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丑

自此以後,他把歡樂小丑的臉撕下來,縫在自己的臉上,蔓延至內心的深處,成為了悲劇的滑稽。

一個是白色啞光的底妝顏色,黑色妝的眼影,在眼影的上方及眼袋下有兩個深藍色的線痕,由寬至窄,不斷延伸,眼眉、鼻珠以及嘴唇以近符血液的紅的妝容,嘴唇向上彎曲。一個是亮白的白色底妝顏色,臉頰有如淚水的黑色的線痕,血紅色的嘴唇向下彎曲。兩個妝容差別巨大的拍檔正是「歡樂小丑」和「哭泣小丑」。

歡樂小丑是全馬戲團裏最出眾亦是最受人歡迎的,他拿着數十個氣球,向小孩賣弄雜技,斗雞眼等行為使小孩抱腹大笑,並爭先恐後與他合照。然而,當哭泣小丑出現時,沒有特別的才能,又天生的一張苦瓜臉,不禁使人們露出驚恐的表情,人人都避之如恐不及。

哭泣小丑看見這場面,搖擺着歡樂小丑的手,說:「為何我總得不到他們的歡心?」歡樂小丑笑着說:「因為你是哭泣小丑,天生的命運,所遭遇的事都是悲傷的。」他邪魅一笑,便轉身離開,只剩下哭泣小丑孤單的背影。

有天,歡樂小丑與哭泣小丑在台上合作表演,歡樂小丑擺動着靈活的四肢,又為觀眾帶來出神入化的魔術表演,使他們都讚歎不已,拍案叫絕,紛紛道:「好!」而哭泣小丑注定要在眾人面前出醜,才能達到節目效果,他站在皮球上,假裝站立不穩,急步向前傾走,驚慌的樣子,最後大字型般跌在地下,逗得大眾哈哈大笑,說:「愚笨的小丑。」哭泣小丑日復一日地忍受着大眾對他的嘲笑,指罵,抗拒,自卑感不斷在心中蔓延,他隨即變得內向,怕生,習慣在黑暗中。

偶爾,他獨自站在空曠的舞台,在筆直璀璨的燈光裏,觀眾台空無一人。他獨自唱歌,舞蹈,賣力表演出他的特長,剖開自己的靈魂。他想:台下的觀眾正為我的表演而歡呼,他們願意親近我,拍下我最美麗動人的一面。然而事實上,這一切只是幻覺,只有他的影子,才是他努力與寂寞的觀眾。

直到某天,他一直暗藏芳心的公主與兩位小丑一起拍檔,哭泣小丑渴望能在她面前展現自己特長的一面,在主持人說「馬戲團表演馬上開始」後,哭泣小丑馬上表演走鋼筋項目,他氣勢磅砣,胸有成竹地走過長幼的鋼筋,逐漸吸納觀眾的目光及讚歎,重要的是公主也為他呼歡。在臨近終點處,歡樂小丑突然站在鋼筋上跳動,哭泣小丑防不勝防地從高空墜下,攤在地上,而歡樂小丑則完美地走完整條鋼筋,人們不但沒有關心哭泣小丑,而是紛紛議論說:「哭泣小丑果真悽慘,人如其名,有趣。」這一連串的話語傳入哭泣小丑的耳中,連公主也只跟着歡樂小丑表演,徑直地忽視他。

哭泣小丑返回自己的窩裏,「一切一切都是因為有歡樂小丑的出現,他總會以歡快微笑面對觀眾,實際上背後是一個奸狡的人。」他拿出藏在床底下的煙槍,吸入了會發出神經質的氣體「歡樂至死」。來到歡樂小丑的窩中,看見他與公主正在愉快地傾訴,他不自覺地發出了笑聲「哈哈哈哈哈哈」無法停下來,妒忌憤怒狠使他打暈了公主,從褲子裏取出了瑞士刀,捅在歡樂小丑的心臟,血流至足,把他的臉撕下來,對着鏡子,一針一線地縫在臉上,他成為了歡樂小丑,說:「我總算能夠得到大眾的擁護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第二天,他以「歡樂小丑」的身份出現在馬戲團上,小朋友大人紛紛靠近拍照,小丑頓時感受到一生心心念念的滿足感。忽然,壓制在內心深處的慾望傾瀉而出,轉化成若癲若狂的大笑聲,他控制不了自己,把人都嚇走了,內心瞬間苦澀起來,大聲地喊叫:「為什麼……哈哈哈哈哈……我…哈…已經是…哈哈哈哈…歡樂了,不要走!」他又笑又憤怒的神情嚇得路人尖叫起來,臉容的歡笑卻是扭曲的面容。

「嘀嗚嘀嗚」警笛聲響起,「歡樂小丑」被警察捉走,他仍不斷狂笑,最終判入精神病院囚禁,四肢用束帶緊緊繫上,即使嘴巴封了口罩,內裏仍然發出「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的笑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