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紅帽新編

  • 作者: 柯懿真
  • 寫作年級: F5
  • 寫作日期: 2021-2
  • 學校: 嘉諾撒書院

海邊的村裡最近新搬來一對母女,母親似乎不愛出門,很少村民能見過她。她的女兒倒是經常出門,但也沒人知道她真實的名字,只知道她愛穿紅色,出門時總穿著一身蘿莉塔風的紅色連身裙,細細碎碎的白色蕾絲點綴在裙擺邊。裙子上身倒看不清楚,因為女孩所披著的紅色連帽斗篷遮住了大部分,也遮住了她一小半的臉,只能從小巧的鼻子和嘴唇估摸著是個美人胚子。遠遠看去,渾身都是鮮艷活潑的紅色,尤其是那純紅色連帽斗篷在陽光下更是奪目無比,所以大家都稱她為「小紅帽」。

這天,少女挎著一個竹籃走出了家門,似乎是要送什麼東西給別人。

「小紅帽,你要去哪裡啊?」路過的村民看到了小紅帽,上前打了聲招呼。

小紅帽微微一笑,稍稍舉高掛在臂上的籃子。「媽媽今天教了我怎麼做奶油蛋糕和曲奇,我想趁著成品還熱著,趕緊送給住在森林深處的外婆嚐嚐我的手藝。」

隔著一層覆蓋籃子的布,村民也能嗅到從籃子裡傳出來屬於奶油的甜香味,格外誘人。「光是聞到這味道就已經迫不及待想要吃掉了,真的是你第一次學做的糕點嗎?」村民舉起大拇指說道:「我相信你外婆也一定很喜歡你做的糕點。」

也許是被誇獎使然,小紅帽的嘴角揚得更高了:「是啊,我相信外婆也一定很喜歡這『禮物』。」村民沒聽出什麼弦外之音,又跟小紅帽聊了幾句便急著回家了。臨走前,他似乎突然想起了什麼,便提醒小紅帽道:「一個女孩去森林深處有點危險,要小心留意周圍。」

小紅帽走進了森林,森林裡的樹長得很茂密,幾乎遮掩了絕大部分陽光,只餘下絲絲縷縷的光線被樹葉之間的縫隙過濾了進來,讓整座森林都帶著陰森的氣息。不過這並沒有影響小紅帽的心情,只見她邁著輕快的步伐,哼著小曲,臉上的笑意越發越深,似乎很是期待見到外婆。「等一下見到她應該說什麼呢?是不是該問問她有沒有掛念我?感覺離開了海以後的生活過得怎麼樣呢?」小紅帽在路上自言自語著,說到後面還輕笑了幾聲,只不過這笑聲之中帶著的陰冷之意,讓人不寒而慄。

走到半路,一隻約有一人身長的大灰狼突然攔在路口。「此路是我開,此樹是我種,要想過此路,留下買路財!」雖然語氣嚴肅,但牠頂著憨厚的臉來說這種話倒是讓人感到好笑,像是一個小孩在成人面前裝作大人的成熟。小紅帽聽到他的威脅,忍著笑,盡力裝出了一副害怕的表情。「什……什麼買路財?我身上沒有錢,只有手上的糕點……」話還沒講完,那大灰狼便打斷了她:「留下糕點就好。」聲音有點冷漠,但是說這話的時候,大灰狼的眼睛直勾勾盯著那籃子,嘴邊也似乎滲出了晶瑩的口水,看來是被飄在空氣中的甜香吸引過來,並沒有別的意思。小紅帽歪頭想了想,認為自己此行的目的並非真的把糕點送去那女人的家裡,畢竟糕點只是掩人耳目的藉口,她也不想在路上惹上大麻煩而耽誤時間,便把籃子放在大灰狼面前請牠吃。那大灰狼眼睛亮了亮,尾巴居然像小狗高興時一樣搖了幾下,叼起籃子便走回了草叢裡。

小紅帽走了很久,終於走到小屋門前。她也不敲門,直接抬腳用力踹開了那個木門,完全與之前靦腆的少女宛若兩人。走進房子裡,小紅帽看到了躺在床上的女人。那女人的皮膚不止是紫色,還皺巴巴的,像是被蹂躪過無數次的色紙一樣。蒼白的頭髮稀稀疏疏地散在枕頭上,眼睛半閉半睜,毫無精神。

小紅帽就站在床邊,居高臨下看著床上的女人,一手抱胸一手捧著臉,臉上的嘲諷之色暴露無遺。「過去在深海裡面作威作福的女巫烏蘇拉居然會逃到人類世界躲起來,真是讓我大開眼界。不知道當時烏蘇拉迫害我姐姐的時候,有沒有想過居然會被皇室以舉國之力追殺呢?」小紅帽掀下自己的帽簷,露出一頭火紅色的長髮,跟人魚公主艾麗兒如出一轍。「真是好會躲藏,讓我找了許久啊!不過現在一切都要結束了,把你的首級帶回去,我就可以跟父皇證明我報仇了!」她大笑著,從背後抽出一把長劍刺向烏蘇拉,幻想著大仇得報,不料卻發現長劍被誰擋住了。

只見一頭大灰狼抬起爪子,努力抵抗著她的攻勢,鮮血從牠的掌心中滴滴答答地落在地面。「不許你傷害婆婆!」大灰狼看著小紅帽,咬牙切齒地說道。牠沒想到在路上遇到看似人畜無害的小女孩居然會帶著滔天的殺意去殺死牠的恩人。在森林的時候,牠明明覺得小紅帽是個很會做糕點的可愛女孩,知道自己其實只是嘴饞她的糕點,沒有很怕牠。大灰狼當時甚至看到小紅帽眼中的笑意。那麼可愛的女生,怎麼會頂著猙獰的表情拔刀砍向躺在床上動彈不得的婆婆?

「為什麼要殺婆婆?她明明是個好人,她之前救下了差點被獵人打死的我!」大灰狼向小紅帽吼著,試圖釐清這一切。

大灰狼很單純,牠只會用人類對牠的好壞態度來判定這是否好人,卻不知道人永遠沒有絕對的好壞之分,更不知道世間的因果糾纏不斷,每個人的行為都會為自己帶來不同的後果。烏蘇拉害死了人魚公主,但她卻對大灰狼很好;小紅帽看起來是個普通的善良女孩,會跟村民聊得很開心,會把糕點放在大灰狼面前請牠吃,但小紅帽也會為了報仇而不擇手段,若有人阻礙她復仇,她也會狠心將其剷除。

「你不該摻和這件事的,大灰狼。」小紅帽提著劍,面無表情看著大灰狼,她希望牠知難而退。「這個該死的女人以前把我姐姐騙得團團轉,之後又害死了她,我要為姐姐報仇。」

大灰狼有些明白小紅帽的心事,但牠只記得烏蘇拉的好,記得烏蘇拉對牠溫柔的照顧,牠做不了要把烏蘇拉跟「惡毒」二字拉上關係,更做不到眼睜睜看著烏蘇拉這個恩人死去。

「那你陪著她好了!」小紅帽舉起了長劍,不再猶豫,一劍刺向大灰狼的腹部,大灰狼應聲倒地。床上的烏蘇拉看著大灰狼「啊啊」地叫著,雙目含淚,卻也發不出其他的聲音來。小紅帽看著眼前這一幕,愣了一下,但下一秒仍是砍下烏蘇拉這個邪惡女巫的首級,鮮血濺到小紅帽身上的裙子,看起來竟像是裙子上有點突兀的圖案。

小紅帽終於完成了她來到這村子後要做的任務。臨走前,她回頭看了一眼,小屋內狼藉一片:傾倒在地上的籃子,糕點跌落一地。那大灰狼雖然嘴饞,但也原封不動把糕點帶回小屋中,想必是想跟烏蘇拉一起分享。小紅帽握緊了拳頭,緊緊咬著嘴唇,又把頭轉了過來。

小紅帽再也沒有回去那村子裡,像是整個人消失了一般。村子裡那個扮演小紅帽母親的手下也搬走了,村民們在想小紅帽可能在森林裡遇難,母親傷心至極直接搬走了,都紛紛為這對悲慘的母女嘆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