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追逐夢想的路中學會堅毅

  • 作者: 柯懿真
  • 寫作年級: F5
  • 寫作日期: 2021
  • 學校: 嘉諾撒書院

「又卡住了!」我坐在電腦前煩躁地撓了撓頭髮,看著屏幕上只有僅僅半章小說內容卻怎麼也寫不下去,終於忍不住丟開了鍵盤,站到了窗邊,抬頭看那皎潔的月亮來平復心情。透著玻璃看,那月亮竟大了不少,彷彿就在眼前,於是我忍不住抬起了手試圖去觸碰那天邊的月亮,但只摸得一手玻璃的冰涼。「古有夸父逐日,今有凡人摘月。」我自嘲了一句,也不知到底是在嘲笑自己妄想能摘下明月,還是摘下月亮裡藏著的夢想。

「求作者更新!」「開頭的劇情也太刺激,好想知道後續!」電子小說下的評論如同往日不斷彈出。明明大多讀者對我這個新手網文寫手抱有期待,甚至讚許,我卻從中感到恐懼。要是寫一本小說如同讀者所認為的一樣簡單,說更新章節就更新就好了。寫作一直是我的愛好,每次寫散文時,紙上每一個文字宛如溪河一般從筆尖下傾流而出,是繆思女神握住了我的手,賜予我靈感之泉並引導它成為文字。我以為繆思女神會永遠關照著我,於是我帶上稀少的寫作經驗作唯一的行李,不經思考地奔向了天邊般遙遠的作家夢。然而在踏出幾步後,靈感逐漸乾枯,手指亦因失去女神的指引而成為沒有遙控器的機器人,不再於鍵盤上飛舞。讀者的期盼從溫暖的陽光變成了天火,燒灼著我的身體。從書房退守到臥室,再退守到床上,直至退守到床角退無可退亦躲不開被焦躁灼燒的痛苦。我沒資格為痛慘叫,因為路是自己所選的。

我瑟縮在角落裏,對自己做了無數次心理重建:若是連一段粗糙的段落也寫不出,那還是放棄吧。

「一心,我真的不懂怎樣做這數學功課,可以借答案抄嗎?」我趴在桌子上,裝作可憐的樣子向好友求救,果然好友帶著無奈的表情把答案遞給了我。

「電腦測驗好麻煩,不想溫習了。」我合上課本,轉身上床睡覺,絲毫不管明天測驗結果如何。

活了這麼多年,我也不懂何謂堅毅,也實在不需要懂,從小到大的我不是一直放棄做不了、不想做的事情嗎?為什麼到現在要改呢?

想到這裏,我彷彿想通了似的,睜大眼睛看向前方:「對啊!我放棄不寫不就好了嗎?」此話一出,心中的焦躁感不跌反升,甚至讓心臟感到了些許刺痛,但我已經不想管了,關上電腦,拿上手機、錢包便出門向小吃店出發。

「喂?一心,你要不要下來吃夜宵?我請客。」坐在小吃店點好菜後發了會楞,隨即打了個電話給好友。對方雖感到有些唐突,但聽到「請客」兩字便馬上答應下來,還調侃了一下為何我變得大方。沒多久,她也來到了小吃店。我們一邊吃著,一邊天南地北地聊了起來。

「其實吧,我打算不寫那本小說了。」我低頭吃著烤串,含糊不清地說著。要認真對著好友說出這話不知道為什麼會感到緊張,只好想辦法把這句話含糊帶出。

沉醉在美食當中的一心似乎被我的話語驚醒,抬頭認真地注視了我一會兒,終於開口道:「為什麼要放棄?能完成一本小說不是你其中一個目標嗎?連這個目標也無法完成的話,你長大後要怎樣成為作家?」見我沉默不語,她露出「氣不打一處」的表情說:「我不知道為什麼你又要選擇放棄。其他的就算了,連完成夢想的一小部分也不想做下去到底算幾個意思?」我把頭壓得更低,恨不得能避開她的目光:「我這幾天一直寫不出,哪怕是一個小章節,我想自己是不是根本沒天賦......」話還沒說完,就被一心打斷了:「你真的相信你自己這番話嗎?」她放軟了語氣說:「摸著自己的心,再想一下你是不是真的想放棄?即使有困難,我都會陪著你一起解決。」

我低頭思考著,想起自己對文字的悸動,想起自己每寫一句話時都在斟酌當中的字眼,想起自己認真完成一章節小說後滿足的快樂,對文字抱有近乎虔誠般態度的自己會願意放棄追求文字的美妙,放棄與文字一同生活下去的夢想嗎?內心深處的呼喊聲終於突破挫敗感來到耳邊,那是對堅持追求夢想的渴望。「我知道我想要什麼了。」

那天以後,我再也沒有向任何人提起過放棄寫小說這一目標,更沒有說過要放棄追逐作家夢。雖然夜深人靜,寫作時腦中仍不時會冒起放棄的念頭,但我又會很快驅走這些想法,不叫自己再度陷入自憐自艾,因為我確切明白自己現在需要做什麼。河流不因山石的阻擋而停止流淌,人亦不因困境的羈絆而停止步伐。

寫寫停停過了半年,我終於寫完了自己人生中第一本小說。讀者在評論區歡呼,一心知道後也發了個訊息來恭賀小說的完結。不過此時此刻,我覺得在電腦屏幕上顯示的已經不僅僅是本小說了,而是一份堅毅的信念了。

夏天的夜風從窗戶的罅隙溜了進來,我連忙起身準備關上窗戶,抬頭卻又看見了那天上的玉輪。「多虧了你,我才明白自己缺少的東西,那就是堅毅。原來堅毅就是一種自信,縱使目標多遙遠仍能為此熱情奮鬥,肯定自我而付出。」我對著玉輪嘻嘻一笑,向它伸出了手。「這次我學會了何謂堅毅,是不是預示著我更有機會摘下你?」這次沒有玻璃的阻擋,指尖與玉輪的距離又近了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