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後天晴的九龍城

晶文薈萃 十優文章

喜歡一個地方可能是因為那裡的人,那裡的景色,而我喜歡的是這裡的一切。或許我從小居住的九龍城數十年後會變得不一樣,但我記憶中的它永遠不會變。在這裡有太多回憶,那個夏天一場大雨中,結識了一位人生中重要的朋友。

我和她邂逅在九龍寨城公園,在一個夏天,一場大雨。那天我上學,依舊自己走回家,可是天公不作美,開始下起了毛毛雨,我低著頭加快了腳步。可是上天專門與我作對,雨下得越來越大,鬥大的雨水拍打在我的臉頰。我怕書包被淋濕,唯有躲在公園裡有屋簷的地方。我看見雨水沿著整齊的屋簷落下,好像變成了一簾水做的窗簾一般,又好像斷了線的珍珠一般。透過雨水看見對面朦朧的景色,雨水拍打著青翠欲滴的松樹,雨水滴落在碧波蕩漾的人工湖中,泛起一波波漣漪。眼前的景色變得好像一幅油畫,伴著雨水滴答的聲音,因為下雨而煩躁的心情頓時拋諸腦後。

我站在那裡等了快半個小時,但雨似乎還下不夠。太陽快下山了,天空變得灰濛濛,黑暗逐漸籠罩著我眼前的一切。公園裡幾乎沒什麼人,只剩下數個撐著雨傘的人急步走著。

過了一會兒,有個跟我差不多年紀的女生向我走來,她一隻手撐著雨傘,另一隻手拿著另一把雨傘,然後遞給我。我愣了一會,她說道:「你好,我住在附近,回家的時候看見你在這裡躲雨,雨越來越大,所以拿了一把傘給你。」說完還對我微微笑,臉上露出一對笑靨如花的小酒窩,我接過那把傘說了句謝謝,傘柄還有餘溫,有一種親切迅速地湧進我的心。我打算開口問她聯絡方式,下次好把雨傘還給她,但她已轉身走向雨中。她似乎走進剛剛那幅油畫裡一般,變成了畫中人,朦朧的背影在雨中漸行漸遠。我撐著那把雨傘,往回家的方向走去,一路上,我的腦海裡一直浮現著那個畫面,那個微笑,那對酒窩,那個背影。

從那以後,我每次上學都帶著那把傘,每次都刻意地經過那個邂逅的九龍寨城公園,可是我再也沒有遇見她。看著那把傘,真的好想跟她好好地道謝。我只知道她住在九龍城,每天放學後我都會在附近逛逛,希望能遇見她。

事情大概過了一個月,我如常放學後去九龍城逛逛,想碰碰運氣,看看是否能遇見她!我不禁有點懊惱,當初應該問下她讀哪間中學的,我就能去她學校門口等她了,不用像現在一樣大海撈針。這天我去了九龍城廣場,我背著書包,拖著疲倦的身體,漫無目的地在商場裡走著。這時候四五點,很多學生三五成群地閒逛著,手裡拿著珍珠奶茶,不然就是雪糕。有群女孩子手挽著手,喋喋不休地傾談著,嘴角還微微上揚,大概是在說青春校園的少女心事吧。我曾經也和她們一樣,放學後約上三五知己逛九龍城,走到歇腳亭買奶茶,聊著那天學校發生的趣事和暗戀的男孩,然後臉紅耳赤地笑。可是,曾經的那群朋友已經搬走或者轉學了,很難再約在一起。突然覺得人生路這麼長,沒人會一直陪著你走下去,你只能帶著那份回憶,懷念下去。

差不多六點半了,我打算回家,剛剛那群女孩也消失在人海裡。唉,今天又是「一無所獲」,不過我是不會放棄尋找她的。走出商場,下了毛毛細雨,我打開那把她給我的傘,走進雨中。好像又回到相遇的那天。

又過了差不多一個星期,今天早放學,我打算去九龍城吃一碗糖水。自己一個人也挺好的,不用糾結去哪家糖水店,我苦笑著。我進了一間叫「合成糖水」的店鋪,這家店我從小吃到大,也算有了感情吧。媽媽說這家店有超過五十年的歷史,滿載著幾代人的回憶。因為我們一家人經常來吃,所以老闆娘也認識我,她和藹地對我說:「妹妹,雪耳蓮子清心丸對不對啊?」,我對她微笑地點點頭說到:「是的,謝謝老闆娘!」它冒著熱騰騰的煙,我嚐了一口,嗯!還是那個味道,記憶中的味道。吃了糖水,我心情大好起來,付了錢,跟老闆娘道別後,就準備去圖書館溫習了,順便去那裡看看她在不在。

我走在龍崗道上,往九龍城圖書館走去。今天天氣非常好,我戴上耳機,心情十分愉悅,似乎今天會發生好的事情。走著走著,對面馬路有位阿姨摔倒了,我馬上跑過去扶起她,她的膝蓋受傷了,鮮紅的血往外流出來。我皺著眉頭問她:「阿姨,你流了很多血,我送你去醫院清理傷口吧?」她搖搖頭,安慰我說:「我沒事的,回家自己清理下傷口就可以了,謝謝你啊。」說完打算站起來,可能是傷口太痛,腿在發抖,又重重地跌坐在地上。我看著她的傷口說:「阿姨,你不肯去醫院,可是你自己也不能走回家,我扶你回家好嗎?」她對我笑了笑:「好的,那就麻煩你了!還好遇見了你。」我看著她臉上掛著酒窩的笑容有點失神,有點熟悉,對!像那個女孩,那個大雨中借雨傘給我的酒窩女孩。

我扶著阿姨緩緩地走回家,原來她住在東明樓,小方糖甜品店旁邊。還好她家不遠,不然她傷口就快要發炎了。去到她家門口,我幫她拿出鑰匙開了門,一打開門,是那一張日夜想念的臉,我屏住呼吸,一切來得太突然!「是你!」我和她異口同聲地驚訝道。阿姨一臉茫然地問:「你們認識嗎?」我回答:「見過一次,一個多月前她在大雨中借了這把雨傘給我。」說完我把雨傘遞給她,掌心冒著手汗,我曾經想過很多次重遇的畫面,沒想到是這種方式。她嫣然一笑,說:「你好,又見面了。媽媽,那天我下樓就是把雨傘借給了她。」看著她那對酒窩,我好像如沐春風一樣,心裡暖暖的。我終於找到她了,能跟她好好說聲謝謝。在那個滂沱大雨中,是她幫助了我,就像雨後彩虹一樣,出現在我身邊。

那天阿姨非常開心,叫我留在她家吃晚餐,我也沒有拒絕。阿姨跟我說,她女兒沒什麼朋友,總是獨來獨往,認識了我也算多了個朋友。我看著她低頭笑著,心理暗暗決定要和她成為好朋友。晚餐過後,阿姨叫她送我下樓,我們一路上都沒說話,氣氛有點微妙,友誼的萌芽好像慢慢地萌生了。我開口打破了這份沉靜:「謝謝你,我們能做好朋友嗎?」她受寵若驚地看著我:「可以嗎?我們可以成為好朋友嗎,」我堅定地點點頭,她笑了,那對酒窩像花一樣綻放,我用手戳了戳,她笑得更開心了。

那天以後,我們成了很好的朋友,雖然不同學校,但我們會約在一個地方等對方一起回家。我們會一起去逛商場,一起談天說地,一起去吃糖水。她想去「小方糖甜品店」,而我想去「合成糖水店」,然後我們就爭論一番,最後我們用「包剪揼」決定了。其實,這種與好朋友爭論的感覺也不錯啊!

我努力地記住這個地方的人和事,因為這裡滿載了我的成長,青春的回憶,還有我和她的遇見。也許九龍城會變得物是人非,但它會烙印在我內心的深處。時間會沖淡記憶,但我對它的愛會越來越深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