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地重遊

繁榮的城市,它讓我憧憬未來;悠閒的故鄉,它曾留下美好的回億,讓我找回自己的童年,更蘊藏著無限的滋味。有多少個晚上想念著故鄉的生活而失眠,害怕會淡淡地忘卻自己的故鄉?這世上的事物都會在滄海桑田裏變遷。然而,家鄉給我的情懷與回憶卻深深地烙印在我的心頭裏。

這個寒假,因拜年而回到我的故鄉——新會。乘旅遊巴的途中,望著窗外的風景,思想著……再次回來故鄉,不知已相隔多少個年頭了,上次的時候,只是一個天真爛漫的孩子;現在,已是一個中三學生了。「下一站,新會站。」廣播打斷了我的思路。下車後,終於到達了新會沙堆區,向我迎面而來的是陣陣芳香撲鼻的氣味,似曾相識,這些濃郁陳皮的香味,不知有多久沒有感受過了!腳步往前走,來到了村莊,我對此地的感覺模糊卻如此親切。此地的花和草,是一路陪伴著我;樹和葉,給我柔情的鼓勵及動力。

漫無目的地遊走村莊,散渙的步伐把我送到自己的家門,眼前的景像喚醒陶醉的我,看著自己的故鄉,感慨著「事物總敵不過歲月的摧殘」,旁邊這畝田地與一棵棵樹曾收穫豐盛,又經歷過無數的辛酸,並為我付出無以為報的照顧。這裏,牽起我童年回憶……

大約七歲時的暑假,我喜歡坐在這畝田地看著祖父播種,這裏有蔬菜、土豆。而我最喜歡這裏的果樹,每當果實成熟時便會自然掉落,剝皮曬乾。我走在這畝田地上,輕輕地撫摸這棵果樹,感受著這背後的辛酸。這些柑皮需要經過多重步驟,更要保存幾年或以上才是真正的陳皮。一天一天地過去,在祖父的悉心照料下,這些柑終於收成了,但是需要曬乾才可品嚐。在這些日子背後,他曾在每個下雨天冒著大雨為它們遮風擋雨,害得自己生病;他曾在每個夏日為它們澆水,為求成為真正的陳皮,默默付出一切。

幾年後,我已十歲了,這些果皮已被祖父釀成陳皮乾。祖父常說:「陳皮能健脾理氣,多吃一點。」每件事都處處為我設想。我看著這些陳皮,對現代人並不算珍貴,卻象徵我們新會人的傳統,意味著一塊陳皮雖甘雖苦,但畢竟苦盡甘來,祖父的精神與辛酸何嘗不是如此?

「進來吧!還站在外頭。」姑姑的說話讓我返回現實,沉重的腳步向前走動,走到充滿溫情的地方,然而,一切的事物也變了。從前殘舊的家具已消失,全換成新穎時尚的新傢俬了。忽然,在不顯眼的角落中,有個滿佈塵埃的破櫃,使我的目光投向此物,慢慢地把抽屜打開,「咔、咔……」的聲音,更感受到它的歷史是多麼悠久。打開後,看見一架被摺合的手推車,基本上已生銹,卻安然保存在此櫃。這架手推車讓我的腳步走出家門外,繼續走回那條道路,那個市場。我沿著路前行,彷彿看到那時的我,時間的齒輪逆退,把我拉進揮之不去的時光裏……

那年,祖父如常地去年宵市集賣自己種植的水果和蔬菜,讓別人品嚐「製成品」外,又能賺錢。有一天早上,我坐在家裏無所事事,想尋找一些樂趣,看見祖父準備出門,便試跟他一起去。前往市集的路途,我們倆一起推著手推車出發市集。

到達後,我跟著祖父把水果排得有板有眼,吸引顧客光顧。一開始,坐了幾分鐘已使我汗流浹背,大概是火紅紅的太陽與悶熱的天氣,加上客人不多,我已沒有任何興致幫祖父一起看攤子,只好去小食店買一些冰條來解熱。回到店舖,看著祖父落力地工作,大汗淋漓,默默地工作。黃昏時刻,我們推著這些沉重的水果回家去。

所謂「天有不測風雲」,天上忽然烏雲密佈,雨漸漸地下起來,越下越大。但是我們沒有帶雨傘,附近也沒有避雨的地方,只好加快腳步推著車往前走。走著走著,我的體力已支撐不住,只好停下來。前方的祖父看見我停下來,他緊緊地拉著我的小手,冒著大雨說:「人生的路途就在風雨交界之中前行,所以你要漸漸地變得強大。」他這句話雖然平淡,卻讓我心裏動蕩著,腦海深深被打動。我毅然站了起來,勇往直前。

回到家中,休息一會兒後,看見客廳的日曆表,發現回港的日子只剩數天,感歎地說:「時間過得真快呀!」我向他微微一笑。離開那一天,看著祖父老邁的身軀,就像《背影》所描述般,作為離別,百感交集,看著這裏的景物,記憶如風箏飛翔在天上,永遠攥在故鄉手中。

在往後的日子中,我沒有輕易放棄,在學習的路上也有堅持著。回想過去,有時候,所有事物的更變推動了我們邁步前進,但萬事回頭看,回憶已往經歷,反思過去,為前路有更好的將來!

「嘩!」表妹的叫聲把我嚇壞,使我如夢初醒。我從樓梯爬上二樓,站在露台上,這裏的人、事和物全留在我心中,連成一串串的「回憶帶」,永遠儲存在心裏,伴隨我一生。

正所謂「盛年不重來,一日難再晨」,這世間中的事物在洪荒歲月中留下時光的痕跡,助我找回真正的自己。我就在憧憬未來的城市和留下回憶的家鄉之間,對未來充滿希望;對過去充滿回憶,從中反思,成就更好的自己。

我永遠謹記溫暖的故鄉,它永遠都是我心靈的寄託,是我人生的導師。這些回憶如夢幻般存在,卻是那麼切實,觸手可及,帶領我繼續堅韌地向前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