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次重演

  • 作者: 林可馨
  • 寫作年級: F6
  • 寫作日期: 2022-9
  • 學校: 嘉諾撒書院

四面八方的高牆和鐵網將這裏圍成一個與外界隔絕的深井,這裏的天空似乎永遠比外面灰暗,陽光子帶來了熱度,但沒有照亮這裏人們心中陰暗的能力,我知道一旦進了這裏便再也出不來了,但這情景已是不知第幾次上演,我被兩旁的警員緊緊壓制著,從高不見頂又滿佈銹跡的鐵門下穿過,迎著其他犯人或好奇探究或幸災樂禍的眼神,數著腳下的碎石,一步一步踏入這熟悉又陌生的監獄大門。

這是我逃亡的第十一天了,我瑟縮在閣樓的角落裏,腳邊是幾天前從一戶人家那偷來的一盒餅乾,如今盒子內連一塊碎屑都找不到,我不敢再離開這個閣樓,因為外面早已將這個住宅區視為重點搜查對象,此時再貿然行動和自投羅網沒有任何區別。我也不知道自己還能再撐多久,我的嘴唇已因缺水而乾裂,逃跑時留下的傷口因沒有得到處理發了炎,但那充斥著黑暗和暴力的牢籠遠比這個漫長的冬天更加可怖,至少在外面,春天總會到來。

我正想方設法讓我的手腳暖和起來,可樓下的腳步聲霎時讓我的四肢和心臟如墜冰窟,動彈不得,只剩下被刺激到的腦細胞拉響了我腦內的警鈴,「真是夠了,這大冬天的還要加班。」樓下的腳步聲離我越來越近,一時間我屏住了呼吸,渾身上下的汗毛都豎了起來,我保持著蜷縮的姿態一動不動,心臟在胸腔裏打起了雷,冷汗化作雨水一滴滴落在發了霉的木地板上,等了許久都不見有人上來,許是在樓下繞了一圈後沒有收穫,所以已經離開了,我忍不住放鬆了一直緊繃著的肌肉,無聲的舒了一口氣,可我發麻的腿卻不小心碰到了空空如也的鐵盒,「噠」的一聲在一片寂靜的房間裏顯得震耳欲聾,我還沒反應過來,警犬的吼叫聲已經宣佈了我的死刑。

我被用力壓著頭往前走,心中的屈辱與不甘無法從口中宣洩,便流回肚子裏,流到身體的每個角落,讓我的臉憋得通紅,一個不切實際的願望在我心底發了芽,「如果……如果可以重來……」

一股潮濕的味道湧進了我的鼻腔,我疑惑地睜開眼睛,眼前的畫面讓我不可置信,陰冷的環境,沒有光源的閣樓,我從來沒有覺得這個為了躲避追捕而找的地方這麼惹人喜愛過,明明我上一秒還在審訊室裏被毫無人性的獄長逼得七竅生煙,下一秒就離開了那不見天日的深井,不管這是上天給我的機會也好,戲弄也罷,這次我出來了,就不會再回去了,思至此,我一腳把那礙眼的鐵盒踢出視線範圍以外。

冬日的河水實在刺骨,我已感覺不到自己的四肢,只憑著求生的本能不斷向前遊去,今夜因暴雨而降低了監管力度,是離開搜捕範圍的絕佳機會,但顯然我高估了自己水性,這湍急的河水正不斷將我向死亡沖去,待我用盡最後一絲力氣爬上岸後,便體力不支倒了下去。

再一次踏上這條路,心情有了些微妙的不同,兩側的警員還是用著恨不得將我的頭壓進地裏的力氣,只不過我又經歷一次失敗的逃亡後已是身心俱疲,或許就這樣算了吧,這也是我一時衝動應得的後果。

又一次回到這個閣樓,我已無力再去思考該如何做才可不重蹈之前的覆轍,如何才可以獲得並不屬於我的自由,長期保持在高度警戒的狀態讓我的神經如沒有落腳點的泡沫,飄浮不定且脆弱易碎,當我又一次踏上那佈滿碎石子的路時,我居然感到一陣詭異的放鬆與安定,我再也無法忍受這沒有盡頭的嚴冬,或許早點接受現實也就不會那麼累了。我盯著眼前高高的鐵門,喃喃自語道:「如果……如果一切都沒有發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