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停住的瞬間

  • 作者: 謝楓儀
  • 寫作年級: F5
  • 寫作日期: 2022
  • 學校: 嘉諾撒書院

「我願意。」柏露看著我,在神父讀完結婚誓詞後,在家人朋友前,堅定地說了她願意。她那雙眼睛還是那麼美,眼波流轉中帶著堅定,這些年雖經歷甚多,眼神卻純真依舊。

我自當亦以堅定回應,握起柏露的手,為她戴上我對她承諾的證明。主持人在這時說:「讓我們拍下照片,留住這幸福的瞬間。」臺下攝影師也已擺好姿勢。這個瞬間,是如此美好,我既想停住,又相信以後有更多的美好。其實我最想停住的,是五年前的那瞬間……

時光倒回五年前,二十六歲的我可謂意氣風發,是眾人眼中的年少有成。事業發展順利,少不了應酬、出差。那次我被派出差到澳門,談成了生意後還有多出的三天可以讓自己隨便玩。既然來到,便想著去賭場玩玩,給自己限了一個金額,不能多花過那個數。一開始也是有輸有贏,但是卻不知不覺地賭注越下越大,所限的金額花光了。那時,越想越生氣,便再繼續,想著看能不能翻盤。又是一輪明明有輸有贏的局面,卻還是輸光了。既然沒有錢,我便打算離開。

「兄弟別走呀,玩百家樂比較容易贏。」我搖搖頭,說自己沒有錢了,那個賭客又說:「兄弟第一次來吧,可以先賒帳,再還回來就可以了。」在那些個賭客「有賭未為輸」的勸說下,我便又重回賭桌。

正賭得興起,便有人拿了一份合同給我簽。那時的我根本不想管其他事,那人告訴我,這個只是證明我向賭場賒帳的合約,簽了便可以成功取款。於是我接過那份合同,打算細看時,阿祥,也就是剛剛勸我賒帳的賭客用手肘撞了撞我的手臂:「趕快吧,買定離手。」這邊的賭局已經要開始,那邊又追問了我一句:「先生?」於是,在神推鬼㧬下,我便匆匆簽了名……

如果可以重來,我只想把這一瞬間停住,衝上去把自己從賭桌拉開。賒帳再賭的事,只有零次和無數次。那天我本已差不多成功翻盤,不知道是不是就像灰姑娘的南瓜馬車一樣,那天過了十二點後,我十局能輸最少六局。幾個小時下來,我連眼睛都佈出了血絲,原先整齊的襯衣已變得凌亂,在酒精催使下,只覺心懷一腔熱血,只想著這一把只是我手氣不好,說不定下一把便可以贏回來了。不久,終於有人把我從賭桌上拉開,回頭看到拉我的人正是阿祥。但他的身後卻跟著好幾個人,他對我說:「先生,你還敢繼續賭呀。」

那天他們派人跟著我回到酒店,要我開支票還錢,金額竟高達一百萬,我搖著頭,冒著冷汗說這不可能。他們遞來了一張紙,輕輕的,一看正是我簽的那份合同,那利息不低,我抬頭看向阿祥,那人早已換了一張嘴臉,哪有甚麼賭客模樣?

還了錢後,我的戶口已清空,甚至還迫於無奈地向父母求救。一時間家中的經濟變得拮据。我已無法再租住自己原本和柏露同居的單位,爸媽那時雖然沒有對我說些甚麼,但我也沒有顏面去面對他們。於是我便搬去了柏露家中住,她的爸媽知道我的情況後,自然也是不待見我的,對我不如昔日的親切。我知道,他們私下有勸柏露要好好認真地想清楚還要不要跟我在一起。我自己當然也明白,我不想柏露為難,便直接去找她。我記得那時候她也是眼神堅定地看著我,一字一句說得無比認真:「我對你的感情,不會因為你的經濟狀況而改變。他們都說你爛賭成性,但我認識的你並不是這樣。一時糊塗沒有甚麼關係的,你撞過南牆肯回頭就好。」

我的眼眶霎時間不受控制地湧出眼淚,我這個人很少哭,在這次遭遇發生了的時候我也一直沒有哭,直至聽了她的話後,我終於忍不住哭了出來。我曾經對她說過:「既然我的經濟條件更好,這四年來我們的感情也很好,說真的,我想給你一個家。但我知道你年紀還小,我也想讓你多看看這個世界再想這些事情。我只是想讓你知道,我想以後和你一直一起。」那時她聽到後,低頭笑了笑,很輕地說了一句好。現在她也不過才二十二歲,剛大學畢業,投身社會,卻還要和我一起承擔這些生活的事情,為我承受著父母的壓力。那刻我真的很恨自己,賭博這種東西試一次見識一下還好,怎麼可以沉迷!!明明輸光了為甚麼還要繼續去賭!我恨不得能停住那天簽下賒帳合同的瞬間,給自己兩巴掌耳光清醒清醒,但凡那天我能夠考慮下以後和將來,我的父母便不用過著拮据的生活,我的女孩便不用變成十二點後的灰姑娘,隌我一起撐過這艱苦的五年。也許,我和柏露能更早地過上這美好的生活。

但將來的事又怎麼可以預測?前塵舊事不可追,倘若沒有這次遭遇,現在也未必是如此美好。我偏頭看坐在我身邊的柏露,雙瞳剪水,顧盼生輝,這些年她雖已變得成熟了很多,但依舊還是那個我愛的女孩。握著她的手緊了緊,既然以往的瞬間停不住,那便在未來製造更多美好的瞬間,期待著未來更多美好的瞬間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