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鏡子

一面鏡子,生出另外一個世界,看穿歷史與未來。

在2050年,世界終於發生了變化,全球頂尖的科學家聯同歷史學家發明了一件結合了最新型科技和古現代文明的產品──「覓‧鏡」,意指在鏡子裏尋覓,它能透過鏡子的反射穿越時空,直接將人代入歷史人物中,並能模擬出當時的環境、感受等,甚至連體溫、聞到的花香等也接近現實,以最真實的視角體驗古人的思想與感情。這被喻為本世紀最偉大的發明,發明這件產品的科學家給提名諾貝爾獎。產品一推出,便立刻風靡全球,銷售量迅速達到最高峰……

今天吹起了寒風,我在家中觀看新聞,國家與國家之間積久而來的恩怨終於爆發了,像第二次世界大戰一樣,不同國家之間結成了聯盟,雙方對峙,戰爭一觸即發,天空中不時有戰機與直升機掠過的轟隆聲,空氣瀰漫煙火味,情況緊張。幸好戰爭對香城的影響不大,市民依然能像平時一樣上班上課,但城裏還是被一股肅殺的氣氛籠罩,始終無人能在戰爭中置身事外。對峙已經持續了一年有多,陽光穿不透如慾望厚的烏雲,我們人心和人身都麻木了,有空閒時間時,我就拿起「覓‧鏡」,隨機填上歷史人物,到漫漫的歷史長河裏遊一趟,逃避現實世界。

鏡子裏反映出我自己的模樣,以紅外線光從上而下掃描一次後,系統自動把我代入了李清照這個角色。首先感覺到眼前一暈,鏡子便就把我數據化,身體似是被吸入鏡子裏般,再次睜開眼時,已到達一個陌生的世界。

齊州章丘,陽光明媚,我穿著一身輕薄絲衣,與好友在公園裏談詞作曲。春風得意,濃綠的樹葉在翩翩起舞;池下的魚兒在吟唱,游動微點水面,漾起泛泛漣漪;掛在枝上的樹藤輕輕搖擺身軀,伴隨著飄飛的柳絮,又是另一番動人美景,我的愉悅沉澱變成泥土的養分,紮根在大地上。我輕輕撥開被春風吹到迷亂的長髮,唱起詞句:

昨夜雨疏風驟,濃睡不消殘酒。

試問捲簾人,卻道海棠依舊。

知否?知否?

應是綠肥紅瘦。

好友紛紛鼓掌,拿起酒,敬這分秒的安寧。這時,不遠處有一名男子帶著春色踏步走了回來,他的神情靜默,舉止淡雅,也許是在酒精和氣氛的渲染下,他的嘴角一翹,已令我的心起了波瀾,像雲彩上的流水般清澈而靈動。他帶來了一枝開得正盛的結香花,結香花橙黃色花蕾萌動。很快,我們便開始以書信往來,情投意合,墮入了愛河。

後金兵入侵,宋室南渡,我也被迫南遷江寧,離開得倉促,許多與丈夫存積下來的書籍未來得及帶走,他還因病去逝,我住在一間茅屋裏,自給自足,可心裏靈魂已沒了蹤影。

黃昏,一絲殘陽打破糜爛的白晝,烏鴉淒慘地嚎叫,使人心悸。我坐在一面銅鏡前,鏡子裏依稀地照出我的模樣,尤其一頭蒼白的頭髮,如銀絲,長出了滄桑;臉上皺紋像老樹樹皮,寸寸皮膚陷入了凹洞,我輕撫面頰,手指如水,想撫平無際的傷口,想回憶那逝去的青春,可覆水難收,我現在失去了感情。四周沒有動靜,情緒在暖酒下暗湧,衣服薄得抵不住入夜後那急勁的寒風,我招一招在天空中翱翔的雁群,牠們徘徊在頭上,在為死去的靈魂憑弔。

世界再也沒有事物可以令我的感情動搖,我失去愛人、親人、朋友在一夜之間,若悲慘的命運註定是我的人生,又為何要給我年輕時的大好年華呢?我唏噓,我嘆息,落葉、雁群都沒有回答我的詢問。現在光景,似是晨曦,似是夕陽,我再次把暖酒嚥下,似醉非醉,就任由我的軀體祭祀死去的生命吧!

以銅為鏡,可以正衣冠,以古事為鏡,可以證現今之荒謬。從古至今,人類因權力和領土的爭奪發動戰爭,無情的兵器斬斷緣份、文明,只為滿足自己心底的爭霸慾,而戰爭所帶來的兵役、勞役,更令許多無辜百姓因而喪生,使原本美好的家庭支離破碎,他們所感受到的悲哀和痛苦可想而知……眼睛可以觀人、觀星、觀世間萬物,卻觀不到自己,自己的模樣往往才是最陌生的,因此,人類發明了鏡子,給人們以靈魂之窗一窺自己真正的模樣。人類總不能完美,而鏡子,就是一名醫生,它能化驗出大大小小的疾病,預防病毒入侵,但改變的成敗在於病人的態度,現在病人們紛紛無視千古而來不斷復發的惡症,走在自取滅亡的道路上。

透過這塊「覓‧鏡」,我覓到人類的悲哀,人類的惡行,甚至覓到了一個沒有結果的將來。眼前即將發生的是一場人為災難,又會有千萬亡魂暴露在悲涼的荒郊,家人陷入無盡的恐慌之中。因此啊!在戰事還沒失控時,好好擁抱你們的情人、家人、朋友吧!恐怕在百年以後,又免不了下一場災難,到時候就後悔莫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