咎由自取

  • 作者: 尹嘉尉
  • 寫作年級: F6
  • 寫作日期: 2021-10
  • 學校: 嘉諾撒書院

今天,是我正式分手的第一天。我用了一天呆坐在咖啡廳,看著街道上來來往往熱鬧的人 群,等待太陽下山,看了一天。可是咖啡廳甚麼時候打烊,人群甚麼時候變得零星,太陽甚麼時候 下山,我都不知道。

「這段時間我想了很久,我已經想得很清楚了。我們不合適......分手吧。」這句話在我腦海裏 已經迴盪了一天,像魔音般將我困在名為痛苦的囚籠之中。

昨天的天氣不算好,雖然沒有下雨,卻也並非陽光明媚。今天是他自從兩個星期前的吵架後第一次主動約我出來,我暗自竊喜的心情並沒有受到天氣的影響,躍動的心促使我從衣櫃中取出一件又一 件的衣裙往身上匹配著。

我特意選了我和他第一次見面時穿的衣服,並戴上他送給我的首飾。穿戴好一 切後,我便乘著愉悅的心情出門,嘴角是怎樣也壓不住的上揚。

我知道,到時候只要我一撒嬌,他一哄我,事情便能既往不咎,然後我們會開心地逛街。畢竟這種情況已經發生了無數次,每一次都是他主動約我,每次都是他主動哄我。我已經能處理得 得心應手,毫無壓力。

「我們分手吧,這不是我們誰的錯,只是我們所重視的東西不同而已。你需要的是感情陪伴, 而我則努力地提供更好的物質生活給你。儘管你並不稀罕,可是我重視,我想我們的未來過得 更好,所以我一直都在努力。」他停頓了一下。 「可是你好像並不明白。」他苦笑道。

「每一次衝口而出的分手,每一次激烈吵架的原因,每一次我們吵架時難聽的說話,我都記得 一清二楚。每次再回想起,都是刀割般的痛,尖銳又扎心深入了幾分。

「我還愛你......可是我太累了。」直到如今他依然是如此溫柔地看著我說道。

「可是明明就是一件小事,明明只是一句衝口而出的分手而已,為甚麼要當真? 為甚麼就因此要分手?」我和他在一起六年了,我知道他現在是多麼的認真,也清楚這是他經過多番深思熟慮後才作出的決定。我承認, 此刻我心慌了。

「看,你還是不明白。」他疲倦地閉上雙眸。「更何況,分手不是你提出的嗎?有甚麼值得驚訝,只不過這次我答應了而已。」

我頓時啞口無言。「可是」了許久也沒法辯解甚麼。這的確是事實啊,這都是我咎由自取的。

「祝你幸福......如非必要我們不要再見了。謝謝你這六年的陪伴,我很開心也不曾後悔認識 你。」語畢,他便徑直離開了,頭也不回,走得乾脆,我似乎能看到他走路快得所揚起的風掀起了他的一撇衣袂。

良久我亦沒回過神來,只乾巴巴看著他走得老遠,走到背影消失於街角為止。腦袋直接停止了運作,可是鼻頭卻忍不住一酸,眼眶裏豆大的淚「啪嗒啪嗒」地落在潔白的桌子上。原本捏緊著杯子,妄圖吸取咖啡溫暖的我頓時鬆開了手,微暖咖啡此刻竟凍得直入骨髓,我只好用雙手環抱著自己。

窗外的烏雲此刻亦趁機亂插一腳,竟飄了進來壓在我的身上,使我喘不過氣來。我只好弓著腰,垂著頭,一邊大口大口地呼吸著,一邊不停地掉著眼淚。胸口被悲傷震裂了,掉出了一大

塊一大塊的血肉。我低下頭,它告訴我傷口正流淌著僅我可見鮮紅的血,連一絲輕輕的呼吸亦牽動了它,我不敢呼吸。

「小姐,我們要打烊了,你看......」

「不好意思......我現在離開吧。」我的聲線沙啞得像遲暮的老嫗,雙脣乾裂,雙眼亦紅腫得不堪入目。我顧不上旁人的眼光,提起手袋一步步緩慢地走回家。

家中到處都是我與他的回憶。那雙小兔子情侶拖鞋,那個我們躺在一起看電影的沙發,那許 多張我與他的合照。六年時間,他在我二十四年的人生佔用了四分之一的時間,留下了許多無 法磨滅的痕跡,留下了難以忘懷的回憶。

我連抬手開燈的力氣也沒有了,更別說支撐著軀體。於是一進門,我便順著大門跌下,失神並呆滯著,靈魂被抽空,只剩一副軀殼,任由黑暗與不安吞噬著我。

我一坐到天明。清晨,天空泛著魚肚白,陽光打敗了烏雲,穿透窗戶和暖地照射下來。在初秋 時節落葉飄零時,為氤氳迷霧的大地染上了一層霞光,驅散了那朦朧的霧氣。然而偌大的房子除了冰涼外,我感覺不到一絲的暖意。

我想了一夜,我知道該怎麼做了。我用六年的回憶、六年的時光、六年的愛情學會了體諒,甚 至在你離開後我懂得了珍惜,可是你再也不會回來,不會回頭看我一眼,就像昨天一樣。這次分手, 我真受傷了,不過也是我咎由自取,我沒資格去怨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