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不開的窗

  • 作者: 陳思羽
  • 寫作年級: F5
  • 寫作日期: 2022
  • 學校: 嘉諾撒書院

晶文薈萃 十優文章

這是我住在這座塔裏的第4386天。這座塔,是我的家,我的學校,我的活動區域,是我的一切。這座十二層的塔,自打我走進後便沒有了門,卻在每一層都有一扇窗,看得清外面,卻是任我使出千斤力也打不開。

甫一走進這座塔,我被層層旋轉如與藤蔓的階梯迷得眼花撩亂,四周環境堆放如千層蛋糕的書本更是讓我暈頭轉向,全靠書卷散發的迷人香氣指引,我才找到方向,一頭撲進書海。

塔裏有一個與黑洞般大的時鐘,卻總是悄無聲息地走,待我從書本中抬起頭,才一次次驚覺時間的流逝,再一站起身,便是頭暈目眩。只怪這嚴絲合縫的窗,無時不用龐大的身軀阻攔風和空氣的靠近,每當我頭暈不適地欲拉住他們,伸手便是堅硬冰冷的觸感,給我澆上一桶冰水,意識清醒了,卻又感覺窒息了。冰塊似有千斤重般壓在我肩上。有時我不禁思考能否用那些冰塊砸開窗戶,卻不等我觸及,它們已溶化成水打濕我的衣襟,泛著咸味。很久以後,當澆下的冰塊越來越多,我才在書上找到它們的名字——壓力。

不知頭頂大的時鐘從何處習得魔力,指針轉啊轉,我便漸漸習慣那悶悶的感覺,每天與日漸長大的冰塊共處一室也不覺有異。有時,我甚至能自娛自樂,與書本共舞,與鋼筆賦詩,一層層攀登樓梯向上。

隨著我不斷搬家往上,從那越來越乾淨的窗戶也瞻望到越來越遠的風景,從幾根健壯的樹幹和漆黑的馬路,到看見在書頂築巢的鳥兒,直至現在,水天相接、一片寧靜蔚藍的海面也盡收眼底。 朝募四時,明晦陰晴,窗外的景色變化多端,猶如不斷蔓延的畫。遺憾的是,畫也始終只能是畫;景物投射在窗上的,也永遠只能是平面。那窗戶攔住的,不只是風,還有千千萬萬的美景,永遠無法站起、無法觸及。一如那書中的文字和圖像,看得見卻摸不著,學到了卻無法實踐。我何時才能打開那一扇窗呢?

從窗外望去,除了壯闊景色,還有一座座和我一樣的、玉脂白在旭日下閃爍的高塔,想來還有無數與我一同努力衝破這使我長大的牢籠的同伴,一顆心便稍為安頓下來。只是,望著塔下的道路上一個個、一對對、一群群或奔跑或行在路上的大人,心裏也不禁長出擠得出汁來的檸檬,想像有朝一日我也能成為其中一員嗎?他們會否排斥在塔裏長大而未經風雨的我呢?在那以口舌和大腦交戰的戰場,人們會爾虞我詐,抑或仍會互相扶持呢?終日埋首於書本的我,能否融入其中呢?檸檬樹上時常冒出這些扭成問號的枝條,在心田扎根、生長,手指輕點窗戶上那些點點小人兒,又觸電般收回。窗戶越來越清晰背後的功勞屬於隨樓層變薄的玻璃,始終打不開,卻生出一個大膽的念頭落在我身上,日漸萌芽。

如今,我站在這座高塔的第十二層,肩上的冰塊越來越重,眺見的風景越來越遠,街上的行人越來越多,塔裏逐漸增厚的書即將被我翻閱完畢。連著下了幾日雨的一天,散落在地上本快發霉的幾本書突然被一束光照耀得連灰塵也泛著金黃。我按捺住即將從嘴裏將蹦出的心臟,抬頭一望,黑洞時鐘的正中央穿了個孔,被風和雨洗滌過的藍天乾淨無塵,一隻鷹展翅飛過,晨曦灑進塔內,給我心田的土壤帶來陽光,使前幾日大膽種下的種子驀然前所未有地瘋長。

這是我住在這座象牙塔裏的第4386天,第144個月,第12年。在這座塔裏,我從勉強能爬上窗戶的小不點竄成能碰上書櫃頂的大高個,手裏的書從薄薄的繪本長胖至擠滿小蝌蚪的典籍,肩上的冰塊已足夠重了,不過我不打算拿它們來砸窗戶。我抬起手,弓起背,扎好馬步,眼神如箭,瞄準窗戶,我做好張臂擁抱這鮮活的世界,展翅翱翔的準備。 窗,仍會打不開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