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電的一天

房門被打開,走下樓,人群湧向花園,面面相對,不知所措。

今天,外婆又和鄰居張大媽吵起來了。外婆罵罵咧咧提著菜走進來。無奈,我只好戴上耳機,播放音樂,將罵聲隔絕。外婆敲響房門:「在幹什麼?又在玩手機?還玩,眼睛遲早要瞎,哼!」我煩悶。那我能去玩什麼,樓下又沒什麼好玩的,只是一些花花草草。我不管外婆怎麼說,繼續玩手機。

入夜,外婆出門散步,而我的手機電量只剩十格了。嗯,充電吧,去看電視吧;心想。拿起充電器,準備插入孔。「叮!」我陷入了黑暗,好一會才緩過來,打開手機,業主群炸開了鍋「停電了」,另一條消息是外婆叫我下樓。下樓做什麼,算了,反正在家也無聊。打開房門,電梯也用不了了。唉,走樓梯吧。在黑暗中摸索著扶手,一步一步走下。後面突然傳來腳步聲,我有些害怕。「前面有人嗎。」我一聽,女孩聲鬆了一口氣。「有人」女孩感到很高興,連忙衝下來。「太好了!我不是一個人了。」女孩很活躍,一直說話。「你是這棟樓的嗎?我怎麼沒見過你?……」我尷尬地說:「現在大家都只待在家里了。」是啊,大家都不願意出來了呢。女孩和我很有緣份,也很投緣。到了一樓看了下手機還有八格電量。

「好多人啊!」女孩到處看。「他們哪裡裏來的蠟燭。」我一看路上行人端著蠟燭,艷麗的燭火在空中搖曳。女孩拉著我:「看,在那裏買的,我們也買一支吧。」我們端著蠟燭沿著小路走,小路並不寂靜,一反常態,路邊、路上,大家舉著蠟燭在聊天,這種「吵」並未使我厭煩,相反感到安心。打開手機,還有六格電。

路邊小亭,「啊,是外婆。」我帶著她進入小亭,大家將蠟燭放在中間桌上。外婆眉飛色舞地描述自己的故事,旁邊人發出「哇,哈哈。」的聲音,張大媽拍手叫好,好不快活,等等,張大媽!!什麼情況,她倆不是見面就掐嗎?令我震驚的事是,她們互相搭背「她是我的好姐妹!」「是的。」我是錯過什麼精彩劇情嗎?我怔然的表情,沒有消散他們的熱情,繼續熱火朝天的聊天。她拉拉我說:「我們找個位置坐吧。」坐在石上,看了看手機還有三格電。

我看著黑夜中搖曳的燭光,好似看到了人心發出光芒,一片片連起的燭光,好像連起了大家的心,我的意識飄向遠方。她過了一會,她撞了撞我,拉回了我的思緒。「你發什麼呆啊,我們交換微信吧,明天一起出來玩啊。我看了眼手機,關機了,沒電了。我轉過頭問:「我叫什麼名字?」「我叫……。」

電是我們不可缺少的一部分,電可以讓我更方便,可以充手機,看電視,坐電梯,讓我們舒適。可也正是這種「方便」。將我們「分隔」起來,人與人之間沒了交流。對於我來說「電」似乎將我困住,又或者是自己被我困住。我不再嘗試親眼看花草,觸碰它們的身軀,嗅花草的芳華,也不會再用心聆聽雨滴拍打綠葉,窗戶的聲音。我似乎忙碌的在網上,看著網絡的「花花世界」。後來,心中卻空蕩蕩的。明明卻「看」了那麼多,也許我是時候讓我「停電」了。

今天,我的經歷,我只想告訴大家,也許你們也需要「停電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