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忘那絕望的眼神

  • 作者: 吳司渝
  • 寫作年級: F6
  • 寫作日期: 2022-10
  • 學校: 嘉諾撒書院

你們知道十二月四日是甚麼日子嗎?對,沒有錯,正是南京大屠殺的開端。那天日軍佔領了南京,一場長達七個星期的惡夢正式開始,南京淪為了人間地獄。現在的我生活在物.富裕的家庭 和平穩定的社會 、互幫互助的世界,又怎麼可能想像得到八十五年前日軍對我國同胞大開殺戒呢?而且直到今天,中國與日本都各執一詞,前者的人民控訴著日軍的殘忍,後者的人民卻說這是一個胡編亂造的故事,只是一個謊言,為了探求史實,我親身去到了位於南京城西南東門的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在 那裡我找到了答案,也看到了一個永遠都無法讓我忘記的眼神!

我走進那座用日本侵略者建起的建築,一進門便看到了「和平鐘」,旁邊有一個十字架上面準確的記下日軍在南京犯下罪行的時間。再沿路往前走,我看到了「萬人坑」裏面的累累白骨,縱橫交錯,雜亂無章,大概是已經無法辨認這些屍骨的主人,所以只能這樣堆放著。耳邊響起了悼念遇難者的音樂,空中頓時彌漫著說不出的壓抑和哀愁,我心疼的看眼前的一切。

一開路走到史料館,看到正中央的螢幕上播放著一條模糊的視頻。只是一位瘦弱的母親跪在地上,緊聚的抱著還在襁褓裡的孩子。雖然視頻並沒有聲音,但此刻的我彷佛置身在現場,我能聽到那嬰兒的笑聲,能聽到那母親的苦苦哀求,能聽到日軍戲謔的笑聲,不知道甚麼時候手緊緊的握成了一個拳頭。這時一個日軍搶過嬰兒狠狠的把他摔到地上,舉起刺槍刺向那手無寸鐵的嬰兒,從肚子到眼睛到胸口,血肉模糊。我再次看向那位母親,她的眼神不再悲傷,取而代之的是那空洞絕望的眼神。她那絕望的眼神化為了一把利刃捅進了我的心臟。我愣在了原地,心臟傳來一陣陣的抽痛,腦海裏一片空白,語言也顯得蒼白無力。

那位母親戰戰兢兢的爬向孩子身旁,她心裡其實是清楚孩子被這般折磨根本不可能有存活的機會,但她心裡大概還是抱著些許的希望,緩緩伸出那顫抖的手探了一下孩子的鼻息。結果顯而易見,孩子早已斷了氣。失去了孩子的她跌坐在地上,抬頭面向天空,口微微張開,彷佛在對上天訴說著自己的不公與冤屈,與竇娥一樣向上天訴著無頭願。她看著天空的眼神絕望得可怕,失去孩子對於一個母親來說是致命的,更何況是在自己眼前被日軍所殺害。她那絕望的眼神裏沒有光、沒有希望;從她的眼神中我看到了她面對著日軍的無助,看到了她因無利用無法保護孩子的懊惱,看到了她因無法救下孩子的自責,看到了她失去孩子的痛苦。僅僅是一個絕望的眼神,當中卻包含了無數個讓人痛不欲生的感受。

唉……直到現在我還是無法忘記那個絕望的眼神,那一個由一層又一屬的痛苦所形成的眼神。他總是從我的腦細胞裏跑出來,而他每次跑出來都會讓我心裡的舊傷隔隱作痛。我相信那絕望的眼神不單出現在那位母親的眼裡,還會出現在那些被日軍害得陰陽相隔、家庭破碎的人民眼裏。

我走出了紀念館,心情久久未能平伏。我無法忘記那絕望的眼神因為那位母親的痛讓我刻骨銘心,我無法忘記那絕的原望的眼神因為它正是對日軍犯下罪行最好的證明,我無法忘記那絕望的眼神因為歷史不能被遺!只願戰爭不會再發生,人民不會再被屠殺,那絕望的眼神永遠不再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