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以下嚥的盛宴

  • 作者: 陳嬿尹
  • 寫作年級: F5
  • 寫作日期: 2022-12
  • 學校: 嘉諾撒書院

時光匆匆一晃而過,生活終於步入正軌,才能騰出時間與丈夫於生日外出用餐。過去忙於維持生計,大部份時間都靠快餐果腹,我的內心有些許雀躍,步伐亦輕快了不少。

步行來到你家最近的餐廳,下單不到半小時,熱騰騰的食物便被呈上飯桌,先是一道酒紅色的糖醋排骨,空氣瀰漫著濃郁的醋味,酸甜的味道往我的鼻喉鑽去,令人垂涎三尺。再來是一道五彩斑斕的鳳梨咕嚕肉,鮮紅、黃、綠色的燈籠椒完美均衡地搭配著切粒的菠蘿和透紅的咕嚕肉,僅看著便食慾大增。還有那香氣能飄到千里之外的傳統燒鴨,薄薄的脆皮包裹著肥美多汁的鴨肉,肉汁與油在燈光的照亮下顯得閃閃發光。雖然丈夫仍忙於用手機發訊息,我已經按捺不住,提起筷子便往佳餚的方向伸出去,慾望驅使我恨不得把頭塞進去這些美食當中,我夾起一塊肥肉放進口中,期待品嚐油脂的美味。

「都胖成一頭豬了!怎麼還在吃?」

丈夫一句無心的貶低,如刺骨寒風的利刃般刺進了我的心裏,冰冷的話語之間透露著對我的漠不關心,對我一直以來的辛勞付出視若無睹,也不知道是誰總為他收拾、打理家務,也不知道是誰為了不浪費食物,一直吃著隔夜的剩飯剩菜,導致健康每況愈下,身材走樣。

「要吃就快吃,不吃我就走了!」丈夫不耐煩地斥責我,我的內心彷彿跌進了谷底般,一陣陣寒氣由此散發,從頭頂涼到了腳趾頭,五味雜陳,思緒充斥著我的身體。我把目光再次投放在食物上,但他們卻像是退去了濾鏡般,成為一碟碟平常的熟肉。我一口一口地把勺子塞進嘴裏,然而不管咀嚼多少次,多麼集中,仍只帶給我味如嚼蠟的感受。一開始的食慾逐漸退散,剩下的只有噁心和刺骨的寒氣,猶如被冰刃哽塞住食道,喉嚨無力繼續吞嚥。

「我有事,先走了。」丈夫看了看手機,便離開了餐廳,沉重的步伐聲漸漸遠去,說走就走的行事風格突破了我最後一道防線,胃裡像翻山倒海般,覺得有一陣說不出的感覺,在壓力的擠壓下,一股氣流從下而上湧出,停留在口腔內的咀嚼物連同胃液被一同翻湧嘔吐出來。

我的內心怦怦地跳個不停,明明自結婚以來,我沒再嘔吐過,解放感從心底油然而發,把一切都吐了出來,宛如重新活了過來,亦讓我開始審視丈夫為這場「盛宴」的「付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