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忘那澄澈如水的眼神

  • 作者: 蘇思瑾
  • 寫作年級: F6
  • 寫作日期: 2022-10
  • 學校: 嘉諾撒書院

晶文薈萃 十優文章

夜色的帷幕降臨之際,濃淡不一的霧氣自湖面飄蕩開來,繚繞林間。「送到這裡就行了,回去休息吧。」我轉頭對身旁的女孩說道,她愣了愣,抬顧看著我,眼神一如初見的乾淨澄明。我好像在她的眼眸看見了西伯利亞的貝加爾湖裡流淌的清澈的溫柔。我凝望著她,思緒卻如輕煙般飄至遙遠的他方

八月的盛夏,烈日熱情地以熾熟的陽光歡迎著我們的到來。我像是從水裡爬出來般,襯衫被黏膩的汗水浸濕,全身猶如抹了一層辣椒油,伴隨著被螞蟻啃蝕般的刺痛騷癢,叫人焦躁煩悶。「要不是學校要求,我怎麼會來這種地方!」我向同伴抱怨道。走了無數條峰迴路轉的山路後,我們終於來到本次支教的村莊——雨村。其實在走上來的時候,我就已經發現這裡的風景十分不錯。這眼望去,滿目皆是一片泱泱綠海。它還披上了陽光贈予它的淡金色薄紗.,朝我們搖擺著柔軟的身體。

「老師們好!」青澀的嗓音劃破了此刻的靜謐。我嚇了一跳,看向身後。只見一群約莫十三四歲的初中生站一旁,大聲地朝我們喊道。年近半百的村長彎起佈滴細紋的雙眼,拉著我的手,跟我介紹這裡的孩子們。最後,是一名叫小雲的女孩。她十指緊攥衣角,好像有些緊張。我彎下腰,與她對視。四目相望時,女孩澄澈的眼神使我晃了晃神。我突然想起了桂林的灕水,也是同樣清澈見底。不同於其他孩子的稚嫩純樸,她沒有這個年紀該有的懵懂的眼神。我不由得對她感到有點好奇。

在接下來的幾天,我與孩子們打成一片,他們與我分享了許多我不曾經歷的童年趣事。甚麼玩蟋蟀、捉蜻蜓等。可在這群圍著我的孩子裡,卻唯獨沒有小雲。在孩子們嬉笑玩樂時,她也只是靜靜地坐在一旁,那雙琥珀色的秋水剪瞳好似裝滿了萬物的倒影般明淨。

一天下午,我打算去洗雙手,還沒走進洗手間,就聽到有人在竊竊私語。「她真笨,大夥都在和老師聊天,就她天天坐在那裡發呆。真是個怪人!」我推開門,只見一個女孩撇了撇嘴道。她身旁的朋友也點頭附和,我正想叫她們別胡亂議論他人時,就見小雲從裡面走了出來。我皺起眉,牽起她的雙手。「小雲,老師能和你聊聊天嗎?」「可以的。」小雲輕聲回答。我們便一同走到空曠的草地。期間,我觀察著她的神情。即使別人在她身後指指點點,那透亮的雙眸依舊平靜,如波光粼粼的湖面,沒有一絲波瀾。

我陸續問了小雲許多她的事情,她亦將自己的故事娓娓道來。她自幼被原生家庭所拋棄。那時候正值寒冬,她被父母丟在街上,流浪了幾天。萬家燈火,卻無她的容身之處。之後一對夫婦路過將她帶了回家。起初他們對小雲就如親生骨血般,可好景不長,她的養母因病去世,養父因此終日酗酒,還欠下大筆賭債。他脫下平日慈愛的面具,露出青面獠牙的惡鬼面目,對小雲拳打腳踏長達一年。終於在某天,他因過度酗酒而猝死。幸好的是,村長可憐小雲,讓她寄宿在自己的家。聽著小雲這堪比小說女主角曲折悲涼的身世,我的眼眶泛起微熱。「你會怨恨上天嗎?它讓你遭遇了如此多的不幸。」她搖搖頭,純澈的雙眸有著彷彿能的容納百川的寬廣。也對,那泓清潭怎會被愁恨的墨水玷污呢。她這份對一切充滿著永恆的善意的心態實在難得,我從來不曾在任何人身上看到過經歷了無數慘痛,卻毫無怨懟,甚至依舊澄淨的雙眸。

「儘管這個世界偶爾會讓我失望,但我仍然深深地熱愛著它。」小雲笑著說道。一縷陽光透過枝葉,傾瀉在她低垂的眼睫,眸裡的湖面也隨之泛起細碎的淺金。小雲比常人更有資格討厭世界,埋怨上天的不公;但她卻沒有這麼做。那怕僅僅是一朵雛菊,一隻剛出生的小橘貓,都能為她抵擋住來自四方八面的惡意,因為她也會用那雙明澈通透的眼眸,捕捉著生活裡的點滴小確幸,繼續熱愛著這個世界。

在小雲過往的十多年光陰裡,痛苦的回憶佔據了一大部分。她的身心都留下了或深或淺的傷痕,而那正是她努力生活的印記。在世界無情的推搡下,她雙眸裡的澄瑩明澈的汪泉並沒有枯乾。她以泉水輕柔地包裹著痛苦的捶擊,堅強地全數接納。

「老師……」清脆的女聲將我從萬千思緒中喚回。我再度凝視著那雙令我一見難忘的眼眸,我抬手摸了摸她有些乾澀的臉頰道:「我有空會回來找你的。」話畢,就與同伴轉身離開了這個我們呆了半個月的小村莊。

小雲,願你眸中的貝加爾湖永遠澄澈,不被世界的無情與冷酷所攪動,不被繁濁的塵世所沾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