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到鼓勵,面對難關有感

幾天後我將面對一道難關,心情患得患失,想不到今天得到鼓勵使我對即將來臨的難關有新的體會。

網課上,奧數老師喊著我名字,拉回我的思緒,「阿盈,過幾日的奧數比賽,和他們去玩下啦,用點心,別聽不進去啦,下課吧。」

我守在窗沿邊,就單單守望著,窗外霧氣磅礴,沾漏水影的樹木在光的照耀下顯得靜謐。想起初來乍到的我,曾風光無限。那時總纏著老師問東問西,關於奧數,我曾很用心對待,每個知識點都不願放棄,功夫不負有心人,第一次奧數比賽便取得一等獎。周圍滿是讚揚,我竟是享受這一切,驕傲到自負,竟是覺得自己可以不用認真對待,「謙受益,滿招損。」驕傲的後果是第二次奧數比賽拿了三等獎,連期末成績也退步,那一年霸榜的我落了下去,不再榜上有名。我極度在意,在意老師的目光,在意同學們的議論,在意父母的斥責。

我想逃避,不去接受這一切,當別人望向我時,我覺得她們在談論我般,像個笑話,「唉,那誰誰,今年落榜了。」、「人家不是學霸嗎?」而我也開始質疑我自己,我真的行嗎?驕傲加上疫情上網課沒有認真聽課,很多知識早已忘卻,上回是三等獎,這會會不會直接落榜……

夜微涼,路旁的燈光微暗,我漫無目的走到海邊,倚在圍欄上,輕歎,風忽然路過,濕鹹的海水侵蝕,微落了,被碾進泥土裡,與樹葉一起長眠地底,我久久凝望,入目皆蕭條,秋意的枯,蟲的悲鳴,樹葉的嗚咽,混雜著我悲傷的心。竟體會到李白所寫《宣州謝朓樓校叔書云》一詩中的「抽刀斷水水更流,借酒銷愁愁更愁。」本想出來排解,竟不想自己越來越迷茫。

許是幾日的沉默寡言讓奧數老師察覺我的不對勁。他把我叫到跟前,問:「阿盈啊,擔心奧數比賽是嗎?」

我愣愣點頭,開口問:「老師,我這幾日反復思考,我開始質疑自己真的夠資格參加比賽嗎?,無論是比賽還是成績都在後退,我真的太迷茫了,上回已經掉到三等獎了。這次如果直接落榜了,我真不知道我該怎麼面對。」

奧數老師拍了拍我的肩,說道:「都和你說我們是去玩下啦,和外面學校的學生比比,你太在意名次啦,名次真有那麼重要嗎?你要在意的是過程,就像數學題一樣,要在意過程。當初我第一次比賽時連獎都沒有拿到,你這直接拿了一等獎。阿盈啊,我們去比賽,是去開拓眼界,了解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就算有天賦,你不付出努力怎會有收穫。該把心思放回學習上啦。」

老師這番話語我感悟甚多,是啊,我太在意名次,太在意他人的看法。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梅花從不與百花爭奪明媚的春天,也從不炫耀自己的美麗,梅花有著一副傲骨,也從不驕傲自大。而我,憑甚麼驕傲?聰明的人很多,努力的人也很多,而我憑甚麼鬆懈?

弄潮兒向濤頭立,青年人與天地強,當代青年人,正因不忘初心,所以矢志不渝;正因不忘未來,所以志向高遠!

過幾日的奧數比賽我已不再害怕迷茫,不忘初心,不驕傲自負,不在意名詞,向著五光十色的未來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