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常,我想起那雙眼睛

  • 作者: 蔡嘉穎
  • 寫作年級: F5
  • 寫作日期: 2020-10
  • 學校: 嘉諾撒書院

天下之象,虛實相生。在浮華的表面背後,是否隱藏著些許難以觀察的真相?那鏡花水月之景,煙霧仙閣之貌,縱具有明眸慧眼,又有幾人能將真相看透?或許,只有那一雙雙來自歷史的智慧眼睛,才能洞察出這世間冷暖、人世滄桑。

我是一個衙門小吏,從不是什麼頂天立地的大人物。曾經也算是個執法不阿的好人,幻想著只要每日勤奮正直、恪守本分,不做那種營私舞弊的行徑,日復一日年復一年,自己總會得到上頭的賞識,總有一日能成為堂堂正正的判案官,為正義伸張。可我漸漸發現,身邊形形色色的是大官小官,上至司丞下至跑堂官,無一不是在阿諛奉承、上下包庇、欺軟怕硬,專挑軟柿子捏。高官厚祿和顯赫家世者即使犯了彌天大罪,只要不涉及上頭那位,即使進了這衙門,統統都不算是罪。

終有一日,我需要出衙巡邏。在康莊大道上見到各家各戶的大馬車絡繹不絕地往衙門裏送東西,這種赤裸裸的現實暴露在空氣中,甚至有著毫無遮掩之勢。在那一刻,我像點著火柴取暖的八旬老者一下子掉入了冰窖,從心裏涼到了腳尖。

自此以後,我耳濡目染地學會了如何對上司阿諛奉承,熟悉於投其所好而不是法紀道德。也正因如此,我當上了所謂的判案官,視罪惡於無物,收銀錢於潺潺流水之上。但卻不知為何,我還是未能感到真正的快樂,總是夜不能寐又於心不安。或許是斷案後聲聲歇斯底里的冤枉,或是獄中巡查時雙雙仇視的目光,抑或冤犯親眷在殿外磕頭求情的血迹……

「小人長戚戚」,是啊,我是一個小人。從前所追求的事物,對於現在的我來說已經一文不值了。不知是少時幼稚還是有人泯沒了自己的良知呢?哈哈 !什麼時候我也變成了用錢銀衡量價值、將是非黑白顛倒的人呢?

從前,這樣的人,似乎是自己所憎惡的人。

自這時起,每當我敲定冤案、顛倒黑白,做著與內心想法背道而馳的事情,我常常想起那雙歷史的眼睛……

少時,我一直苦苦追尋你的腳步,卻看到了你高遠的眼神中蕩開了泛著漣漪的輕波。蘇仙,你空有一身抱負,卻被世俗的黑暗推入無底的心淵。因為你既不願向平庸無能的朝臣俯首,也不願向污濁的官場屈膝。所以,你注定要與荒郊與明月相伴。你深邃的眼睛裏透露的那些許無奈,卻有一種震撼人心的力量,那是正義,那也是希望!你把你的尊嚴印在傲然眉宇間,你將你的憤怒燃燒在你的灼灼之睛中,你的信念,你的堅持,在用眼睛擯除世間一切的污濁後,變得越發明亮。終於,我在你的眼睛裏,看到了正直。

每當我為五倒米折腰,懾服於更大的官威而不敢忤逆時,我常常想起那雙歷史的眼睛。

你烱烱有神的雙眼中折射出對官場的不屑;你嫉惡如仇的眼神裏充斥著的諂媚的抨擊;你豪放不羈的眼睛滿是對於山河的熱愛。於是,你李白,讓貴風捧硯、高力士脫靴,傲然一眼便是半個盛唐。你騎上你的白鹿,眼中滿是欣喜,在廬山瀑布前留下了「飛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銀河落九天」此等千古佳句。在奇幻的天姥山裏也有你曾駐足的痕跡。在我看來,你的眼睛是一面鏡子,貪官污吏的醜惡嘴臉在你的眼中一覽無餘,而你,卻總以不羈回應。眼中有如匕首般的光芒,總將一切照射得赤裸裸的。我終於明白了你,在你的眼睛裏我看到了特立獨行。

每當我害怕得罪權貴,擔心仕途不保、無法做到殺身成仁時,我常常想起那雙歷史的眼睛。

「一去紫台連索漠,獨流青冢向黃昏。」昭君,你寂寞嗎?當和親的隊伍在漫漫黃沙中漸行漸遠,一位女子的浩然明眸彷彿蒙上了一層灰色的陰影,是恐懼?後悔?抑或是孤獨?你望著逐漸被風沙淹沒的長安城,滿是落寞、滿是不捨。或許你認為這不是一個女子該承受的。可現實,卻又無路可退。突然,你眼裏浮現了一幅美好和諧的畫面;喧鬧的街市上來往商旅絡繹不絕,黃髮稚治在父母的牽絆下歡心跳躍,六旬老者怡然自得地在樹下乘涼……那是一派國泰民安的景象。於是,你笑了,眼中那片烏雲似已不復存在,是那樣的清澈、純淨,昭君,在你的眼中,我看到了無悔。

「從來如此,便對麼?」一張飽含希望的白紙在環境的熏陶下也可能會變黃,甚至出現腐爛的霉斑。如果每張紙都能在心裏建造著獨立思考、堅持己心的保護膜,那麼它就會比別的紙張更透徹、更純淨。

世間之物,惟目則明;萬事之理,惟心則誤。睜開你明亮的雙眼吧,將這紛繁迷亂的世界洞析得清清楚楚。頓悟後,將會是另一番情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