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毅,在逆境中認識你

  • 作者: 陸熙堯
  • 寫作年級: F5
  • 寫作日期: 2020-10
  • 學校: 嘉諾撒書院

我居然獲勝了!這就是堅毅的成果嗎?我反覆端詳著手中的照片,照片上的女生緊緊地握`著手中的獎盃,一刻不肯放下,臉上泛著燦爛的笑容,一瞬間,彷彿把全世界攥在了自己的手裏。別人或許不明白區區一個獎盃能代表甚麼。但我知道,躺在我懷裏的,是一個女孩對堅毅這個詞從一無所知到略有心得的過程。

「一心,期待你的好表現哦!」女班長向我眨了眨眼,似乎很看好我的樣子。「對嘛、對嘛,這鋼琴比賽對你而言簡直輕而易舉!」我的鄰桌給我揉了揉肩,示意我放鬆一點。

要是我贏出比賽真如他們所說這麼容易就好了。自從小時候第一次參加比賽勝出開始,家人和朋友就把期望寄托在我身上,大大小小的石頭從一顆兩顆不斷累積,一一壓在了我的身上。他們溫柔鼓勵的言語化成了利刃刺進我身軀,讓我灼痛難耐,幸好這些都不能磨滅我對鋼琴的喜愛。

天空陰沉沉的,不時刮來刺骨的寒風,我坐在窗旁凝視著這寒冷、潮濕的街道,望著天上烏雲密佈,小水滴們的孤寂尚可以告訴大地,我又可以向誰抱怨呢?

我還是好好地練習吧,實在不行那就放棄。

「媽媽!我不想做數學作業了,你可以替我做嗎?」我把課本遞給媽媽。媽媽撫著我的頭,接過了我的筆。

「爸爸!我不想溫習明天的歷史科測驗了,你提我請過假?」我開玩笑道。爸爸竟然如我所願撥電話給學校。

活了十幾年,我不認識甚麼叫堅毅,我也不需要懂,不喜歡、做不了的事情放棄不就好了?

我的指節在琴鍵之間來回跳動,一個個音符連成一段段旋律,不知何故,他們開始變得不和諧了,一首輕快的歌曲在我手中失去了靈魂,好不容易練成的旋律也變回了一個個木然的音符。

不行,這樣的歌曲如何贏得觀眾的掌聲、評判的青睞?

我的手指不斷遊走在琴鍵之間,完全不給他喘息的機會,一次又一次地嘆著眼前的樂曲,隨著練習次數的增加,我越來越不耐煩,按下每個琴鍵都幾乎用上全新的力,恨不得把琴鍵嚇壞。

就這樣不眠不休地附著琴鍵,整整彈了兩個日夜,但始終,感覺還是不夠。還要更努力,更努力……我不可以輸……

「啊嘶!」我撫上手腕嘶叫了一聲。我心中閃現一個不好的預感,難道我……

我不敢下定論,便嘗試再次附上琴鍵。

好痛!我原來真的是練習過度拉傷了手腕,現在感覺整隻手都使不上勁,連筆也握不住。

不然,我還是放棄吧……現在的我連筆都握不住,怎麼可能彈得了難度這麼高的樂曲?而且,即使我的手沒事,最終能站在頒獎台上的人也不會是我。我彷彿看到堅毅在嘆息,在搖頭,在說我的不是。

我早已習慣放棄,只是沒想到現在想放棄的竟然是鋼琴。一絲絲冰冷順著我的臉頰滑了下來。

果然,感覺是騙不了人的。我不想就此放棄我最心愛的鋼琴,只是,我從未堅持過,更不懂何謂堅毅。

我望著手上的繃帶和日曆上鮮紅的標記陷入了沉思。我試探性地動了動手指,「啊!」手腕傳來疼痛讓我不禁失聲尖叫。

怎麼辦?現在換些簡單的樂曲也太晚了,練習的話,手腕上的傷患也不能這麼快痊愈……對了!一心都特意用,我得先堅持專注於手腕的治療吧!

接下來數周,我每天按時吃醫生的止痛藥以外,還不斷試探復康的進度,不時做上一些手腕操,耳邊播放著我要來比賽的樂曲,彈不下琴鍵就在空中比劃「空氣鋼琴」,有空就哼哼曲調,沒有鋼琴的日子中重拾對鋼琴的熱情和堅持,這也就是堅毅吧。

終於到了決賽那天。

我的手腕已然好了一大半,唯恐這麼多天來練習之少令琴技生疏。

我閉上雙眼,雙手架在琴鍵上,彈下第一個音符,剎那間,我的心也隨著那聲音一起起伏,歌曲似乎與我的內心產生了共振,讓我體驗了一種從未有過的情感,嘹亮的樂音在大廳裏迴盪,如一股甘泉,直入沁人心脾的深處,一段段旋律溫柔地依附在指節的周圍,漸次增強,如湍湍急流山散成千百條瀑布,奔騰歡躍,互相衝擊。一曲終了,依舊讓人意難平,堅毅帶給我的深刻感從手心沁入了我的心裏。

觀眾和評判一時不知如何反應,顯然還沉浸於剛才的樂曲中。

我被予以了一番嘉許,然後受邀上台領獎。但是此刻,我捧著好像不僅僅是這個獎盃了,而是那份堅毅的信念。

若有人問我堅毅是甚麼?我以前也許甚麼也答不出。但現在,堅毅啊,我認識了你——堅毅,是一種自信,認定目標而熱情奮鬥,肯定自我而付出;堅毅,是一種勇氣,志當存高遠,燕雀安佑鴻鵠志;堅毅,是一種品格,失敗而不言敗,成功而不自傲。堅毅,你就是勝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