棋子

  • 作者: 林紫晴
  • 寫作年級: F4
  • 寫作日期: 2022
  • 學校: 嘉諾撒書院

晶文薈萃 十優文章

從小我的腦筋就不夠靈活,因此除了那些玩法特別簡單的棋子,就沒學會過其他棋種。

可我這個「棋盲」卻有一個熱愛下棋的爺爺。老人家每天下午一定會準時準點出現在我們家樓下的公園,拿著兩個棋罐,和他的棋友在涼亭的石桌上下棋,經常一下就下到黃昏。

我是爺爺帶大的。小時候放學回家後覺得無聊,電視裏又只有幾個頻道,看了那麼多遍也看膩了,家裏又沒有玩具,便常跟爺爺到公園。爺爺下棋,我就在附近閑逛。實在逛不下去了,就到涼亭裏看一群老大爺下棋。老人家們全神貫注地盯著棋盤,一黑一白交替落在棋盤上,每一子都走得小心翼翼。都是一群六、七十歲的老爺爺了,此時眼神卻比我這個小孩子都好。「欸欸欸 !別移位啊!我都看見了!」「哎喲!你這下得不好!你走那邊不就能贏了嗎!」「贏了贏了!老宋你可以啊!」有時候我都還沒看懂,這群「老小孩」就爆發出歡呼聲,可嚇死當時年幼的我了。

爺爺是其中的常勝軍。每次勝出,他都只是嘴角微微上揚,不讓人察覺他的高興。可這又怎麼能瞞過我這個孫女?每次得勝回家,晚餐總會比平常豐盛點,也總有我愛吃的菜。但爺爺又怎會輕易放過這麼好的教育機會呢?所以每次贏棋的晚上都是我的惡夢,爺爺定會拉我坐在棋盤前,詳細拆解下午的棋局,不時還要我回答問題。這可苦了我那不太聰明的腦袋,有一次我甚至還夢到自己變成了棋局裏的一只棋子,眼看一個巨人就要把我執起,夢就醒了。

圍棋真的很難,不然我怎麼還是學不會?我不是沒有問過爺爺,可他只說:「懂得規則玩法,自然就會了,你也別總執著輸贏,那下棋還有甚麼意思?」可我還是不明白。

後來我終於長大,爺爺也慢慢變老。上下樓都需要別人攙扶,和他的棋友相聚的時間也自然變少了。我終於能看懂怎麼取勝,和爺爺下棋也不時能贏他了,可我卻遇到有生以來最難的棋局——社會。

畢業後我進了一家在行業裏還算有名氣的公司工作,每天都接觸不同的人,忙得焦頭爛額。我成為了名叫「社會」的棋局裏的一子,我嘗試摸索這盤棋的規則玩法,就像爺爺以前告訴我的那樣,希望能尋得破局之法,可我好像怎麼也贏不了這盤棋,眼前每一步彷彿都是邁向虎口的路,轉角處處都是埋伏。

有時候我也會想,到底誰是幕後操盤手?每個人都是局中棋,但每個人又都是自己人生的棋手,與自己博弈,糾纏一生,到最後還是沒能分出個勝負來。我們這些小小的黑白棋子組成了一個巨大的棋局,誰也破解不了。人生如棋,棋如人生,圍棋中,有時一招不慎,滿盤皆輸;人生中,有時一失足成千古恨,再回首已是百年身。人生的終點不是輸,就是贏;不是贏,就是輸,其實棋局的輸贏,真的有那麼重要嗎?爺爺的那句話,我現在好像能明白一點了。

可能我終其一生都會被困在這巨大的棋局裏,我想我也終究還是學不會下棋。可我仍希望自己能懷著小時候一整天都思考如何破解棋局的那一股子勁去面對生活,縱使只是生活中的一顆小棋子,我還是想走出屬於我的那一步,不論輸贏。

在與生活博弈的時候,請也別忘了最初滿懷熱情的那個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