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拆開的禮物

「這是送給你的聖誕禮物啊!」不經不覺,一年一度的聖誕節又來了。今年聖誕,收到琳琅滿目的禮物,得到異口同聲的祝福固然很開心,可是,我更希望收到「她」送的禮物。

每年聖誕,我都會在家中東找找,西找找,找回當年她送給我的禮物、信,還有一起拍的「拍立得」。一邊聆聽著《去年聖誕》,一邊雀躍地重新拆開禮物,重新感受多年的感動。但是,我從來也沒有拆開過幾年前的那份,因為我們的友誼永遠定格在當年的聖誕。

當年,我們是同班同學,很快便熟落了。不管有甚麼開心不開心,甚至「芝麻綠豆」的小事,也第一時間告訴對方。我跟記得有一次,她說她因排球比賽而感到緊張,我馬上安慰她。又有一次,她說她不舒服,我馬上慰問他。還有一次,他說他最近很傷心,我馬上陪伴她。

很快便來到我跟她渡過第一個的聖誕節。她好像小兔子般奔向我,送給我一個有蝴蝶結包裝的禮物盒。我看著神秘的盒子,既興奮又期待,小心翼翼地拆開,看見別具心思的聖誕卡,真的熱淚盈眶。她的心意從字與字之間滲漏出來,為寒冬的聖誕,添上一抹人間溫暖。

可惜我們的友誼似乎一拍即合,也一拍兩散。不知何時開始,她小息時找的不是我,跟她打鬧的不是我,她傾訴的對象也不再是我……起初也覺得你也會有別的朋友,她去認識別人時,不應黏著他。同時也很相信我們的友誼不需要靠不停聯繫才能維持,但現在看來只是我高估了我們的關係。

轉眼間,聖誕節又來臨了。在挑選聖誕禮物時,總覺得這份很適合她,那份她也會很喜歡,即是我知道彼此之間有做巍然屹立的山,還是很想像《愚公移山》中的愚公般,努力移開這座山,因此我選擇送《去年聖誕》的唱片給她,畢竟這首歌的歌詞正是我這一年的心聲。

「這是送給你的聖誕禮物哦!」來到聖誕聯歡會當天,比像個聖誕老人般,拿了很多禮物給不同朋友。她一拿出一份包裝得十分精緻的禮物,我的眼球自然被給引過去,雖然知道不會給我,但也抱有一絲希望。看著那份禮物最後送到別人手中,那一瞬間,時間彷彿突然暫停了。曾經那個陪她走過高山低谷的我終究還是被別人取代了……想到這裏,我鼻子一酸,這一年來一次又一次的傷心和失望,所有的回憶混合淚水滑過臉頰,滴答滴答的掉在準備送給她的唱片上。

同學們比我突如其來的淚水嚇到,紛紛走過來為問我。我輕輕抹去眼淚,拿著唱片,從人群中穿過,並把唱片送給她。雖然心裏很不是味兒,但依然掛上笑容,祝他聖誕快樂。她對此似乎有點錯愕,應該沒想過我還送禮物給她。於是從「禮物堆」中拿出一份小禮物作回禮。

我仔細看清楚這份禮物,比起那份有大有華麗的禮物,這,只不過將臨時放些東西入個小紙皮箱而已。我把它放在耳邊在搖一搖,隱約聽見「砰砰」,大概也只是文具吧。

「要不要拆開來看看呢?」

「如果真的只是橡皮擦……」

「我們現在的關係怎會有特別的禮物呀?」

數之不盡的疑問及掙扎的聲音在我腦海中迴盪。忽然,才想起無論如何也註冊禮物日才拆開,似乎我心中早就想拆開了。

等待拆禮物日來臨的早上,我看著上年和今年的禮物發呆,感嘆一年過去,她已經是昔日的好友了。這時,媽媽哼唱《去年聖誕》的一句:「需故意隱藏,但你在我身上造成難抹滅傷疤。」叮!我突然如夢初醒,朋友是應該陪我走過低潮,而不是為我帶來低潮。不斷回想往昔的回憶只不過是在掩飾傷痛,那為甚麼不放下她更放過自己,讓那段美好的友誼永遠定格在上年的聖誕。我拿起今年的小禮物,把它放到床下的箱子中,隨著箱子「咔咔」的蓋上了,傷心的記憶封存在箱子中,沉睡在我腦海中。

滴嗒滴嗒,逆時針行走的時鐘也回復正常,我從當年百感交集的回憶中醒來,準備把禮物擺放好時,看著當年有沒有拆開的禮物,也許是我們這段友誼最好的句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