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拆開的禮物

月光如水的夜色在時間裏悄悄的加濃,悄悄藏住了天上的月亮和星星,但我知道我留不住這滿天星鬥,也留不住已逝的斯人。

我走在夜色瀰漫的街道上,手中拿著一個微微泛黃的小木盒,吹著涼風,回憶著過往雲煙。這是母親送我的最後一份禮物,也是她在世上留下的最後一絲痕跡。

為了家人所需的生活,我一直在外地奔波勞碌,但「三點一線」的生活模式因為療養院的一通電話而分崩離析。我回到家人所在的城市,只看到病床上行將就木的母親,和旁邊一個精緻的老舊小木盒,這是母親為了我的生日準備的。

但那個木盒旁旁放了大大小小十幾個花花哨哨的禮盒,看上去便價值不菲。這都是我從小到大送給母親的。這些從未拆開過的禮物形成了鮮明對比,好似也映照出了時代的變遷,就這樣將母親永遠封存進了我的回憶裏。

那時的我沒有情緒崩潰,沒有大哭,只是有些悵然若失,好像懂了甚麼。又失去了甚麼。

刺骨的寒風吹進我的身體裏,我被滿街閃爍的霓虹燈拉回現實,我在燈紅酒綠的街上拿著母親的遺物,好像不只拿著一個沒打開木盒,更是我對母親所有的回憶。

不知不覺又走到了公園,我坐到鞦韆上,走到滑梯前,騎到木馬上,想著那些我晝慨宵悲的事,好像母親還在這一般。

母親未打開的禮物,我從懂事起,辛苦攢來的,花哨昂貴的禮物,可她一次都沒打開過,只是收起來。年少的我不知為何,只覺得傷心。而每當我生日時,我從未收到過我心心念念的遊戲機,球鞋,母親只是一次又一次帶我出去玩,用她的時間製做「禮物」,役時間代禮。

而我送出的那些禮物被原封不動的放在母親臨終前的病床邊。或許這就是她教給我的最後一課吧。她從未想過要我的一針一線,從未想擁有物質上的富足,她想要的,從來只是一份「陪伴」。

我的臉頰上傳來一絲溫熱,打濕了我的鬢角,還真是暗中時滴思親淚,只恐思兒淚更多。

我轉悠走至一顆樹前,是我與母親一同種的,也是母親送我的一份禮物。但由於長期無人照料,枯枝黃葉。在它還在萌芽時,母親也和它一樣。現在它枯萎了,母親也一同走了。我沒有拿時間陪它和母親,我能給他們的只有面包。我把母親給我的那份特別的,我沒有打開的禮物埋在樹下,又落淚了。

天邊已然露出一點魚肚白,街上的燈都亮起來了,快節奏的生活又開始了,我又要為了物質財富奔波。但其實陪伴很簡單,只需要停下來回頭看看,回家好好看看父母,愛子心無盡,歸家喜及辰。

金錢買不到陪伴,如果有機會,就多陪陪父母吧,珍惜眼前人,不然以後就沒機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