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以下嚥的盛宴

  • 作者: 林紫晴
  • 寫作年級: F5
  • 寫作日期: 2022-12
  • 學校: 嘉諾撒書院

我攥著手機,手心開始有點黏膩。服務員的大嗓門不停響著,門口的客人進了一波又一波。我解鎖手機,再看一眼那條突兀又冰冷的短訊,心底那種怪異懷疑的感覺又浮上來了。我用力捏了捏拳頭,終是邁步踏進酒樓。

循著服務員的帶領,我來到包廂門前。還未拉開門,已聽到從內傳出的吵鬧聲。踏進的那瞬,包廂裏的人迅速把目光投來,如狩獵者在暗處盯上獵物,眼底的陰鷙讓我不禁寒毛直豎。可一眨眼他們又全換上透著一絲詭異的笑容,熱情招呼我坐下。也不知是我衣衫太單薄,還是空調太強勁,我不自覺打了個寒顫。父母早已在席間,看到我的到來也只抬起眼皮淡淡掃了一眼,沒有過多反應。一大桌的親戚已經在興致勃勃地點菜,一個比一個昂貴的菜名從他們嘴裏不斷蹦出:「來個烤乳豬,兩份高湯焗龍蝦,再要個鮑魚一品鍋!」我聽得心驚膽戰,詭異的感覺再次浮上心頭,到底這場盛宴誰來結帳?再環顧四周,才驚覺剛才因緊張防備而忽略了環境,頭頂亮得晃眼的水晶吊燈把光灑在每一個角落,可眾人臉上卻蒙著一層陰影。包廂裏厚重的地毯也彰顯著它的不凡,桌上整齊放著餐巾等用品,這分明是一個小型宴會廳!

惴惴不安之際,對面的大伯朗聲詢問我要吃點甚麼,我只要了一碟雞翅,話音落下時我分明看到大嬸眼底一閃而過的不屑。大伯看我言辭拘束,身體僵硬,以為我在顧忌價錢,說道:「你堂姐剛升了職,今天他請客,不用害羞啊!」我只能尷尬地擠出微笑擺擺手拒絕,才逃過追問。望向堂姐,他面色也並不好,僵硬勉強的微笑掛在蒼白的臉上,透露些許無力。我只覺呼吸一緊,難受之感湧上心間,卻不知這才是開始。

等待菜品時,眾人雖不時往我這方向描幾眼,但仍是繼續閑聊。到最後不知誰忍不住了,開口試探我說:「秀秀啊!你在你們公司也快兩年了吧 ?工資漲沒漲啊 ?」我暗道不好,客氣回了幾句,也沒確切說薪酬,那親戚卻仍不放棄,追著我緊咬不放,急道:「工資高了就要多想想家裏啊!你看你爸媽也快退休了,你弟弟快上大學,你得多給家裏錢呀!不然以後你沒結婚,不還要靠家裏支持嗎?」我一時哽住,竟不知該如何回覆。反駁回去,定會落得個忤逆長輩不孝順的名頭,可忍氣吞聲,又實在太委屈。周圍沉沉的目光聚焦在我身上,眼底暗流湧動,晃神間以為滿席皆是魑魅魍魎。有人嘴角噙著絲若隱約無的微笑,像深冬襲來的寒意,讓我心底發毛。宛如被下了定身咒,我四肢僵直,額角慢慢變得濕潤,扭頭看向父母,他們卻對此視若無睹,甚至隱約有種興奮感。

我只覺全身似被抽乾了力氣,連反駁也無力了。含含糊糊應了幾聲,才看得清他們浮現滿意的神色。菜品陸續上桌,滿桌珍饈美味觸手可及,我胃裡卻一陣翻騰。烤肉的香氣,鮮甜的湯汁無一不誘惑著味蕾。泛著油光的琥珀色脆皮點綴上幾朵清雅的小花,顯得更色澤紅潤、鮮嫩可口。旁邊冒著騰騰熱氣的鮑魚鍋散發濃郁的香甜,擺在面前的翡翠炒龍躉球顏色鮮亮,勾人食慾。眾人歡笑著迫不及待地動筷,我遲遲沒有動作,碗裏卻多出一隻鮑魚。回頭看是母親夾的,他扯起嘴角笑了笑,又低下頭去了。我望著那吸飽湯汁的碩大鮑魚,心裏有種道不清說不明的難過,喉頭泛起一陣苦意。我不能把它塞進口中,本該濃郁香甜的鮑魚,我卻吃得味如嚼蠟、索然無味。鮑魚煮得軟嫩,口中卻覺他硬得在與牙齒打架。嚼得稀爛想吞下肚,又卡在喉頭,不上不下,難受至極。

艱難咽下那口橡膠,對面的嬸嬸卻冷不防再補一刀:「女生到你這歲數也該嫁人啦,工作拚命可不好,難不成以後你養另一半?」說完還斜了堂姐一眼。聽到這,我連最後一絲食慾也散得一幹二淨。堂姐臉上快分崩離析的假笑更加劇我胃裡的翻江倒海。藉口如廁,我悄悄拎上背包迅速離開這場鬼魅的盛宴,可在奉獻著的卻是被切得殘缺不全的滴血心臟。

外頭人聲鼎沸,仍是吵雜不已,我卻真切確認自己已逃出那百鬼盛宴,回到了人間。加緊腳步踏出餐廳,感受到晚間偏寒的涼風,才發覺後背已然濕了一片。堂姐還在那紛亂喧嘩之中,我卻是無力拉他出鬼穴的,只能在深沉夜色中逐步走向家,把那人喊馬斯遠遠落在身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