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毅,觸手可及

  • 作者: 李穎翹
  • 寫作年級: F5
  • 寫作日期: 2020-11
  • 學校: 嘉諾撒書院

窗外的天萬里無雲,是一片好看的湛藍色,就像一年前拿到註冊證的那個下午,我們幾個都帶著期盼地想要做出一番成績。可一年過去了,三個合伙人走了兩個,他們說對家公司開出的條件很優渥,可我們的小公司呢?這不都是大家的心血嗎?他們這樣放棄了?那麼我呢……創業之路已是一個死胡同,是不是我也該放棄呢?

導遊的聲音喚回了我的思緒,聽到可以下車舒展一下筋骨,我伸了伸懶腰,圍上了圍巾,便隨著大夥兒下車了。冬天的西藏是白色的,連綿起伏的山巒全都覆上了一層白霜,配上無垠的藍天,美極了!導遊大概是看我一個人寂寞吧,便過來與我攀談起來:「您是南方人吧?怎麼會在冬天進藏?現在可不是一個旅遊旺季啊……」我長嘆了一口氣,答道:「因為我怕在那個功利的城市再待下去的話,會忘了『堅毅』二字怎寫了啊。對比起名利,那太遙不可及,所以便走遠點散散心……」導遊是個二十出頭的藏族姑娘,她拍了拍我的肩膀道:「散心挺好的,看了我家鄉這幅純粹美麗的美景,保管什麼煩惱你都忘掉!」我隨意地笑了笑,回應了他的安慰。

此時,有一群穿著厚棉圍裙和腳踏木屐的人走過來,他們每走三步就要雙手合十,觸額、觸唇、觸胸,再慢慢俯身,五體投地地叩首。他們當中有三、四歲的孩童,也有兩鬢斑白的老人。導遊看到他們,便雙掌合十朝他們鞠了一躬,再喊了一句「扎西德勒」,見狀,我也朝他們鞠了一躬。冬天的公路又冷又硬,兩旁甚至積了一層薄雪,難道他們要一直跪過去嗎?我實在好奇不已,便向導遊提問。她向我解釋道:「這叫叩長頭,是我們藏族人最虔誠的禮佛方式,他們要一直磕到布達拉宮去朝聖呢!我十歲那年也走過一遍。」我不敢訝異:「膝蓋不同嗎?你們要走多久啊?藏族人都這樣的嗎?」她失笑道:「我以前走了快一年吧!痛是痛,但我們這兒的人都說,一生中必須要去一次。看樣子,那家人是要趕在我們的新年時到拉薩的。」說罷,她便招呼大家上車了。這家朝聖者那麼有毅力的啊……可是,堅持真的有用嗎?這公路那麼長,兩旁除了雪,沒有其他人,除了偶爾幾輛車,可說是杳無人煙了。他們也不找輛車什麼的,徒步朝聖,豈能輕易成功?我還以為只有一千多年的玄奘大師才這樣做。我再次從車裏看向那篇藍,心裏暗暗祈求:就這樣一直無雲吧,有陽光好歹能讓人暖和一點。

當天傍晚我就到了拉薩,反反覆覆還是想著那一家人:那麼艱辛的路,面對風雨,面對嚴寒,面對危險,為何他們還能堅定不移?他們能安全到達嗎?拉薩真的很美,自然又壯麗的景色,勝過了城市那些空中花園的精緻,也不摻入任何名利俗氣,是大自然單純的饋贈。也許那些朝聖者也是嚮往著這個地方,才會如此堅毅吧!

在這次旅行的最後一天,我們到布達拉宮和大昭寺去。在大昭寺時,我有點高原反應,喘不上氣來,本來想不上去了,但在轉經輪那兒又遇見了那家朝聖者。那個小孩身上掛著一個大鈴鐺,所以我輕易地便認出了他們。我不敢相信他們成功了!原來只要堅持也有成功的一天!這次我主動地朝他們鞠了躬,並說了一句「扎西德勒」。面對風霜,他們仍堅持自己的選擇,這就是信仰的力量,使得那些朝聖者願意以身丈量大地,以言敬仰佛祖,以心追隨極樂,千里不遙,堅定不移。我朝導遊招手,讓她也來看看這一家人。「如果我也有你們這份堅毅便好了,可惜哦……這種能只求信仰,不求舒適的生活只屬於拉薩,不屬於我的那個城市啊……」我心生羨慕說。導遊搖了搖頭:「不是啊,大昭寺在這裏了,公路也建好了,只要你願意,從四川也能走著來拉薩。」

參觀完大昭寺,我們直接到機場去了,此時,我的高原反應好了不少,呼吸也舒暢了,就似是把心中的濁氣呼出來了一樣。再次枱眼看向窗外的藍,還是那般清澈乾淨。導遊說得對,路就在那兒,不是只有玄奘大師取經的路才令人有堅持的動力,也不是只有拉薩才是令人嚮往的地方,更不是只有朝聖者才擁有這份心和力,只要你願意,堅毅本來就觸手可及。摸了摸脖子上的圍巾,再摸了摸手上的哈達,我想,我的問題已經得到答案了,因為路就在前方,就差我是否堅定地走過去。