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守孤城

轉眼又是一年秋,片片早已枯黃的樹葉再也攀不住脆弱的枝椏,鬆開蒼老無力的手,簌簌地落在空寂的孤城中,等待化春風而歸的那一天。過往的火柴早已燒而殆盡,徒留一股暖流在心酸浸得酸脹而微甜,而剩下的火柴,是炎夏時的冰棒,是冽冬時的暖手包,是獨守空城時的陪伴者。

誰未曾有過瘋瘋癲癲的青春?整天暢談玩樂至今夜晚黑,被先生窮追猛打地督促課業,但少年仍無所畏懼,想盡辦法如何在老師的眼眉下悄然離開,直至在家長的問候下,才懂得收儉。可是,隨著月光流轉,家人斑白的髮絲顯然得一覽無遺,才驚覺歲月流淌得無影無踪,早生的白髮透露著他們的悲傷。

在切心的痛悟下,下定決心一改以往的風範,不再徹夜不眠,飲酒樂甚。然而,昔日的酒肉朋友,嘲笑奚落我如雞飛上天般,不自量力地想化蛹成蝶。昔日有多風采,如今有多落泊,尋求他人幫助的那一曙光卻被以往的刻板印象所塵封著,無人能走進鎖上的孤城,只剩下我一人堅守著這座城堡,我深知要改變別人對己的刻板印象是多麼困難,正如秋天萬物不飄零,春天萬物不生長般,皆違反自然定律。

或許我果真如他們所說般,試圖在不斷下垂的沙流中掙扎而出是件不自量力的事,課量如洶湧的浪潮拍在石上卷起千堆雪花,每一份都被劃上紅筆大字的不合格,人在遇到不能自控的事時總會選擇逃避,而我也不例外,那太不像自己了,一向以風雲人物出身的我如今卻金盆洗手,出人頭地的意欲播種在荒蕪的土地中,貧瘠的土地又該如何茁壯成長呢?

可是,每當想起父母在背後默默耕耘地扶植,即使拔苗助長,也把我撫養成大人,我卻如一艘沒有方向的航船,在浩瀚的海洋下愜意地享受出遊之樂。當歲月靜恬的時光已逝,驀然回首,驚覺時光荏苒,這座名為親情的避風港已支撐不著經年的風吹雨打而決堤而下,那在屋簷下的小孩終需醒覺,放下趾高氣揚的身段,拾起那一片屬於自己的花瓣,努力追尋自己的花季,建立一座城堡,佈滿淡淡的康乃馨花香,讓他們住在當中,盡子女的一份孝道。

月亮有自己的軌道,依舊有躲不掉的盈虧,仰望那不圓的月輪在墨黑的天空中照耀著獨特燦爛的光芒。即使月圓月缺,看似有著變化,但萬物自身的價值並沒有變化。鳳凰木在秋天凋零,但終化春風而來,綻放專屬它的獨特色彩。昔日的我活在過去,過著醉生夢死的生活,如今回頭便能看見鎖過我的深山重林,脫然一身的獨守心目中的孤城。

儘管冽冬的刺骨,燒木的炎熱,野草依舊燒不動;儘管烏鴉在天空中徘徊,繞樹三圈,依舊找不到可棲息的樹枝,也不阻礙它主宰命運;儘管不被人重視及勉勵,亦默默守著心中的堡壘,即使風吹雨打,經歷四時之變。我堅信的是,心中堅守的城堡依舊堅固不摧,最終會與家人一起坐看火樹銀花,看洪流暗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