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從

跟隨,一個我們經常做的動作。我們在排隊時會跟著前一個人;上課前會跟著同學們一起向老師敬禮。在人類這種群居動物中,跟隨前人似乎沒有任何問題。但是,我在看到一個小故事後,卻得出一個結論,跟從並不是一件好事,特別是不問緣由的服從,因為愚蠢跟隨引來不良結果。 懂得多角度和批判性思考,才能令自己進步。

那麼,究竟盲從會帶來怎樣的後果呢?這只會導致墨守成規,甚至引致死亡的後果。就以一些動物的故事為例。法國科學家做過一個實驗,毛毛蟲有尾隨的習慣。讓毛毛蟲在一個花盆邊圍成一個圓圈爬行,離花盆不遠處放有食物。毛毛蟲一個隨一個爬了六七個小時,最後又累又餓而死。假如它們能夠跳出自己的舒適圈,改變方向思考,向其他方向爬行。也許不會落得全部死亡的下場。除了毛毛蟲,羊群也會發生盲從的行為。羊群在草原上會以十分鬆散的方式生活,它們會各有各的吃草。但是,只要有一隻羊開始跑起來,剩下的羊便會不假思索跟著他跑。他們之間不會溝通,無條件跟著那隻羊,即便他們正在跑向狼窩也是如此。這就是「羊群效應」的出處。作為人類,我們可以嘲笑動物的愚鈍。但是在嘲笑過後,人類又動不動在面對災難前,利用腦筋去解決問題。除了在社交媒體上跟著他人發佈動態,又做了什麼舉動?我們是否真正學懂了變通呢?

既然說到了人類,不如看一看人類在行動上怎樣盲從。在我來看盲從常常引起輿論恐慌,引起本來不必要的混亂。在2020年的農曆新年開始時,新型冠狀病毒肺炎襲卷了華夏大地以致全球。在香港,各種物質開始被人瘋狂搶購,口罩就是當中最為緊缺的。但除了口罩以外,米、紙巾、衛生巾也被搶購一空。原本充裕的物質一下子全城難求,導致社會上人人自危。盲目跟著社會的輿論出去搶購貨物導致的恐慌,還不是要我們自己承受。但要是我們,能夠抵受輿論壓力,就能夠得出真理。伽利略作為科學家,他堅信觀察得來的結果,所以他支持哥白尼的日心說。然而日心說與聖經相抵觸,故當時教會質疑並威脅伽利略要軟禁終身。但他卻依然堅定自己的立場,最終成為傳頌至今的偉大天文學家。由此可見,一味的盲從只會引致恐慌,令問題越演越大。堅持觀察,相信科學,反而能夠解決問題。

可惜的是,很多人除了會在行動上跟隨他人,精神上也會盲目相信他人。盲從卻可能導致國家滅亡。會由法國大革命開始,民族主義便開始抬頭。歐洲民眾開始在精神上跟著自己的民族。經過多年發展,他們的民族認同感上升,排外之心亦加强了許多。至二戰時期,每個德國人心中都如同了日耳曼民族是最佳民族,於是他們選舉了納粹黨上台。很大原因是希特勒排外政策,得到精神上盲從的德國人認同。結果德國的盲從導致了許多惡行,自招滅亡。同在二戰時期,有一個偉人,他的骨子裏有著不服輸的精神,他就是邱吉爾。邱吉爾當年臨危受命出任首相,當時不被大部分戰時內閣成員所承認。而且英國主和派佔上風,他本可以順從當時的實權派張伯倫進行議和。但他卻力排衆議,對德國宣戰。由後世結果以及慕尼黑協定可見,納粹根本不會被滿足,宣戰才是唯一保存英國的方法。可見如果盲從,後果會有多麼的嚴重。

由不同的歷史發展可見,盲從並不是值得倡導的事情。跟隨雖然是本性,但盲目卻會使很多事情變壞。現代社會科技發達,互聯網上充斥許許多多或真或假的資訊。人類必須懂得在煩擾的時代中,多加思考。對每一件事情以多角度判斷,成為一個能夠辨別是非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