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得的機會

  • 作者: 李穎翹
  • 寫作年級: F6
  • 寫作日期: 2021-9
  • 學校: 嘉諾撒書院

身處於這個籠牢之中,已經快兩年了。

我不知道自己是因何被關進來的,也不知道這是哪兒,更不知甚麼時候才能離開這兒。我只知道這兒很煩悶,因為在這個無形的監獄裏,每個人都得蒙著面紗,沒有自由,不知去向,彷彿是一個過被迫出嫁的新娘,強行被綁,並堵上了嘴巴,覆上蓋頭,便送上花轎抬到素未謀面的丈夫身邊。

被抓著的那一天,一切如常,至少我是這樣看的。我走在路上,突然便被那股無形的力量扯進了這兒,人人都被抓住了,沒有人能對我施以援手。剎那間,街道上空無一人,只剩下不懂事的春風,如故地撫過每根枝椏和新生的綠葉,一副春意盎然的樣子,卻不知要給誰欣賞。進來以後,我從窗戶看到所有人、所有事,但凡我敢邁出自己的籠牢一步,或是脫下自己面紗的一秒,便會被那無常二爺勾了魂去。這場無妄的牢獄之災像故意戲弄我的,所有一切都教我看得見,卻摸不到;聽得到,卻聽不清;說得了話,卻傳不出去。而外頭的一切也是如夢般美好,天朗氣清,微風習習,只是風吹不進這座監獄,吹不乾我失去自由的臉上的淚痕,更叫人傷感的是,我原來已播下的種子,無人照料,讓盼著它開花結果的我,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它和整座城市一起失去生氣了。

這個籠牢摧毁了我的生活,讓我在本應收穫豐碩的果子的時候,只能帶著面紗,窩囊地留在這裏。如果有機會離開這兒……如果一切不曾發生……

是上天的垂憐嗎?祂聽到我的禱告了嗎?那黑白無常竟然走開了,不再守在門口,甚至把鑰匙也落下了。我可以離開這兒了嗎?可以從這兒逃脫了嗎?逮著這千載難逢的機會,我急切地走到籠牢門邊,伸手去摳那名為「希望」、正閃爍著光芒的鑰匙。「啪搭!」這道隔絕了希望和快樂的門,終於開了。

甫一踏出牢外,整個世界像是重生了一樣,所有逃出的人紛紛被拉扯回關進去前的位置,彷彿這兩年不過是一場過於真實的惡夢而已。我按兩年前的模樣,佇立在路上。下一秒,上天打了個響指,連逃出來時我們來不及脫下的面紗也消失了。於是我張開了雙手,深深地吸了一口面紗外面的空氣,一呼一吸之間,兩年的鬱悶和悶熱都被掃除了,就像是連人也融化在春風之中,自在地穿梭在枝椏和嫩芽之間,為這座城市注入了生機。

有些人按原定的計劃,沖到了機場,重新開展自己四處遊歷的旅程;有些人,按原定的計劃,到了自己最喜歡的餐廳和親朋好友聚首一堂;有些人,按原定的計劃,去聽了他們期待已久的演唱會。而我,和我的同伴,重回到田地旁,為自己栽種的樹苗澆水施肥。在籠牢以外,連烈日都不那麼令人難受了,大家都沒所謂地一同守在樹苗旁,哪怕汗流浹背,哪怕腰酸背痛,都在所不辭。我從未曾覺得,在這塊田裏親手孕育出自己栽種的果實是這般難得。

到了日落西山,因久未相聚,我們都猶不欲歸,談天說地,胡吃海喝,直到午夜的降臨。

「叮!叮!叮!」午夜的鐘聲按時響起,那刻的我們,正舉著杯慶祝著自由的再臨。突然,狂風大作,我禁不住抬起了手抵擋這陣怪滲人的冷風。風停了,我放下了手,竟發現自己又回到了籠牢之中。我不敢相信這美好的一切都只是黃粱一夢,我要逃!我要逃出這兒!於是我三步併兩步,衝到門前,不住地拍打著籠牢的邊框,我可以離開這兒的!我可以的……

「別拍了!口罩給我戴上!不要命了嗎?」那白無常走到了我的跟前,喝止了在發狂的我。我真的回到這裏了啊……剛才有的不是一個逃出去的機會嗎?是這樣的機會太難得,所以我才自己臆想了一個幻境出來嗎?「為甚麼要困住我?這是哪兒?我甚麼時候能出去?」與此同時,我下意識摸上了自己的面紗,重新捂住了自己的口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