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一次與父母吵架的經歷

從孩童到少年再到成人,需要經過許多磨煉,有些人可能要窮一生精力去探索人生的奧妙,有些人於經驗中就能頓悟,對生命有自己的詮釋和啟發。對我而言,似乎是後者——去年與父母爭吵,那就成為我生命中的轉捩點,明白多一點人生的道理。從此以後,我不但與那些荒誕不經的行為絕緣,而且對人生有了截然不同的看法。

那年颱風來襲,商鋪早就關門了,媽媽於傍晚七時冒著暴雨離開工作地點,拖著疲憊的身軀回到家。她經過的菜市場空無一人,只好用昨晚的剩飯餘菜湊合成一頓簡單的晚餐,等待正快要回家的父親。而我就在那天突如其來的假期,為著明天全無溫習的測驗而懊惱,恨不得颱風走得慢一點,好讓它多留一天,萬一再停課,老師就會把那次測驗延期。

父親回來後,我們便一起吃飯了。可是我仍想著明天的測驗,打算匆匆吃個囫圇飯就去準備可能如期舉行的測驗。或許吃得太急了,我托著碗扒飯時噎到,咳了兩聲,強行把飯粒吐了出來。父親馬上出言指責:「誰跟你搶?吃那麼急幹嘛,多久沒吃過飯?要注意吃相!」我沒聽見他任何一句關心的說話,加上我對明天測驗的焦急煩躁未解,悒鬱不忿的壓抑終於被父親剛才那句話點燃了,我反駁道:「不就吃得快了點嗎?每次為一點小事就嘮叨,有必要嗎?」那時母親點了頭,好像附和父親,還提示我不要頂嘴,那時我的怒氣已經麻痹了大腦,不但沒領媽媽的好意,而且胡言亂語起來:「還不是因為妳煮的飯太軟,我才夾不起來,要扒著吃才會噎著,你們還指責我不是!」父親聽後立即把筷子用力放下,一手搶過我的飯碗往地上扔,怒吼著:「這是甚麼態度,誰教你的?這樣跟你媽說話的嗎?滾出去!」我不知他在那裡工作得不如意、不順心,就拿我來出氣,洩洩憤罷。我的視線由地上的破碗轉投向父親的臉上,忽然發現他額頭上呈現昔日我從未注意到的皺紋,而他那狠狠的眼神也是我從未見過,此時我就不寒而慄了。沉默三兩秒後,我不知自己是懼怕還是逃避,氣沖沖地回到房間,「嘭」的一聲,使勁地把房門緊緊關上。

我躺在床上,雙手緊緊地把被子擰成一團,激動的情緒燃燒著憤怒的心房,血管把急速的脈衝湧到紅彤彤的臉上。心想著:無論我做甚麼,怎樣努力,仍被父親指責我做得不夠完美。難道他自己就十全十美?愈想愈深深不忿……記得有一次,約好了同學,打算一起去打羽毛球,他卻因為我早前的考試沒拿到前十名而把我禁錮在家中,要我加緊學習。我透過窗花遠眺地面上等待我出現的同學,見到他們焦急和期盼的情狀,那份失約於同學的內疚縈繞在我的心頭。父親既然要我做一個品德高尚的人,但卻又讓我失信於人,豈不是自相不矛盾嗎?這一直是我心裡過不去的門坎。父母總是說我小孩子氣,對我指指點點的,硬要我做不喜歡的事。我早就受夠了,我可以做大人,我要主宰自己的人生,不需要別人來教我,心中不斷重複一句對自己的說話:「做大人,做大人!」

隔著房門,我聽到父親在廳喊著,好像叫我墊高枕頭好好反省一下之類,然後就聽不到他再說甚麼,似乎是走開了。不久,母親輕敲房門,說:「你應該清楚你爸的性格,很重視家人,他哪有一天不想家?一天到晚他都為你的成長打算,即使他上了班還打電話給我關心你上學的情況,還說你逐漸成長,都已經上中學了,應該怎樣跟你溝通才最合適。要知道我和你爸都是第一次當人的父母,只是他的表達方式你未能完全理解。別再賭孩子氣,爸媽都會難受,而你爸怎麼難受,都不會說出口。你想想吧!」

我呆住了片刻,倏然回想起小時候被父親罵得灰頭土臉的,當年的我仍氣不打一處來。倘若我仍是個小學生,昔日的父親應早已在我身上揮舞著藤鞭了,可還在跟我……媽媽那番話彷彿令我恍然大悟!原來父親早已覺得我有大人的影子了,可我還在因一點小事大發脾氣。看來媽媽說得沒錯,我一直還是個小孩子!我只是一個不會控制情緒,肆意對父母撒火的人罷了。這一刻,我深刻地知道父親為何如此苛刻,他是想讓我成長,讓我學會忍耐、學會尊重……上一刻鐘的我如此理直氣壯,如今卻出現了一百八十度的轉變,自覺荒唐可笑。

看著牆邊兒時的照片,想起那個走路不超過三步的小屁孩,是爸媽一人在我一旁,一把手一把汗地教會我走路的。夜半大哭、吐奶,還不是他們從夢中驚醒來照顧我——聽媽媽說,父親抱起我撫背,哄我入睡,翌日上班即使精神不足,卻未有半句怨言。當我病倒了,還不是父親一勺一勺地喂我,耐心地吹涼勺裡的稀飯,生怕我燙到。冬天時,媽媽在日間一針一線地為我織毛衣;而父親下班後,從不知那裡買來的木材和棉布,在孤燈旁為我打造既保暖又安樂的搖籃。他倆的手指頭被扎得滿目瘡痍,每一針每一線、每一釘每一木,都是父母親的血和淚啊!在學校遇到甚麼困難,媽媽總會充當我的樹洞,靜靜傾聽我的申訴,用溫暖細膩的手撫摸我、鼓勵我,指引著成長的道路,如同黑夜的明燈,引領我成長的方向。一幕幕動人的場景,陸續在我腦海中浮現。愈想愈多,我便在淚目中迷糊地入睡了……

不知多久,雨停了,天放晴了,灰濛濛的天空變得湛藍,我的夢也隨之而醒了。手中緊握的拳頭慢慢鬆開,擦乾睡前淚痕,步出房間。

我向母親訴說自己的心聲,明白自己是有多麼不懂事。母親伸出她那溫暖但已沒有了以前那般細膩的手,輕撫我的臉頰:「你永遠是我的好孩子,做大人很辛苦的,媽不強迫你,你爸身上也有許多擔子,但他從沒對生活妥協,他亦不會跟你說那些煩心的事,怕影響你學業,你要多諒解他。媽媽永遠都是你的樹洞,往後有甚麼困難都要像今天一樣跟我說啊!」那溫馨的情景,如同從前那般從未改變。那時父親步出房間,我便走到他的跟前,真誠地向他道歉。他額頭上那皺紋彷彿已鬆開,他用手拍拍在我的臂膀,而不像小時候般,光是撥弄我的頭髮,他簡單的一句回話:「你明白就好了!」雖然是輕輕一拍、簡單一句,正正反映我在他的眼中,已是一個大人了!

父母年紀逐老,身體也不如以往,他們對我嚴厲,相信是恐怕以後沒有足夠的氣力和精神把我管教好,想讓我早點踏上正途,堂堂正正步入社會,我倒應該要好好珍惜。那種嚴厲又慈愛的責備已經不多了,幸好那天我已明白他們的苦心,或許不算太遲吧!

爭吵是一把雙面刀,可能有些人只能看到鋒利的一面,但只要劃上一刀,雙方心裡都會留下疤痕。然而,我們能從對方角度思考,這把不必要的刀就可以放下。只要將心比己,以心傳情,便能打開雙方的心扉,讓大家明白彼此的心意。

那一次與父母的爭吵是我人生的一個轉捩點,好讓我上了寶貴的一課,相信以後人生還會出現更多不同的挑戰,我要學會勇敢地面對,學會如何控制自己的情緒,冷靜審慎地克服困難。當兒女的要懂得忍耐、尊重和傾聽,才能與父母溝通,繼而日後學會與別人相處……

那一天,我深信自己已經蛻變了,我要邁向人生新的階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