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外陽光燦爛

  • 作者: 古芯菲
  • 寫作年級: F4
  • 寫作日期: 2022
  • 學校: 嘉諾撒書院

冬日,預期中刺骨的寒風遲遲沒有到來,窗外盡是平靜的景色,和暖的春,盛麗的夏,肅瑟的秋已成過去,但這陽光卻一直在天上下不來,就像永恆的伯利恆星,但顯得更加耀眼。

自從我搬來便是如此,北國的天總是晚得很慢,光從葉縫中灑下,映照在平坦的水泥路上,隨時間拉出一道悠長的長枝,時間被拉長,直到晚間九點天也黑不下來,第二天清晨三點便亮了。

閑時,我便喜歡在窗邊,調整好輪椅的方向,對準人煙稀少的街頭,看一下午景,這裏的太陽就像個玩不累,精力永遠充沛的孩子,有著能流淌千年的能量,這總讓我想起故鄉的一位友人,準確來說,是兒時的夥伴。

還記得彼時的夏天幽晦多雨,鮮少的陽光都會被窗外的土樓覆蓋,完成暑期作業的少年便在家中等待好友前來,將它帶離這個幽暗、潮濕的盒子。

我卻是不用等的,他寫得快,常偷偷潛到窗邊嚇我,我寫得太慢了,他便靠在石壁上吃冰棍,嘴上催促我寫快點,卻又耐心地等候,等一整天亦是常態,童年的時間總是用不完的。

我愛出神,總愛看窗外。陽光對窮巷特別吝嗇,只能等被風打成鱗片狀的白雲過去,片刻之間,陽光才能照進來,他便拿起順來的粉筆,在地上記錄著光的軌跡,畫起一個又一個形狀奇怪的框。

他說他要捕捉整個夏天最燦爛的陽光,然後在我能出門時集合,整數歸還給我,去山頭找傳說中的金鬃馬,在掃開原野的積雲,讓光落到大地上。

可我卻永遠不敢寫完作業,皆因我腳下那冰冷無情的鐵輪,禁錮了我的嚮往。

他當然知道我的心思,只是從未提起,便日復一日地等我,家裏沒有冰棍他便給我帶一支,橡皮擦用完了便分一半給我用。窗外沒有陽光,他便成了太陽。

粉筆的顏色佈滿了巷子,是雲一樣的潔白,他是熱烈的艷陽,給老家的天燙開了一個洞,引入一串微小的光,照到巷子裏,映到白牆,白衫上便顯得特別耀眼,連鐵輪的銀漆亦反射出刺眼的光芒。

窗外的景物無比一致,重複的牆,無聊的他,卻總是帶著不同的情緒、新穎的故事,堅持不懈地來到窗邊,就像帶了畫板的詩人,用拙劣的畫技給我描繪他所看到的、聯想到的、最美的景象。

正如我所料,漫長的暑期過去了,我還是沒能寫完暑期作業,他卻沒有責怪我,而是改在放學後來,風雨不改,就像永遠繞著地球轉的衛星,守了一整個盛夏。

直到一天,他興奮地訴說著自己要搬家的消息,他要到北國了,那裏有數不盡的艷陽天,我卻高興不起來,一時間像斷了線的木偶,他裝作沒有察覺,直到離開時,我都不會看見他失意的樣子,只留下燦爛的笑。

雨季,失去守護的白牆被沖刷得一乾二淨,成了最初的樣子,殘垣敗壁,雨水貪心地想連帶我的記憶一起沖走,可刻在我腦海的並非暴雨,而是他帶給我的,如夢般的窗外的盛夏。

如今的北國正如他所說,晝長夜短,少雨而多陽,而這幅濃墨重彩的景色就像他答應的,整數歸還了給我,比起童年時炫麗的光闖進了窗,可窗外的景不屬於我,那不復返的童年才是我所擁有的。

窗外永遠陽光燦爛,比陽光更熾熱的少年奔著陽光淡去了,可是他灑了一地的光點、織起的網足以照亮一個人的童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