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目中理想的家

理想的家?各人對家的定義不同,有的在乎是否心之所安,有的在乎是否寬闊舒適,在的在乎是否與自己愛的人同住,如同每一個與眾不同的雲彩,都需要找到天空去存在。對我來說,心目中理想的家是獨一無二的。

居住在二房一廳的家中,坐在沙發中,吃著熱騰騰的蕃薯,心裏一陣暖滋滋的湧上心頭。滑著手機,看到疫情下的露宿者,戴上貌似用了許久的口罩,在寒冷的北風中瑟瑟發抖,只用單薄的紙皮蓋著捉襟見肘的身衣。當他們接受採訪時,卻異常地沒有悲慘之感,而是坦率地說:「住在這裏挺好啊,不用付上昂貴的租金,也不用擔心別人搶劫,只是寒冷了點。」對於他們來說,心之所安的地方就是他們的家。在我心目中理想的家,何嘗不是這樣呢?

還記得中一剛入學時,對任何事都不熟悉,學業、人際關係等猶如一個個旋渦把我弄得天旋地轉。然而,每次徬徨失意之時,只要回到家中,就如卸下一身沉重的武備,回到那屬於自己的小天地,看一回書,沉浸在書海中,放下愁緒,或熱烈地打電遊,抒發久鬱在心中的氣憤。

當姐姐回到家中之時,我便會一口氣向她道出一整天遇到的事情,無論是悲或喜,她都會傾耳而聽。對愉快的事,我們會開懷大笑,對悲傷的事,我們會互相慰藉,對惱氣的事,我們會不斷怨罵,她宛如一個樹洞,係雪霜下成為我的棲息地。

「啊!」一陣尖叫聲把我的思緒倏然地扯回現實。媽媽的手指被鋒銳的尖刀劃破了。爸爸立刻上前一探究竟,我們三姊弟則四處找醫藥盒,左呼呼,右呼呼,希望減輕媽媽所受的痛苦。家,就是這樣,當一個人受到傷害時,便會有身邊人替你抵擋世界上的鋒利,會替你遮擋張狂的雨滴,守著你的柔軟和懦弱。

家,就是一個避風巷,可以讓你明白什麼是愛的溫度。媽媽的手弄傷,我們提議外帶,但每人想吃的東西都不同,但爸爸會冒著寒風,即使店與店之間相距甚遠,都為求應付我們的要求而東奔西走。即使食物的溫度已略為降溫,但我們的心卻十分溫暖。

心目中理想的家很簡單,有一間可住的房子,不需過於寬敞,只要恰恰讓我與所愛的親人居住,或再養一隻小貓或小狗,在清晨光影的把弄下,逗樂我與姊弟的小趣味。放遠來看,所住的不只是一間小房子,而是一個社區,身邊的人和睦共處,在寒冬之下不會只掃門前雪,而是噓寒問暖,送上一碗自己煮的黑糖薑茶。在疫情肆虐下,依舊守望相助,看到鄰里缺乏防疫物品,會遺贈口罩酒精於他人,看到露宿者飽受飢凍的折磨,有志願者願意免費派飯。這彼此互相關懷、讓人心之所安的地方,實屬我心目中理想的家的模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