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風雨過後

天色濛濛,在茫茫微弱的街燈下,佇立於黯黑的道路中為人們點亮,指引眼下的道路、前行的方向。入冬後,那刺骨的風霜向兩邊的臉頰吹過,一陣一陣的寒風滲進心坎,使我懶得再次步出室外。同時,那無情的冷風刮走了我對生活的熱情,心情隨即沉降。

窗外的綿綿細雨將我帶進夢鄉,濃濃的睡意使我的眼皮不自覺地搖搖下垂。擺放在身旁的鬧鐘,震動出高頻的響鬧聲,夾著連續不斷的細雨聲與偶爾隆隆的雷聲,滔滔不絕地湧進我的耳蝸。躺平的我把頭轉向窗台那邊,好讓我能夠好好觀賞外面的景色——細雨朦朧、雲霧繚繞的景象,繪成一幅頗具意境的「現代水墨畫」。只可惜,我的身軀卻被濃濃的倦意重重地壓著。在那一息間,雖然絲毫沒法彈動,但我的意識卻能確實地感受到時間與歲月在無形之中流淌著。

紊亂的思緒終究喚醒我今天是考試!我昂首瞄了瞄眼角旁的鬧鐘,只見那隱約而又朦朧的指針逐步指向「9」,意識到時間確實正在流逝。那鬧鐘上的十二個數字,讓我聯想到「遲到」、「扣分」、「留堂」……使我鼓起勇氣,奮力推走壓在我身上的倦意。

我迅速地收拾梳洗,意圖追回浪費了的光陰,趕快背上書包,關上家門,踏上冰冷的路途,避免剛才的聯想變成現實。在匆忙之中,我竟把錢包遺留在枕邊的小櫃上,只得它孤零零地在這寒冬失去「依靠」,任由它獨自留守家中孤獨無助。

我摸了摸口袋,掏出那寥寥幾個只足夠乘一趟車的硬幣,而家門鑰匙卻不知所蹤,反復按拍衣袋都未能尋出那數根金屬。是在趕路途中從口袋中掉丟?我已預知下課回家的自己,似乎只能眼睜睜看著緊閉的家門,等父母回來才能踏進家中。

聽不見早已響起的考試鐘聲,我才跑往校舍,遙望那無情的校門,不自禁勾想起那道阻隔著我與錢包相遇的家門,也挑動我心坎深處的無奈與憂傷,碎碎念著:「真倒楣,我是世界上最不幸的人!」握著學校門把的手在微微顫慄,心頭裏不斷責怪著自己的粗心……唉!不僅責怪,而是埋怨。

匆匆跑上課室,坐下來發現剩下不足一半的考試時間,只好胡亂作答。遲到使我錯失了那場足以嚴重影響總成績的卷別,前陣子在寒夜中的勤學苦讀,剎那間前功盡毁,萬般愁緒在我腦海之中奔湧……直到那代表午飯時間到臨的鐘聲把我喚醒。我坐在課室座椅上,看似不為所動,但內心的思緒卻千遍萬遍地不停地跳動。

我鄰座的同學剛買午飯回到課室,問:「吃了午餐了嗎?」我聳了聳肩,他拍了拍我的肩膀,默默將他那不算多的午飯平分給我。即使他家境清貧,但仍然願意分享,我倏然被他那份友情所打動。那份看不見的友誼,在短短的午膳之中,一點一滴地灌溉。

「叮噹,叮噹……」放學鐘聲悠悠響起,伴隨著學校大門開啟時鐵閘磨擦的吱吱作響,我隨手摸了摸口袋,那幾分錢驀然掉落在地上,旋轉徘徊在我的跟前,似在嘲諷我今天所經歷的一切。我提起書包和那刺進我心的幾分錢後,便從大門跨了出去,並暗忖著:若是家中的大門可像學校大閘如此般自動打開便好了!

半路上我又碰到那位被灌溉的鄰座,與他訴說今天的瑣事,他含蓄笑了笑,道:「今天我陪你走路,就當活動活動身子,人生多一點經歷罷了!」我們就開展談天說地的歸途——近的數算出課餘興趣,遠的談論夢想和未來前途,甚至人生的意義……我倆話題相投,愈聊愈發起勁,或許彌補了我對錯過那場考試的執著。

身旁連續起伏的汽車轟鳴聲響起,襯托著早已停雨但仍帶濕潤和反光的石板路,加上道旁的冬樹,顯出了石板路的亮麗,在我倆的路途中,逐漸帶走了整天的失意和倦怠。步步踏在石板路上,發出陣陣清脆的聲響,安撫著我躁動不安的心靈;而淡黃的枝葉,緩緩飄入河道,在淅淅流水上漂盪著,眼前一景使我入迷,不禁讓我心中哼起一首多年前的歌曲:「誰知道落葉飄向哪裏?你不必問那落葉隨風飄向哪裏……」

不自覺天色已近黃昏。沒料到在寒冷的天氣中,在下午時分竟然滲透著溫暖。一絲絲餘霞映照著這片大地上,照暖了我的心扉,沿路我們聊了許多,直至跟他在家門前的路口道別。我決意把不捨的心情,轉化為下回相聚的盼望,我寧願懷著這種相對愜意的感覺歸家。

當我從容地走到家門時,豈料父母剛好回家,甫踏進家門即想:世事未必如想像中不濟,何必事事看灰?正好像不知落葉飄往哪裡,世事總有他的依歸。今天忘帶錢包,卻令慒懂的我看清了更多——此前我常擺出的道理是「為自己而活,別為他人而活」,但透過一整天的經歷,在同學的關懷下,這句道理該是時候修訂一下了……

我瞬間悟到人世間友誼的重要,說是意外也好,緣份也好,那份友情得來算是珍貴。可不是用錢財能攀附上的,是用真情鋪搭出來。單有無盡的錢財卻沒有可訴說心事的人,卻是孤寂的、憂愁的,從前孤獨的我為此深思人生的意義。我最終察覺到人生的意義,莫過於擁有一位真正關心自己的朋輩,一位與你同生共死、天南地北無所不談的摯友,人生便無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