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事,我會一直放在心上

今天的事,我會一直放在心上。

如果用一個詞去描述六年級前的我的生活,恐怕「限制」會是不二之選,六年級前,父親仍是個默默無聞的小員工,每天起早貪黑地工作,只是換來那剛剛好養活妻、子的工資。旁人都笑他是「鐵公雞」,因為除了日常生活所需開銷外,幾乎看不見其它的開銷。因此自然而然的,我的生活處處充滿著限制——如非必要,不可以在外吃飯;除了學習用品外不可以買任何玩具等要求,從一個極度望子成龍,又吝嗇的父親口中不斷重複著。甚至於我每個月的零花錢,都不超過十元。

而那一件事,正足在這樣的背景下發生了。

三年級的時候,我迷上了當時最熱門的電腦遊戲——《穿越火綫》。但這款遊戲對電腦配置有一定的要求,我時常望著自己家那台「老人家」嘆氣,從不敢奢望它能運行這款遊戲。

陰差陽錯之下,我從同學口中得知鎮上出現幾家黑網吧,那裏允許年齡不達標的小學生上網。我自然足欣喜不已,加上在同學的慫恿下,我竟然在月頭就瞞著父母在網吧花掉了一個月的零花錢。一開始我還會因為害怕被父親發現而去的少,但後來卻一發不可收拾,我除了找同學借錢去玩之外,甚至萌生起了偷錢的念頭。

說干就干,我十分輕鬆地從父親挂起的大衣中偷了二十元錢,後來足五十元,再後來偷了一百元。事實上,第一次偷錢後父親就有所察覺,但他絕不會想到是他的兒子偷的。

但紙終究包不住火的,我尤為記得那是我三年級下學期的最後一個上課日,即2012年6月30日。為了慶祝假期開始,我又從大衣中偷了三十元錢,打算酣暢淋漓地「殺戮」一番。但這一次,父親看見了!他沒有當場揭發我,反而是一路尾隨我到了網吧。來了一個人、贓、「犯罪地點」俱獲。父親揪著我的耳朵回了家。跪在地上,我依稀可以聽到父親那因為憤怒而跳得飛快的心跳聲。自知東窗事發的我緊張不已,豆大的汗珠不斷從臉頬滑落,等待著父親的「審判」。

但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父親突然擡起左手,猛地往自己臉上抽了一巴掌,我嚇了一跳,忽的一下站起身,拉住父親的左手,一邊啜泣一邊問到:「爸!你這是為何呀?」「我恨我自己教子無方,意然教出了一個小偷!」父親的聲音如驚雷一般在我心中炸開——「小偷?」我全身疲軟地癱坐在地上,腦海中不斷閃現著這個詞語。片刻,淚水便如缺堤一般湧了出來,從小到大,無論我犯了什麼錯,父親絕不會用這樣的詞彙罵我,形容我。那一刻,我才真正意識到,父親對我該有多麼的失望!

癱軟無力的我哭了很久,而後才鼓起勇氣,擡頭望著父親的雙眼,向他承認了錯誤。

這件事到這就算是告了一段落,後來母親替父親罰我幫忙做家務,以一次一塊錢的代價懲罰我補足所有偷的錢。而父親也出乎意料地只是責駡,並沒有動手打我,但我多麼希望,那結結實實的一巴掌,可以打在我臉上……

每個人都會犯錯,但難能可貴的是永不再犯。自從那天之後,我就告訴自己一定要把天的事銘記於心,吸取教訓,同樣的錯誤切不可再犯第二次,不能讓父親在對我感到失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