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那天初識時

夕陽的余輝從窗邊灑進來,陣陣清風拂過我的臉。工作之外,我難得有閒餘的時間。看著窗台的雜物上佈滿了灰塵,這些箱子、盒子都被塵封多久了呢?我依稀記得以前的我像一陣風,自由自在,任何事情都隨心所欲。可自從步入社會,就被困在一個叫做「工作」的牢籠裡,無法逃離,只能眼睜睜看著自己被壓力的潮水淹沒。

我鬼使神差地走近窗台,拿起了其中一個盒子,小心翼翼地抹去上面的灰塵,重新打開了這扇名為「青春」的門。我拿出盒子裡的那封信,輕輕地打開它,泛黃的信紙上密密麻麻的字是我的「獨家記憶」。而信上的最後一行寫著「那天陽光明媚,我經過走廊,你彈的那首『七里香』很好聽,祝你前程似錦,不要忘記我。」我一時有口難言,抬頭看向窗外地那棵梧桐樹,不知不覺這顆陪伴了我大半個青春的梧桐樹也早已歷經花開花落,刻上了一圈又一圈的年輪。

「叮咚——叮咚——」楓葉迎著秋風起舞,風鈴為他們響起伴奏。我在音樂室裡彈著「七里香」,暖光撒在我身上,我心裡也變得暖暖的。那年的我才初三,因為性格內向,在班裡經常是孤身一人。身旁同學嬉戲打鬧時很是熱鬧,可惜卻不屬於我。雖然沒有人規定了青春必須是轟轟烈烈的,但無可否認,我也曾羨慕她們擁有絡繹不絕的朋友。

某天,一個女生闖進了我的生活,為我昏暗的世界帶來了一束光。「同學,我叫許一心,認識一下吧!」她主動向我伸手,向我示好。出於禮貌,我伸出手與她握手。那天晚上,我看著手機上她向我發來的好友申請,猶豫片刻,我同意了。對我而言,我從小就沒有朋友,所以我對「友情」一詞沒有概念。我只知道應該將心比心,真誠待她。

不久後,她向我介紹了她的朋友。「他叫祁允行,而她叫林有容。」她的朋友對我很友好,經常向我噓寒問暖。祁允行在鋼琴方面十分優秀,常常為我解答樂理方面的疑問。漸漸地,我們熟落起來了。我們經常一起看日落,讓夕陽把我們美好的記憶保存下來,一起吹海風,讓海風把煩惱一並帶走,互相扶持一起向更好的未來前進。

花開花落,春去秋來,我已經是一名高三的學生了。我們約定一起考上同一所大學,為美好的前程鋪路,見證彼此的成長。

好景不長,在這段期間,我父母離婚了,由於家庭的變故,我在本該勇敢、無畏無懼的年紀,對所有事情也提不起勁。一心和祁允行對我好言相勸,但也無濟於事。我始終無法集中精神為高考做準備,每天無精打采地去上學。最後,高考的成績自然差強人意,這亦是我意料之中的結果。我深知自己正自甘墮落,而一心恨鐵不成鋼,因為我不願清醒生氣了。

畢業典禮那天,一心還在氣頭上,因此,她不辭而別,我也一時嘴硬、逞強,沒有上前找她。「等一等!」我在課室門口正要走時,祁允行把一個盒子遞給我。「前程似錦!」說完,他轉過身,陽光灑在他身上,那個少年在我青春裡永遠熠熠生輝。「有容,再見!」我和有容告別後,便回家了。說了這麼多次再見,這次是真的再也不見了。

「唰唰——」正在為沉浸在回憶時,一股狂風刮過,葉子從梧桐樹上飄落,把我喚回現實。我低頭失神地看著盒子中信封旁的那一枝桔梗花。如果當初的我勇敢一點,是不是就不會錯過了;如果當初的我主動一點,是不是就不會遺憾了。

「光陰似箭,日月如梭。」原來各奔東西也只是剎那間的事情,世事難料,倘若我知道那天是我和一心最後一次相見,我一定會主動道歉,和她好好告別。「水中月即是天上月,眼前人即是心上人。」一心讓我明白了原來自我固執會令人互相錯過彼此。落花無言,即使懊惱不已,也是無可奈何,就讓我們懷念在回憶裡殘留的身影吧。「酒旗風暖少年狂。」年少輕狂的我總以為夢想垂手可得,殊不知,星星是遙不可及的。記憶的青春,代作梧桐樹是年輪,青春也就這樣結束了。假如我沒有通過那則好友申請,我的青春只能沒有高潮跌宕,緩緩落幕。

為甚麼要珍惜時間?因為時間即生命,每過去一分一秒,生命也隨之消逝,所遇機會亦越來越少。在這風華正茂的年紀,為何不努力讓「人生」書上的每一頁都填滿色彩呢?「青春」本就是馬不停蹄地相遇和錯過,遺憾是常態,所以請你保持熱情和動力繼續面對下一場挑戰。人生沒有重來,時光不能倒退,珍惜剩下的時間,不留遺憾,給自己一個滿意的結局,為人生畫上一個完美的句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