕過來看你,我那麼擔心你,你卻對我發脾氣?」我感到十分憤怒,面紅耳赤、咬牙切齒的看著父親,將自己的衣服握得都皺了,全身不適的感覺令我心中的怒火差點從口中湧出來。

這時,父親一聲咳嗽的聲音,將我小時候生病的經歷重現腦海中。那時的經歷就如今天一樣,是星期天。當時我突然發燒,痛得哇哇大叫,卻找不到醫生看病。父親半天不停的在家附近跑來跑去,去尋找醫生幫我治病。找到醫生後,父親便背著我去看醫生。回到家後,父親太累的關係,幫我拿粥時將母親煲的粥倒到一地都是,母親只能再煲一次。父親整天一直坐在我床邊,陪伴著我,怕我有什麼不適, 一口一口的餵我喝藥湯,又怕我在床上十分無聊,跟我說故事。

我看著床的方向,看見床前放著兒時玩的模型車,令我回想起小學的一次經歷。在小學時,我看見同學們都買了最新款的模型車,十分羨慕他們,也可能是為了維護自己的自尊心。回到家後,便要求父親也買一部給我,父親說:「我那有錢買,你不知道我們窮嗎?」我便大哭起來,他繼續說:「為何要與別人比較,做一個有志氣的人,做好自己就可以了。」我感到十分失望。可是父親在不久後的一天,從袋裏拿出一部模型車給我,「這個就當作你平常努力學習的獎勵。」我感到十分開心。後來從父母的對話中,才知道父親為了給我買模型車,每天只吃一餐,晚上,也要外出工作,才買到這部模型車。

想到我已經長大了,父親還將我以前喜愛的模型車放在床前,看得出雖然我與父親的互動越發減少,但父親愛我的心卻從來沒變,他對我破口大罵,是緊張我,怕會耽誤我的學業,才想我回去學校溫書,種種的事情讓我知道要「沉默」。

「不要生氣了,兒子也是出於關心才過來看看你的,他吃過午飯便會回去的。」母親一邊安撫著父親,一邊用手示意我離開房間。回學校前,知道父親愛喝小米粥,我通知母親一聲,便到附近的粥點買了小米粥,也讓店員加些醬菜,好讓父親不會覺得太淡。回到家後,我將小米粥放到大廳的桌子後,便回學校去了。

父母給了我生命,是他們在我小的時候不辭勞苦的照顧我。父母的心中,我是最重要的。他們可以不吃飯、可以不治病、可以不睡覺,但是他們不會讓我生病,花多少時間也要治好我的病;他們不會讓我浪費時間,要我努力學習;他們不希望讓我感到不開心,會讓我得到想要的,得到最好的。父母可能會常常罵我,卻是對我表達關心,我父親會罵我,卻是希望我不要為了他的病影響學業,所以我不應該為了一些瑣碎的事情和父母吵架,因為他們用意都是為我好。

父母與子女之間應該多表達自己的感受、想法,及表達自己對子女或父母的關心,讓雙方都感受到愛護和尊重,才能解決問題。我和父親之間因為沒有表達自己的想法,令我們的關係不融洽。相反,如果父親會說出自己的想法:「你專程來探望我,我感到非常高興,但怕影響你的學業,你還是早些回學校溫習吧。」這樣不會出現負面的情緒,而是對我的關懷,這樣便不會令場面變得僵硬,令親子關係獲得改善。

回到宿舍後,我從手機上看到父親給我一個短訊,「我怕影響了你的學業才罵你的。我沒事的,不用擔心。明天考試加油!」我看見這訊息後,我會心微笑地回答他:「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